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通灵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正信佛教网|通灵佛教网-佛教经书-

净土法门:阿弥陀经疏钞演义 第122集

  请看《阿弥陀经疏钞演义会本》,第二六四页:

  钞【依报者,身藉土居,故名所依;随所作业,依有胜劣,故名为报。言从是娑婆者,娑婆极乐,在华藏中,二土相望。】

  我们接著从这个地方看起:

  钞【今云过者,从此西向横亘而过也。一大千者,三千大千世界也,至下六方中辨。】

  这里面讲了好几桩事情,我们得一桩一桩的来说。《华严经》上告诉我们,二十重华藏世界,极乐世界跟我们所住的娑婆世界,同在华藏世界的第十三层。我们今天最进步的天文望远镜,这十三层还没能观察到。何况上面有七重,下面有十二重,我们是在第十三层,可见世界非常之大。佛在经上告诉我们,绝对不是说这个宇宙之间就是一个华藏世界,不是;《华严经》上说,像这样的华藏世界,在太虚空当中无量无边,就晓得世界之大,真正不可思议。这些确实有待科学来证实,现在的确证实了一些。

  『过』是超过,从我们娑婆世界的西方,而不是地球的西方。我们修净土,为什么面向西方,太阳落下的地方,这就是指我们地球的西方,为什么?实在讲它是取心专向一个方向,是这个意思。我们地球这个西方决定不是银河系的西方,是取这个意念。实际上将来我们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方向我们可以不必顾忌,为什么?决定是阿弥陀佛来接引你,带著你去。到底在哪个方向,你用不著去找!我们要去找,决定找不到,太空那么大,到哪里去找?找不到的。一定是观音菩萨、大势至菩萨、阿弥陀佛来接引我们,领导我们去。

  如果不是他们来接引,就不可能往生。所以临命终时往生的瑞相,一定是见到三圣来接引。往生的时候纵然有其他的瑞相,要是没有佛来接引都不可靠。你说「预知时至」,世间有福报的人也能预知时至。预知时至的人都是福报很大,他来生往哪里去?不一定,有的到天上,有的来生到人道,有的鬼道里面作鬼王,福报很大,都有预知时至的。真正讲预知时至不见得是往生,往生一定要见到西方三圣来接引才算数。你说这人死了之后手脚很软,这也是好相。总而言之,有这些好相,大多数我们可以证实,他很可能不堕三恶道,来生是人天两道;即使在恶道也不要紧,他福报大,我们这个世间人讲「他去作神去了」,至少像土地公、城隍爷这一类的,这鬼道里是大福德鬼,叫多财鬼,他也有许多好的瑞相。所以这些统统不能够证实。纵然留有舍利、留肉身,都不能证实。往生的瑞相决定是三圣来接引,这是我们要记住的。

  我记得刚刚学佛没多久,认识朱镜宙老居士,这位老居士往生已经四年了,九十六岁,他跟李老师同年,就是早李老师一年往生。我学佛跟他非常有缘,他是国大代表,早年一到***他创办「***印经处」,最早在***印佛经就是他,他到处化缘来印佛经。那时候印的数量也少,版本也比较差,但是已经非常难得。我因为有这么一个机会认识他,所以读经书他常常供给我,他只要印好书一定头一个就寄给我。他是章太炎的女婿,章太炎是民国初年的国学大师,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章太炎曾经作过东岳大帝的判官。那个时候他并不信佛,他老岳丈讲这些故事,他是半信半疑,把它当作神话来看待。

  他年轻的时候见到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他常常讲一些故事给我听。他说有一次,这是我记忆很深的,他是生在清朝末年。在辛亥革命之前,就是宣统皇帝的时代,大概是宣统三年,距离辛亥武昌起义十月十日半年,就是半年前,宣统三年的时候。他们家乡有一个举人,他们住在乡下,他是浙江温州人,家乡有一个举人是个独生子,中举之后,家庭环境也还能过得去,小康之家,所以他就没有作官,跟父母住在一起,非常孝顺。

