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通灵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正信佛教网|通灵佛教网-净土法门-

慧净法师:净土法门之信

  (一)信受弥陀救度

  弥陀唯真,弥陀万德,念佛能生。

  我们净土宗对“信”的定义是什么呢?是“信受弥陀救度”。

  因为弥陀的本身是“实”,是真实;弥陀的本身是“德”,具足万行、万德;弥陀的本身是“能”,能够让我们离开娑婆、往生净土成佛。

  所谓的真,以圣道门来讲,是“苦集灭道”四圣谛,是十二因缘、六度万行。到了净土法门,就独有弥陀才是真。也就是说“世间虚假,唯佛是真”。

  净土宗的“苦集灭道”

  以“苦集灭道”来讲,我们净土宗说六道轮回是苦,这就是“苦”;我们之所以轮回六道,是因为有无明、有贪嗔痴烦恼,这就是“集”;而极乐世界是无为的涅槃境界,往生极乐则诸苦息灭,所以是“灭”;要往生极乐世界,就要“专称弥陀佛名”,也就是“道”。因为这六字名号,就是阿弥陀佛的“八道船”。龙树菩萨的《易行品》主要在解释“易行道”,而以阿弥陀佛的救度法门作为易行道的本体,说:

  乘彼八道船,能度难度海。

  就是说,我们依靠阿弥陀佛这六字名号的“八正道”之船,就能够度脱难以度脱的六道生死苦海。

  所以,净土宗的信,就是信受弥陀救度。信唯有弥陀是真实的;信唯有弥陀的六字洪名,真的是万德万行的结晶;信受弥陀救度,专称弥陀佛名,就能够往生涅槃的弥陀净土。这句六字洪名,是“依正一如”,依报的极乐世界、正报的阿弥陀佛本身,都不离这六字洪名,只要我们称念,就能够到达涅槃的极乐世界。

  (二)信法藏成佛的事实

  信——以法藏成佛事实为信之内容。

  信必依他,非他不信,信已经存在的。

  这个“信”,是以法藏成佛的事实,作为我们信心的内容。因为“信”不是我们内心自行产生的,必须要依靠外在,也就是以外在客观的事实,作为我们内在的信心。

  譬如说,象山小区有个“净宗书院”,是因为净宗书院是一个已经客观存在的事实,所以自自然然就成为我们的信,我们不必假借任何的方法、任何的造作来产生这个信,我们如实地去领纳、去肯定它,它就成为我们的信。

  信心来源——“设我得佛”。以果地觉,为因地心。

  如实肯定弥陀的成佛,这就是信,弥陀成佛就是我们信心的来源。也可以说,是阿弥陀佛发下了“设我得佛”的四十八大愿,这四十八大愿成就了,他所成就的,就成为我们的信,所谓“以果地觉,为因地心”,以阿弥陀佛果地成就的功德,作为我们因地的信心。

  (三)信称名必生

  信何事?即下:

  “欲生我国,乃至十念;必得往生”。

  再来,我们信是信什么呢?也就是底下所讲的“欲生我国,乃至十念,必生我国”。也就是相信“愿生弥陀净土,只要专称弥陀佛名,必生弥陀净土”。这是我们要信的对象、内涵。

  (四)信极乐世界是我的

  进一步讲,我们信什么?

  《阿弥陀经》讲:

  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

  有世界名曰极乐。

  其土有佛,号阿弥陀。

  所以,我们是信有极乐世界、有阿弥陀佛。

  不过,这样的信还不够,还不是净土法门的信,应该要进一步信极乐世界是我们的,也就是说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为我们完成的,极乐世界完成之后,它的“所有权”是谁的?是十方众生的,而十方众生是谁?是我本人,所以要“信极乐世界是我的”。

