正信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的意义和目的 166

(一)抄经的功德殊胜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云:「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河沙等身布施,後日分亦以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

《辩中边论》卷叁中,提出书写、供养、施他、谛听、披读、受持、开演、讽诵、思惟、修习  等十种受持经典的方法。无着菩萨也说抄经有五种功德:可以亲近如来;可以摄取福德;亦是赞法亦是修行;可以受天人等的供养;可以灭罪。所以抄经被认定是受持经典很好的方法之一。

《法苑珠林》载,“受持一偈,福利弘深:书写一言,功超数劫。

《法华经》载,若有书写经典,可得八百眼功德,千二百耳功德等。

《普曜经》则说书写经典,可得普解一切诸法,得总持藏,得辩才藏,得甚深法藏等功德。

在《金刚经》、《法华经》、《药师经》,乃至《地藏经》、《维摩诘经》、《无量寿清净平等觉经》等等诸多重要大乘经典中,都明示书写佛经、受持读诵、广为传播,有极大的功德。因此,从六朝以後各朝代都有非常多的虔诚佛教信仰者,包括出家僧人和帝王、官吏、宫人、士大夫、平民等在家居士,为了弘扬传播佛法而写经;或者为了祈福、报恩、布施、超荐亡人而写经。例如明代的明勋法师,未出家前为中书舍人,一日忽患人面疮,痛不可忍。後来由於书写《金刚经》、《法华经》、《楞严经》,及《叁昧水忏》,遂使疾患不药而愈。又如宋代温州参军,书写《金刚经》一卷,恭入佛殿供奉,於乘舟涉海还乡途中,虽遇风难,而能平安抵达到岸。日本弘仁九年(八一八)春,日本国中疫病流行,死者不计其数。嵯峨天皇深感痛心。後因弘法(空海:七七四-八叁五)大师上奏,以一字叁礼竭诚之心抄写《般若心经》,在《般若心经》净书完成之际,立刻有了灵验,疫病即时被控制,全国欢喜之声遍及大街小巷。之後为了解救国家的灾变、民生的疾苦,後光、後花园、後奈良、正亲町、光格等五位日本天皇,亦举行写经。这些抄写的经文与《般若心经》一同被奉祀於大觉寺的心经殿中。从此日本全国人民倾心於《般若心经》的抄写奉祀。

(二)抄经的修持功能

  抄经即是藉着抄写经书来净化心灵,所以抄经是一种修行,藉着抄经也能实践六波罗蜜。抄经与人结缘,不但是弘传佛法;如果将抄经功德回向给众生,亦是最好的布施。抄经时将整个身心都投入其中,此时身、口、意业,全与佛法相应,即是持戒。又抄经是将经文一字一字慎重地抄写下来,所以必须以正式的书法字体抄写,不但要字体工整,又要注意不可写错字,不要有脱漏或重覆的情形。写完後,再校对一次,若有错处再予以订正。无论是抄写心经或其他佛经,尽可能整卷一气呵成,不可半途而废。这些对初学者而言,即使是像《般若心经》这样短的经文,要用毛笔写得工工整整,也是非常辛苦,必须相当有耐力才能完成的,所以从这当中即是忍辱修持的训练。

  抄经的书法作品除了讲究正确外亦要有美感。因此必须一心一意一字一句不断地练习,才能将经书写得工整、完美。如果把抄经当成每日修行的功课,时时刻刻保存一个信念:要持之以恒,即使每日只进步一点点,也要自己的字一天比一天漂亮,笔法一日较一日正确,如此必然能培养长期的精进心。

  抄经应该是一字一佛,将每一尊佛都印入心中。用最虔敬的心抄写佛经,投入身心之全部力量,将整个身心都投入其中,所以较能集中精神。一个人集中精神後,就不容易为外界所动摇,进而能断除各种杂念,使心境清净平和,由一心一念转为无心,达到一心不乱的境界。能一心不乱,则无论做任何事,必然能发挥无限潜力,同时我执及因我执所生的烦恼,也能一一除尽。因此,用心抄经就是在一笔一画中当下醒悟,反覆地体验「禅定」,并藉此逐渐地接近佛。

  藉着持续不断地抄写经书,的确能达到修行的目的,但是若只抄写而不了解经文的内容,则难免有空洞乏味之感,不能体验法喜充满的意趣。如果能同时藉学习了解经文的意义,探索其深远的教理,那麽经典虽古犹新,佛菩萨也彷佛随时与我们同在。随着抄写经文并学习经典,了解其中内容的过程,心境能逐渐与佛法相契合,如此一方面可以增加抄经的兴趣与意愿;另一方面则可以使我们身心受束缚的妄念,惑乱我们身心的贪、、痴叁毒烦恼,渐渐调伏放下。在心地法门努力过程中进步可能较慢,但因为心不受任何事物拘束,内心犹如明镜般清澈,能透视的不仅是事物的表面现象或内里,就连原因与整体的真实面都能洞悉无遗,因此才能作适切的判断,有办法在事理上活用正知正见,提高般若智慧。

