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通灵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正信佛教网|通灵佛教网-居士文章-

黄柏霖:做善事救人被毁谤,坚定愿心继续弘法

  像现在我们官场,嫉妒别人升官,写黑函,***叫黑函。什么叫黑函?就检举信函,莫虚有的罪名。以前我在当台北市警察局的民管中心主任,我也身受其害。我去讲经,我下班去帮人家助念,也被部属检举。后来我才了解,这是过去生我跟他结恶缘,我把它当成消业。种种的打击,最后都没有障碍到我继续走弘法利生这一条路。我当时为什么会选择民防管制中心当主任?它是内勤的嘛。局长问我,你要不要当副分局长?我说,我不要,我就自己选民防管制中心主任,我在那边八年。我现在会有一点点能够学讲经,那八年打下深厚的基础。我在佛陀教育基金会内典研究班,就是在民防管制中心当八年的主任,在佛陀基金会内典研究班,大概是经过三年到五年。然后就开始练讲,跟老师学讲,最后老师就告诉我说,可以讲大座,就是佛陀教育基金会的创办人简丰文老师。

  我当时在学讲经的过程里面,我有一个部属,嫉妒心特别强,在里面就到处兴风作浪。我们现在讲叫破坏团体的和谐,到处检举他人,揽功推诿。他就检举我,检举我什么?检举我去讲经,检举我去助念,我也被上级调查。慈济功德会要送给中国大陆第一颗骨髓,浙江省立医院有一位血癌病人叫范和志,***送给中国大陆第一颗骨髓,就是我送的。因为他们慈济功德会要送骨髓,这个骨髓捐赠中心的主任叫李政道博士,他是血癌专家,他也是专门研究血液的,DNA鉴定的,全世界非常有名的李政道博士,是留学美国的,他专门研究DNA。他当时就是担任慈济骨髓捐赠中心的主任,要把这个骨髓送到中国大陆,去救浙江省立医院的范和志,这个血癌病人。我去年在中国大陆演讲,我有提到这个故事。所以我现在跟浙江特别有法缘,也是那时候种下的善因。

  范和志他是血癌病人,当时他接受这颗骨髓的时候,他全身的细菌,不管好的坏的全部都要杀光,然后人在无菌室里面,等待骨髓来给他救度。偏偏造化捉弄人,那个李政道博士提着骨髓,从***的花莲要登飞机到台北的时候,偏偏花莲下大雨、雷阵雨,飞机停飞。李博士就提着骨髓,从花莲坐火车到台北松山火车站,他到达台北的时间是,预计是下午两点半到达,可是他还要去搭***桃园中正机场的飞机,飞到浙江杭州,他是从香港转。他从桃园中正机场的飞机是下午三点二十分,如果他从松山火车站下火车,再坐车到桃园中正机场,只剩下五十分钟,他是两点半到达松山火车站。

  那他们慈济的人来找我,因为他们找遍所有地方的人,没有人愿意帮忙。他们想要什么?想要警车开路。当时我当主任,我的单位里面我有两部座车,我一部就是七人座的休旅车,一部就是公家派给我的黑色的座车,公务车。那我就派那一部七人座的警车送这个骨髓,临走前我还跟我的驾驶,就是我的司机交代,我说,从台北上高速公路送到桃园中正机场一定会堵车。因为我们常常开,我们习惯,我们知道。那我就跟司机交代,如果堵车就走路肩,有开红单就算我的。当时的红单,一张违规罚单是新台币六千元。我那时候想说,如果救一个人,用六千元换这个代价,我认为值得。我就跟我司机交代,我就事先跟他预告,很奇怪,就跟他预告说,如果你上高速公路,就记得走路肩。

  因为从台北内湖这边开上去,要去中正机场,我们那时候已经有高架桥、高架道路,台北内湖开到***桃园林口这一段的高架道路,我们***称这条高架叫十八标。因为它那时候在开标的时候有出问题,叫十八标高速公路。我跟我司机交代说,你走十八标高速公路,走路肩。结果他真的走路肩,因为堵车,一上去十八标高速公路,就堵车了。那你看看,在里面是不是像热锅上的蚂蚁?急死人了,为什么?你光有这个骨髓没有用,你堵车都救不了人,你飞机上不了,那飞机就开走了,你根本就搭不了这班飞机,到那边的时候,到浙江的时候,那个范和志就死掉了。因为他是在无菌室里面,他不能超过今天晚上,他有一定的时间限制。还好我跟我这个司机交代,他就拉起警报器走路肩,就运气很好。