  有一天中午睡午觉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梦,这梦中的境界太清楚了,简直就不像是个梦境,就像是现实这个境界一样。他梦到有一个人送一个请帖,骑了一匹马,敲他的门,他自己睡午觉,他只觉得敲他门,他醒过来的时候就去开门;其实他还在梦中,他以为他已经醒了,起来去开门。开门见到这个人打扮很奇怪,不像是当时人的打扮,像古人的打扮,骑马送请帖给他,那请帖上是他的名字没错。他就问:这个地方有没有这个人?他说:我就是。结果来的人告诉他:我们大将军请你。他一听就奇怪,他说:我虽然中举人,官场从来没有交际过,很少认识人的,你有没有弄错,也许同名同姓?这个人说:既然地址、名字没错,你就跟我去好了。拉拉扯扯就把他拉上马,他也就不由自主跟他去了。

  结果在他感觉当中,这匹马不是在地上跑,好像在空中飞一样。差不多半个小时,到了。看到一个很大的宫殿,很多人交头接耳在那里谈,好像发生什么重大事故一样,都在那里讨论。他就向人家打听,打听大将军到底姓谁名谁?结果人家告诉他,大将军是岳飞。他一听,就说:糟了,那我不是死了?岳飞是宋朝时候人。他这才觉悟,他说:不行!我家里尚有老母,妻子年轻,小孩很小,我不能死。

  一会儿,大将军击鼓升堂,就召见他。岳飞对他很客气、很有礼貌,就跟他说他们准备北伐,请他办文书,就好像请他作秘书一样,给他这样的一个职务。他听了之后也很难过,但是也觉得很光荣,能够替岳飞办事情。他说:家里还有老母、妻子、儿女,没有办法,现在决定不能来。岳飞就说:距离出兵的时间还有四个月,我马上送你回去,你回家去料理后事。到四个月后约定的日期,我会派人接你。他心里想:这很难得,能跟民族英雄在一起也是很光荣的。所以他就同意。这就送他回来,回来之后他就醒了,醒了之后就把这个事情告诉他的父母。他的父母说:这作梦,胡思乱想,哪里是真的!他觉得这不是假的,因为他所看到的境界太真实,记忆太清楚了。所以就认真的去办后事。

  到了约定的这一天,他要走了。他通知一些亲戚朋友,他家里请客,向大家辞行,走了。他住的那个地方,离朱镜宙居士住的村庄只有十几里路,他们听到这个事情,好好的一个活人,年纪轻轻的又没有病,所以大家去看热闹,看他到底怎么死法?朱老居士也去了,去看看这个情形。他家里也办酒席请这些亲戚朋友,吃完饭之后,他看看时辰快要到了,洗澡换衣服,就在房间里面。当然至亲好友也都在房间里面跟他闲话,到底这个事是真的还是假的?哪这么可靠?可能不是事实。没有一会儿,告诉他的父亲:来接我的人已经来了,在门口,我看到他。他父亲就发脾气:我只有这一个儿子,决定不能让他走。儿子跟父亲讲:不能违抗,斗不过他,所谓敬酒不吃吃罚酒,还是得不偿失。他这一开导,他父亲也觉得人纵然活一百岁也是要死,死了以后如果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晓得到那里去,这也是很难得的一桩事情。他父亲也无可奈何,就说一声「好吧」,他就断气了,就走了。

  这是朱镜宙老居士亲自看到的事情,这是什么?到鬼道。所以岳飞到现在还在鬼道里,鬼王!他为什么不能生天?大概报仇雪耻那个心太重,所以他不能生天。他给我们说这桩事情,说:世间乱,鬼神先乱。金人就是满清的祖先,辛亥革命推翻满清的时候,鬼神在半年前就把满清那个鬼推翻了,后来我们这个地方才能把他推翻。他就给我说明这个道理:这世间动乱,鬼神先乱;鬼神要是不乱,这个世间是太平的,决定是鬼神先乱。他这个奇奇怪怪事情很多很多,那要说说不尽的,非常有趣味,全都是事实。