  对中国佛教徒而言,中国书法艺术是固有的国粹,可以端正身心,怡情养性;而佛教经典中,字字珠玑的文字般若,更是增长智慧、净化心灵的重要泉源,书法写经结合了两者的优越特质,所以被认为是自我修行绝佳之道。抄经不但可以达到个人自我修行目的,亦能祈愿回向亲友、众生得到身心平安吉祥,同时具有助扬佛教弘传之功,功德非常殊胜。又由於抄写佛经在传播和弘扬佛法上有着不受场地、财物等限制的优势条件;同时抄写经典的人也可积累很大的功德福报。抄经实为自利利人的善举,因此,古来不少很有名望的高僧大德不但自己抄经,也鼓励佛教徒抄写佛教经典。着名律宗大德弘一法师云:「夫耽乐书术,增长放逸,佛所深诫。然研习之者能尽其美,以是书写佛典,流传於世,令诸众生欢喜受持,自利利他,同趣佛道,非无益也。」

  佛弟子除了以墨水抄经之外,有些甚至以刺血写经的方式来作修持。《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行愿品》云:「复次,善男子!言常随佛学者,如此娑婆世界卢遮那如来,从初发心精进不退,以不可说不可说身命而为布施,剥皮为纸,析骨为笔,刺血为墨,书写经典,积如须弥,为重法故,不惜身命。」

  星云大师在回忆早期生活时提到:「就读佛学院时,为了磨练身心,我曾效法古德,以各种方式来刻苦自励:在过午不食期间,我体悟到精神超脱的法喜甚於口腹贪求之欲;在刺血写经时,我感受到自己与佛陀血肉相连,与众生心心相系……。」  除此之外,纽约光明寺寿冶老和尚曾在五台山驻锡修行,他为祈求明白华严的境界,於一九叁六年八月十五日发心刺血写《华严经》,以血代墨,每天写千字左右。广州深圳弘法寺本焕老法师一九叁八年,发愿刺血写经,先後抄完《楞严经》十卷、《地藏经》叁卷、〈普贤行愿品〉等十九卷,共二十馀万字。 [ 根据《弘赞法华传》中记载:

                                 
比丘尼练行,河东人也。……常诵法华,志欲抄写。访工书者一人,数倍酬直,别为净室,庄严中表。经生,一起一沐,燃香薰衣。仍於写经之室,凿壁通外,加一竹筒。令写经人,每欲出息,辄含竹筒,吐气壁外。写经七卷,八年乃毕。供养严重,尽其恭敬。


  弘一大师在〈庄闲女士手书法华经序〉中说:


十法行中,一者书写。考诸使传,魏唐之际,书写经典,每极殷诚。先修净园,遍种树,香草名花,间杂交植,灌以香水。楮生叁载,香气四达。乃至村瓦,悉渥香汤。堂中庄严,旗铃佩,周布香花,每事严洁。书写之人,日受斋戒。将入经室,夹路焚香,梵呗先引,散华供养,方乃书写。香汁合墨,沈檀充管,下笔含香,举笔壮气。逮及书就,盛以宝函,置诸香厨,安於净室。有斯精诚,每致灵感。


  由上面二段引文中,我们可以看到,佛弟子写经时是非常讲究、极其慎重的,从抄经堂外面环境庄严净化,到写经者的心境对佛经的恭敬与外净化都要求得很严格。这些对忙碌的现代人来说,不太容易做到。现代的佛教徒,虽然在外相上没有如此讲究,但内心的虔诚是一样的。从下面的一篇写经发愿文中,我们可以感受到:


我今天以恭敬虔诚的心书写经文,我用来写经的水是大悲智慧之水,墨是去除烦恼的定墨,将这二者合而为一,祈望将经文的实相法身写出来,将佛法的真理,藉由文字表现出来,如此一来这些文字就是过去、现在、未来叁世诸佛甚深的秘藏,也是如来叁身真实的显现。祈求藉由此项修持,帮助我进入悟境,实践六度法门;藉由此项修持所具足自行、化他的功德,将我与一切众生导向修行,让我与一切众生能够消灭过去所造的种种罪业,临终时能够心不颠倒,具足正念,往生净土,趋证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