  (五)信弥陀是我的救主

  再进一步是信阿弥陀佛的存在,并不是高高在上、让我们在这里膜拜而已,而是信阿弥陀佛就是我们的救主,他的存在就是要救度我,可以说跟我们有绝对的关系,就如“你跟我,我跟你”——缺少了我,你不能存在;缺少了你,我也不能活着。这才是真正的“你跟我”。阿弥陀佛和我们的关系就是真正的“你跟我”。所以,进一步相信,阿弥陀佛的存在就是为了救度我,而且主动地、平等地、积极地救度我。

  (六) 信之得与疑之失

  不信弥陀救度,是所有恶中之恶;

  信受弥陀救度,是所有善中之善。

  恶,有大恶,有小恶,可以说罪恶无边。可是在所有罪恶当中,不相信弥陀的救度是最大的恶。

  为什么这么讲?我们信了弥陀的救度,就能够离开轮回、往生成佛,将来广度众生。由于不信弥陀救度,就继续六道轮回,一旦轮回六道,不但自己将来堕落三恶道受苦,即使离开三恶道,到了人间,也会杀生、偷盗、邪淫、妄语,无恶不作,无作不恶。那岂不是说,众生之所以继续轮回、造恶无边,是因为不信弥陀的救度。

  信受弥陀救度,是所有善中之善。六度万行之善,都不如信受弥陀救度之善,因为我们修六度万行,由于根机不堪,所修的其实都是有为有漏的,所以,不能算为真正纯净的善;而信受弥陀救度,却能够往生成佛。

  佛本身是福德智慧两相具足的,所谓“两足尊”,往生成佛的话,不但自己不会去造罪业、危害众生,反而能够广泛救度众生,使众生离苦得乐。

  所以,从这一点来讲,“不信弥陀救度,是所有恶中之恶;信受弥陀救度,是所有善中之善!”

  五逆十恶固然极恶,但信弥陀者终必得救;五戒十善固然大善,但疑弥陀者难免堕落。

  五逆十恶可以说是恶中之恶,可是他最后能够信受弥陀救度的话,他当下也能被救,不至于继续堕落轮回。

  五戒十善固然是大善,可是怀疑弥陀救度的话,照样会堕落轮回。所以说“五逆十恶固然极恶,但信弥陀则得救;五戒十善固然大善,但疑弥陀则堕落”。

  善莫大焉,恶不能障

  无善能胜弥陀救度之善,

  无罪能碍弥陀救度之罪。

  我们再怎么样地行善积德,其实都是少善根少福德,跟阿弥陀佛的功德相比,犹如沧海之一滴,一点都不能比。所以,我们所修的善,没有能够胜过弥陀救度的善。

  我们从出生到现在,甚至生生世世以来,都造了杀生的罪、偷盗的罪、邪淫的罪、妄语的罪,这些罪业,就像《华严经》所讲的,如果有形体的话,尽虚空不能容纳。尽管有尽虚空不能容纳的这些罪业,但也不能障碍阿弥陀佛的救度。所以,从这几点可以知道,阿弥陀佛救度的这个法门,是多么的难能可贵,是多么的殊胜稀有。

  万行妙体、功德结晶

  六字万德洪名,是六度万行之妙体;

  称念弥陀名号,是恒沙功德的结晶。

  我们说六字“南无阿弥陀佛”是万德洪名,既然是万德的话,就表示八万四千法门、三藏十二部恒沙的功德,通通在这六字名号里面了,所以说“六字万德洪名,是六度万行的妙体”。

  我们要去实践六度万行,是有心无力、做不到,可是只要我们称念弥陀名号,就拥有了恒沙功德,因为这句弥陀名号就是恒沙功德的结晶。所以说“六字万德洪名,是六度万行之妙体;称念弥陀名号,是恒沙功德的结晶”。

  信者得救

  念佛容易故,念佛殊胜故,顺弥陀佛愿故。

  我们只要信受阿弥陀佛,就能够当下被救度,因为念佛很容易,只怕不相信,一相信都可以称念,名号功德就是我们的。如果它很困难,尽管我们怎样相信,可是做不到,那还是得不到利益。