  他自己信佛,他是一个学财政的,抗战期间他作四川、西康两省的税务局长。胜利以后,他作浙江财政厅长,以后跟***到此地来。他对於鬼神这个事情,虽然看得那么清楚,他还不信佛。他相信鬼神是真的,不是假的,那是他见得太多了。他说他学佛的因缘,是他亲自见到鬼,这才发心学佛。他说在四川重庆,晚上跟几个朋友在一块打麻将,打得很晚,到深夜的时候,这才回家。深夜路上都没有人,路上虽有路灯,路灯的距离很远,而且那个灯泡二十烛光,若有若无。他在路上看到前面有个女人,他也没注意,反正前面有个人,他在后面走就是。走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他忽然想到:夜这么深了,怎么会有个单身的女人出门?他这一想,寒毛直竖,一身冷汗。仔细一看,前面那个女人只有上半身没有下半身,吓死了!没一会儿,这人也不见了。他这一吓到之后,才回家看佛经念佛,学佛。他说:那个可能是观音菩萨变的,如果不是亲自遇到,我还是不能入佛门。这是讲他学佛的因缘,真正遇到了。学佛的因缘,每个人不一样。

  因此种种瑞相,都不能证明是往生,必须见到西方三圣来接引。因此,我们念佛的心要恳切、要真诚才能够有感应。

  『一大千者,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实际上是讲一个大千世界。一个大千,为什么叫三千?三千是讲它的组织,它的组成。黄念祖居士说,一个银河系是佛经里面讲的一个单位世界。一千个单位世界,就叫一个「小千世界」。由此可知,一个小千世界是一千个银河系组成的;然后再以小千世界为单位,一千个小千世界叫一个「中千世界」;再以中千世界为单位,一千个中千世界叫一个「大千世界」。佛法里面讲的这一个大千世界,它的组成有小千、中千、大千,这样称为「三千大千世界」。实际上三千大千世界是一个世界,就是一尊佛的教区;一尊佛的教化区,十亿个银河系,有这么大的范围。这是一尊佛的教化区,有这么大。有一些人对佛法没有研究,望文生义,以为佛法里面讲世界只有三千个,这个错误了。『至下六方中辨』,到底下六方佛那一段经文还要详细说明。

  钞【十万亿者,从此过西之程,以亿计之,当有十万。谓过一佛土,十佛土,乃至亿佛土。又从一亿佛土,十亿佛土,乃至十万亿佛土,故曰远之远也。】

  西方极乐世界虽然在华藏世界第十三层,这一层面积多大?实在是不可思议。从我们现在居住的这个娑婆世界往西面去,经过一个佛土就是十亿个银河系,十个佛土,乃至一亿佛土、十亿佛土、百亿佛土,一直到十万亿佛土,还是在这一层,你想想这华藏世界有多大?太大太大了,不可思议!故曰远之远也。

  钞【然亿有四种:十万、百万、千万、万万。】

  印度人讲的亿,跟中国的观念不一样。亿有四种:十万叫亿,这是小的,百万也叫亿,千万也叫亿,万万也叫亿。中国人计算数字,万万才叫亿。

  钞【今之所指,未可知也。】

  佛经里面所讲的「亿」,究竟是指哪个数字?一亿是十万,还是百万、千万、万万?经上并没有给我们指明白。换句话说,最小的是十万称为一亿。十个十万,这距离最低限度也是百万佛国土,因为它十亿。这个事情实在讲,我们只晓得相当遥远的一个距离,究竟多远,我们不必计较。

