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雍和宫烧香游记 175

雍和宫烧香游记
从和平东街南口往西,沿着河道,我一边看河水上结的冰,一边扔石子,看石子是否能砸破冰层,溅起水花,结果没有一个砸破的。

一路玩玩耍耍,靠近雍和宫桥时,我额头左侧开始发沉,喉咙变紧。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的,我猜测雍和宫周边一带,阴气很盛的缘故。记得某位懂道术的朋友说某和尚家,凡女性去他家住,晚上睡觉总会梦魇,像被人压着。有人怀疑这和尚家是不是藏有什么不好的东西,这懂道术的朋友去他家一看,恍然大悟,哪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是和尚家有护法的缘故。

护法,以我的理解,是极难被我们觉察的阴性能量体,这能量体没有善恶的意识,被人类用在善处,就是善,被用在恶处,就成了恶。女性因为自身的阴性特征,比较容易觉察到其他的阴性能量体,但人类的能量和其他生命类型的能量毕竟有很大不同,迥异的能量无法相容,就成了彼此伤害。

头疼一直疼到进了雍和宫,时而强烈时而不明显。虽然没有风,天还是很冷,我一路点香,手指都快冻僵了,实在熬不住,就伸手在有火焰的香炉烤火。

星期一的缘故,香客不是很多,记得去年同时期我也来过一次,那时人山人海,我挤在人丛里跪拜。

今年我没有跪拜,只是站着擎香鞠躬。我已经可以清除脑中杂念,做到全然专注,跪不跪都一样了。

去年为朋友祈愿,今年为父亲的健康长寿祈愿。没想到我也会是一个经常出入寺庙的人,一个看起来迷信的人,一个似乎在偶像崇拜里寻求精神慰藉的人。

我想好好地思考一下我的这些行为,灵机一动,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倘若我思考,那么我又陷入了对幻象的执着。

太阳疲弱,没有供暖、没有灯光的庙宇内愈发显得阴气森森。在某些佛像前,我的头疼非常强烈,我感觉在那阴暗中,我的肉体无法触摸的空间里,确实存在着某种我不熟悉的生命体,我相信它们听见了我的声音,看在我为它们点燃的三炷香的份上,也许它们会尽点力帮我父亲的忙。

烧香完毕,我去戒台楼看佛像,寻找去年看到的某尊塑像,但一切都变样了,去年看到的那尊让我愁肠百结的塑像已经不在了。

我倚着戒台,感觉一切往世的记忆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很快就要涌上心头,但最终脑海里什么也没有。我凝固在那里,无尽的悲哀笼罩了一切。

往世不可追,又何必追呢?往世的哀愁却还逗留在我的意识里。

从雍和宫出来,头疼慢慢消失了。回小区的路上,看到光溜溜的槐树枝上整齐地站着一溜鸟,不知是鸽子还是麻雀,十分可爱,忍不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