  同时,它又很殊胜。虽然容易,可是不能离开六道、不能往生成佛,那再怎么容易也没有意义。但念佛本身既容易、又殊胜,为什么?因为背后有弥陀的愿力。

  所以莲池大师说:

  千信即千生,万信即万生。

  一千个人相信,一千个人往生;一万个人相信,一万个人往生。只要你相信,相信就是你的。只怕你不信,不怕你相信。

  五、善导大师的解释

  (一)机法二种深信

  现在以善导大师的一段法语,作为“信乐”的结论。

  善导大师“机法二种深信”之文(《善导大师全集》第244页):

  一者决定深信: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

  二者决定深信:彼阿弥陀佛四十八愿,摄受众生;无疑无虑,乘彼愿力,定得往生。

  这段文叫做“机法二种深信”之文,是出自善导大师的《观经四帖疏》“散善义”中。

  一个信心,圆具舍自与归他

  虽言信机、信法,并非信心有两种,是一个深信从机、法两方面来说明。

  信机即“舍自”,信法即“归他”。

  一个信心之中圆具舍自与归他,此是净土门他力之信相。

  圣道门高谈生佛一如,而欲自力取证,但难如登天;

  净土门信受弥陀救度,专称弥陀佛名,则易如反掌。

  机法二种深信,第一种是信机,第二种是信法;虽有一者二者,但并不是说信心有两种,只不过是从机、法两方面来说明。“机”是指我们十方众生,也就是信受弥陀救度的众生,都称为机;“法 ”就是指阿弥陀佛第十八愿的救度。信机,就能够舍掉自力;信法,就能够完全归顺他力。所以,这个信心俨然具足“舍自力,归他力”这两种内涵,这也是净土法门所谓“信”的内容、信的相貌,和圣道门不一样。

  圣道门所讲的是“生佛一如”,凡夫跟佛,所谓“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凡夫本性都具有佛的内涵,所以他们是想以自己的力量,去证悟自己的佛性而成佛,但难如登天,所谓亿亿人修行,罕一得道。

  净土法门完全不一样,净土法门晓得众生虽有佛性,但以我们的力量证悟不到,所以完全依靠弥陀救度,则易如反掌,所谓万修万人去。

  净土宗是救度的法门

  净土宗是救度的法门,能救者弥陀,所救者众生;弥陀是法,众生是机;法者救机,机者信法;深信机无出离之缘,深信法救如此之机;法不离机,机不离法;机法一体,生佛不离。若无机深信,则无法深信;若无机法深信,则非真实信心,也非真佛弟子。

  二种深信归一向专称

  显现机法深信是“一向专称弥陀佛名”,大师说:“众生称念,必得往生。”

  心有执着,不能与佛性相应

  学佛的人都晓得,南北朝时代有一位梁武帝,梁武帝虽然身为皇帝,但是他的生活,却有如出家人的生活,他发心盖了四百八十座寺庙,所谓“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也度了很多人出家,甚至自己也曾三次到寺院出家,做佛的奴仆,可说功德是很大的。但是他遇到了达摩祖师,问达摩祖师说:“我发心建寺度僧,而且为佛教做了很多很多的事业,像这样做,得到的功德有多少?”

  达摩祖师跟他讲:“毫无功德!”