  往生,实在讲速度非常快!过去讲光的速度最大,最近所发现,确实有超过光速的,超过好几倍的。佛经里面给我们讲,人的「中阴」,就是俗话讲「灵魂」,佛经叫「神识」,它的速度非常大。孔子在《易经系辞传》讲,「游魂为变,精气为物」,这两句话非常合乎佛法所说的原理原则。魂不灵,游魂很正确,为什么?它的速度太大,它极端不稳定,到处乱跑。它要是能定下来,那是有很高的修行功夫,才不至於乱跑。普通人这神识都是到外头去乱跑的,而且速度非常的大。所以一弹指就到西方极乐世界,要不了一秒钟就到了,哪里是光速能相比的,不能比!所以再远的距离也是一弹指就到,有这样大的能力。

  钞【坛经十万八千者。】

  这是错误的一个说法。

  钞【讹指今西域也,亦详辨下六方中。】

  《坛经》里面讲的『十万八千』,是六祖大师指这当时的印度。当时印度距离我们很远,那时交通不发达,说十万八千来形容其远,并不是指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净土。这一段莲池大师有详细的说明,都在六方佛那一段《疏钞》里面。

  钞【言未为远者,自有二义。】

  虽然讲娑婆与极乐这当中距离十万亿佛国土,实在说起来并不算远,这里头有两个意思。

  钞【一者据事。】

  就事上来说。

  钞【法华明东方世界之多,而以抹土点尘计之。】

  那就真远了。『土』就是泥土,把泥土磨成细粉一样,磨得极细,那一粒,这一点一尘,这个地方算的时候,这是一点,《法华经》里面说一点算一个刹土,一个佛国土;西方极乐世界到我们这里只有十万亿个佛国土,我们算还能算得出来。《法华经》上讲『东方世界之多』,是把我们这地球磨成细粉,一个细粉算一个佛国土,你说有多少?如果拿这个数量来比,十万亿个太少!从这个比例来看,这是很近的距离,这就不算远!

  钞【则十万亿者,特至少耳。】

  太少太少了。《华严经》上说:

  钞【华严一世界种。】

  『一世界种』就是讲的华藏世界。

  钞【娑婆之外,围绕十三刹尘世界,今极乐止过十万亿土,何足为远。】

  拿《华严经》「世界品」来说,一个世界种一共二十层,娑婆世界第十三层,极乐世界也在十三层,这不算远。像这样的世界种在太空当中无量无边,那才是真远。第二,从理上讲:

  钞【二者据理,则所谓十万亿者,对凡夫生死心量言耳。】

  为什么?凡夫有分别、有执著,显得有这么远的距离。

  钞【净业若成,临终在定之心,即净土受生之心也。】

  『临终在定之心』,这是天台家所说的,智者大师讲的。智者大师是天台宗的祖师,建立「三止三观」,当时印度许多高僧到中国来,看到他这个说法都非常佩服,那是他自己的见地、自己的发明。当时印度这些高僧听到他这个说法,就想起《楞严经》,告诉智者大师,他这个观念、想法、说法,跟佛在《楞严》会上所讲的非常接近。於是中国人才晓得,印度还有一部法宝《大佛顶首楞严经》。印度人吝法,世界上各个人到印度去留学,去求佛法的,他们把《楞严经》藏起来不给人看。所以外国人不晓得佛经里有《楞严经》,不知道。这个时候就是从他们口里透露出来,有《楞严经》。你想想看过去的高僧到中国来,没有把这个经带来,为什么?他们海关检查得很严,这个经不准出口的,它是违禁品。中国法师到印度去见不到,他们收藏起来,不给你看。他们的国宝!不肯轻易拿给人。

  这个时候才晓得,晓得之后,中国去印度那么远,走路要走一、二年才能走得到,不是容易事情。去,人家也未必会给你看。所以他老人家就在天台山筑了一个拜经台,每天向印度那个方向礼拜,求这部经能早一天到中国来。智者大师拜了十八年,圆寂了,这经还没到中国来;这种精神不得了,拜十八年。后来般剌蜜谛法师把这部经偷渡到中国,他受了很大的苦难;原先偷渡几次都是被海关查到,查到的时候也受处分,但毕竟他是出家人,处分轻一点就是。