  快到泰山收费站的时候,刚好警察在路肩,要抓违规的车子,那他认为他是警车嘛,大概有急事,他就给他比个手势,让他把快车道挡下来,让他切过去,他一过那个地方,开始就很顺畅了。两点半从松山火车站上台北的十八标高速公路,开到中正机场是多少分钟?因为拉警报器的关系,所以速度特别快,三点零八分,总共开二十几分钟。平常正常开,从台北开到桃园中正机场要四十分钟,正常这样开。三点零八分到达桃园中正机场,我们再通报桃园中正机场警察,这航空警察局给他特别通关,就是快速通关,因为要救人嘛,就快速通关,三点二十分,准时搭上飞往香港的飞机。

  所以送到浙江的时候就晚上了,那个范和志的妈妈,老妈妈,年纪很大了,大概七、八十岁了,在病房外焦虑的等待。这救命骨髓一到,经过这个医疗过程以后,把这个浙江省立医院的范和志,血癌病人救活了。范和志一出来以后,他妈妈给他抱着说,哭着说,我以为我再见不到你了。当时很有名,还拍连续剧,叫做千里送髓记。这位派车的人就是末学本人,这中国第一颗骨髓,就是我派警车送的。

  你看我在民防管制中心八年,在那边沉潜,学讲经说法。欸,也有人跟我写黑函,就是这里讲的毁谤。说我跑去助念啦,跑去讲经,连佛陀基金会的门牌号码都写对,那地址都写对,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五十五号,那表示他有跟踪到那个地方去。做好事也会被嫉妒,做好事也会被毁谤。最后,我们这位喜欢写检举黑函的股长,竟然我送骨髓,他也写检举信。你看恶劣到极点,这个人的嫉妒心是极端之恶,救人你也要毁谤。最后我被申诫一次,为什么呢?我们警察的规定,台北市的警车不能离开台北市,离开台北市要报备。那我为了救人当然来不及报备,我就派遣了,有责任我负责。

  所以基本上我认为,这跟我的慈悲心有关系。我敢承担,为了救人,我不惜一切代价。后来李博士,李政道博士看不下去,写一封信给当时的台北***马英九,那还没当总统,是台北***,他替我抱不平,他说,这么好的官吏,怎么还申诫一次呢?他就把我救人的过程,写成一封洋洋洒洒的一篇文章,写给马英九先生。马英九最后说,因为我救人,再给我一支嘉奖。一个申诫,再给我一个嘉奖,就善恶相抵了。其实我都不在乎那个嘉奖,我也不在乎那个申诫,人有救到最重要了。

  所以我就写了一个心得说,这么千里迢迢想去中国大陆救一个血癌病人,都这么困难,就叫业力不可思议。但是圣力也不可思议,愿力也不可思议。后来我就问李政道博士,我说,阎王三更要人命,何以五更可以让他回来呢?李政道博士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是血癌病人,为什么这一颗骨髓下去,可以把他救回来呢?我说,范和志这位病人,过去生一定有种下救人的善因,所以这一辈子就有被人救命的果报。再加上捐髓者、送髓者,就是捐骨髓这个人,送骨髓这些人。还有包括我派警车,如果我没有派那部警车,你是怎么样捐都没有用,救不了命。为什么?堵车,堵车就是业力,就是因缘。

  但是刚才我们讲过人定胜天,天就是前世的因,范和志有前世的因嘛,他就是要短命,但是他有这个什么?命中可以遇到贵人。你去算命,算命都跟你讲,你命中没有贵人,死路一条,遇到死劫。可是你命中有贵人,有得度因缘。那你贵人从哪里来?你要种善因,你要种无畏布施的因。你种下去,以后就有贵人出现,这叫人定胜天。

  后来我问李政道博士,我说,为什么可以在阎罗王面前救人呢?阎罗王不是要这个人吗?我说,业力跟愿力,愿力改变业力,这叫人定胜天。那我就问他了,我问李博士了,我说,你是研究DNA,血液鉴定的。那DNA基因是父母来决定他的基因,这DNA嘛。我说,那到底这一辈子的富贵贫夭是谁来决定的呢?诶,李博士讲不出来,因为他是科学博士。我后来跟他讲一句话,我说,业因决定基因。他说,哎呀,黄警官,你讲得很有道理啊。我说,对,业因,只有智慧才看得到业因,凡人是看不到业因,你顶多分析到基因。

  可是为什么他是李嘉诚,是香港首富?基因讲不出来,李嘉诚首富他的父母搞不好是一个平淡的一个农村农夫,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可是他生下一个香港首富。如果他这个是基因,基因没有决定他的富贵,谁决定的?李嘉诚的前世的因,是业因在决定李嘉诚他的善因。后来我把这一段基因跟业因讲给李博士听,李博士会心一笑说,哎呀,对啦,所以就是要学佛,要有智慧才能改变业力啦。我说,对啦。所以我们今天谈到这个嫉妒心,谈到人定胜天,谈到毁谤,我们知道我们路要怎么走了。

  摘自《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九六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文字稿来源【太上感应篇共修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