  就像《金刚经》所讲的:“所谓功德,即非功德,是名功德。”由于他只是以凡夫的分别观念来说功德,如果还执著这种观念,就不合乎无为的本性,所以只要执著功德,就不是真正的功德。

  但是,众生在贪嗔痴还没有断除、降伏的情况之下,永远都是有执著的。心若有执着,要和没有执着的佛性相应,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所以,以自己的力量要达到成佛,那真的是比登天还难。但如果有外力——也就是佛的力量,让我们作为阶梯,那我们成佛就非常容易。

  机法二种深信,正是这个说明。

  (二) 信机

  “一者决定深信”:这个“决定”就是决定性,不是不定性或或然性。

  “决定深信”:毫无怀疑地相信。

  相信什么?不是相信自己是善人、会修行,能够以自己的智慧力量来脱离轮回、来成佛,不是!而是相信自己根本没有力量脱离轮回,自己只有造罪造业的力量,没有解脱的力量。

  如善导大师所说:

  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

  善导大师说他就是这样一个众生,同时也要我们体悟到,其实每个人都是跟他一样的。

  “现是罪恶生死凡夫”:这是指现在世而言。

  “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这是指过去世而言。

  “无有出离之缘”:这是指未来世而言。

  世间法不能解脱,出世间法我们修不来,所以我们永在轮回,常没常流转,永无出期。

  所以,这三句话是指现在、过去、未来,都是罪恶生死凡夫,都一直在轮回,永无出离的因缘。

  无明烦恼未断

  “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的罪恶是什么?我们都有无明,都有贪嗔痴。在无明、贪嗔痴没有降伏之下,我们的起心动念,都是从贪嗔痴所延伸出来的。既然这样的话,再怎么行善积德,都还是有无明、有贪嗔痴掺杂在里面。

  尤其是我们这些出生在这娑婆世界五浊恶世的众生,贪嗔痴三毒很强盛,烦恼业障很深重,善心微微,而造恶却如狂风暴雨那么强烈。

  学佛的人,首先要去恶行善。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它的标准是:能够行五戒、行十善就是善;而犯五戒、犯十恶就是恶。

  以五戒十善为标准来衡量我们的身口意时,就会发现:我们都是在犯五戒,都是在犯十恶业。从形象上来看,我们是学佛人,所说的都是一些佛法的言语,所做的也是佛门中事,可是我们内心的贪嗔痴,所谓“五蕴”很炽盛,在那里翻滚,有意无意之中,都会爆发出贪欲心、嗔恨心,无明、计较、嫉妒之心。

  所以,《地藏经》说:

  南阎浮提众生,举止动念,

  无不是业,无不是罪。

  《净度菩萨经》上也说:

  一人一日中,八亿四千念,

  念念之所为,无非三涂业。

  用法镜观照自己

  其实佛法就像一面镜子——我们在镜子面前才知道自己容貌的美丑。如果到了镜子面前,没有发现自己的美丑,就等于没有照到镜子。同样的,我们通过学习佛法,才了解自己的本来面目。学佛而不了解自己原来是罪恶生死凡夫,那就是没有以佛法印心,没有用佛法这面镜子来观照自己。

  无有出离之缘的悲痛

  “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我们不只今生今世才是罪恶生死凡夫,在漫长的旷劫时间当中,我们也都是常没常流转的。“劫”是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长的时间。“旷”作为劫的形容词,就更加显示“劫”的漫长。若将六道轮回譬喻为大海的话,六道轮回里面的众生,出生在天道、阿修罗道、人道这三善道,就是“出”,好像在大海里短暂地探出头来;轮回到地狱、饿鬼、畜生则叫“没”,沉溺下去了。善导大师说“常没”,就是说我们旷劫以来,常常在三恶道里面轮回,而不是在六道轮回。因为六道轮回就有可能是在人道、在天道,但是生于人道、天道都很难。释迦牟尼佛说“人身难得”,得人身就好像“盲龟浮木”,既然如此,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三恶道轮回。最可悲的是“无有出离之缘”,如果过去没有机会,现在也没有机会,可是未来有机会的话,那还有一线希望;但如果都没有出离之缘,岂不是永恒地、尽未来际、从始到终都要在三恶道轮转了!

  当我们深深地触到“无有出离之缘”的悲和痛,那超越了世间任何的痛苦,即使匍匐在地上哀号,都没法显露那种无有出离之缘的悲痛,那种悲痛是无法形容的,是达到顶点的。

  一个学佛者,如果无法体会到本身没有出离之缘、没有解脱希望的话,那么他很难依靠弥陀救度的法门。

  舍自力、归佛力

  无有出离之缘的众生,才是弥陀发愿所要救度的众生,所以,阿弥陀佛的愿力让无有出离之缘的众生有了出离的增上缘、救度的增上缘。善导大师说:

  一切善恶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

  没有出离之缘的众生,只有信受弥陀的救度。所以,首先要深信自己是毫无力量脱离三界六道,甚至毫无力量出生为人,只能永远在三恶道轮回的这种卑劣的、卑贱的、可怜悯的众生,从而舍掉自己妄自以为可以行善积德、精进修行,将来大概有机会得道证果,要完全舍掉这种观念,也就是完全舍掉自力观念,而彻底信受弥陀救度,这就是第二种深信。

  (三)信法

  二者决定深信:彼阿弥陀佛四十八愿,摄受众生;

  无疑无虑,乘彼愿力,定得往生。

  阿弥陀佛发下的四十八大愿,愿愿都是为了摄受众生。“摄受”,用白话来讲就是救度,每一愿每一愿都是为了救度众生而建立的。所以,阿弥陀佛是救度众生的佛。阿弥陀佛已经成佛了,成佛的话,就表示他的愿已经完成;愿完成了——就是有力量满足他的愿,也就是满足救度众生的愿。阿弥陀佛成佛了,他的愿是金刚不变的,所以我们无疑无虑,随顺佛所说,不加怀疑;心中没有怀疑,当然也就没有种种“可能或不可能”的忧虑、顾虑,所谓“无疑无虑,乘彼愿力”,依靠阿弥陀佛的四十八大愿,尤其是第十八愿,那就“定得往生”。

  这是决定性的,不是或然率或不定性的,而是百分之百的。只要依靠阿弥陀佛的力量,十个人十个往生,百个人百个往生,不管出家众、在家众,善人、恶人,都能够往生。

  阿弥陀佛的愿力,也就是四十八愿当中第十八愿的力量,显现在哪里?在“乃至十念”的念佛。第十八愿说:“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阿弥陀佛已经取正觉,所以,只要是“乃至十念”的念佛众生,就必定往生,因为他随顺了弥陀第十八愿的力量。

  (四) 信“专称弥陀佛名”

  “乃至十念”即是“平生之机,上尽一形;临终之机,下至十念”的念佛,因此,善导大师对第十八愿“至心信乐”四个字,不作任何复杂玄奥的种种解释,只直截了当地解释为“称我名号”四个字,并断言“众生称念,必得往生”,因为“是名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大师这种解释非常巧妙,直截根源,斩钉截铁,简明扼要,断尽凡夫所有疑议。又对净土宗乃至释尊一代教法,下了一个石破天惊的总结论说:“虽说定散两门(一代教法)之益,望佛本愿,意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乃至十念’的念佛)。”因此,“专称弥陀佛名”即是整个净土宗的旗帜,以“专称弥陀佛名”来“信受弥陀救度”而“往生弥陀净土”;也以此显示净土宗信愿行的内容,及净土宗为易行道的原因。

  “至心信乐”这个“信”,也就是善导大师所讲的这两种深信,以这两种深信导归“一向专称弥陀佛名”。

  至心

  前面曾经提到,所谓的“至心”,就是真心,也就是诚心。世上凡事,若无真诚,这事就是虚假的,何况往生极乐世界这么重要的事!若不真心信受弥陀救度、若不真心愿生弥陀净土、若不真心专称弥陀佛名,那怎么能往生?所以“至心”摆在第一位。

  而“至心”的内涵是什么?就是真正地信受弥陀救度,真正地愿生弥陀净土,真正地专称弥陀佛名,所以说“至心信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