  最后一次带来的时候,他是把这个经,那不晓得用什么东西把它抄写,抄写在一个很薄的,好像不是纸张,是羊皮是什么东西不晓得,非常薄的东西;他抄,抄起来之后把它卷起来,自己的手臂割开,把这个经藏在里面,再让它长好;这样子到中国来,这海关检查不出来,他藏在肉里面。他从海道到广州,到广州之后,再把手臂剖开经取出来,不晓得用什么药水洗,还不错,这经文还清清楚楚的能现出来,所以在广州翻译。翻译成功之后,这经出了国,送到中国来了,他自己再回去接受国家的处分,他负责任;把国宝,这是违禁品流传到中国,回去接受国家的法律制裁。智者大师十八年拜这个经,有感应。所以《楞严经》到中国来是最不容易的事情。

  天台智者大师他自己专修净土,他是求生净土的。他修净土的方法,他是采取《观无量寿佛经》,用「观想念佛」,因为他有《观无量寿佛经》的注解;《观无量寿佛经疏钞》,叫《妙宗钞》,《疏》是智者自己作的,《钞》是他的徒弟四明***作的。这部《疏钞》是《观无量寿佛经》一直到今天还是权威的著作,他是用观想念佛成功。他往生的时候,弟子们问他:你老人家往生,到底是多高的品位?他说:我如果不领众,上品往生。因为他领众,领众就是他作寺庙住持,他要管事,管事要分心、要操心,所以告诉大家,他只是五品位往生。

  五品位是什么?是带业往生,生凡圣同居土。这个地位就不高,这是舍己为人,牺牲自己的品位成就大众,这是给我们后人很大的启示。这种舍己为人,自己要决定能往生才行;如果舍己为人,好了,将来自己还搞六道轮回,还三恶道,那就错了。他舍己为人,他还能够凡圣同居土往生,他能够保持这一点。有这样的能力才可以舍己为人,没有这样的能力还是乖乖的老实念佛。你才晓得,从前寺院里面丛林的住持、当家、职事都是菩萨再来。凡夫搞这些拉拉杂杂的事情,他怎么能往生?他修什么都修不成功!他修禅不能得定,研教不能开悟,念佛不得往生,那一定的!这些常住执事替大众服务的,这舍己为人,菩萨再来,不是凡夫。我们自己想想我们是凡夫不是圣人,我们就不敢干这个事情,真的不敢。

  印光大师这是菩萨再来,他就给我们近代人做了个榜样,第一个他不做住持。第二个他不建寺庙,他一生没有建过一个庙,也没有修过一个庙。他没有做过住持,没有做过当家,没有做过执事。第三他不收出家徒弟。第四不传戒,不做传戒师。给我们做了一个榜样,老老实实的念佛,这样我们才能有前途,才能往生。这些事务的确沾不得,可是现在人拼命去争,大错特错!争到手了,如果你要办不好就一生的罪业;你办好了,那是你本分,你应该要做好的。做不好,你就有罪;做得好,做得好是本分,应该做好,你也不必居功,没有什么功劳可讲的。所以担任执事确实是服务大众,这是一定要明白因果。所以印祖是我们现代人最好的榜样,我们应当要学他。

  天台智者大师说,『临终在定之心,即净土受生之心也』,这两句话很重要。他是再来人,他是往生净土,我们《净土圣贤录》里面有他,《往生传》里头也有他。临终心定这种功夫要平常来培养,平常我们的心定不下来,临命终时怎么定下来?再给诸位说,平常定容易,临终定难,为什么?生离死别,你能不动心吗?你能真的没有一丝毫牵挂吗?必须真不动心,真的没有牵挂,这个心才定得下来。

  这个时候「举念」,举念就是念阿弥陀佛,就是往生净土的时候。由此可知,「净土受生,不离此心」。心没有彼此,哪里还有从娑婆到极乐!这从理上讲。净土宗祖师有一个小册子叫《净土生无生论》,古人讲:「生则决定生,去则实不去」,从理上说的。《生无生论》非常之好,尤其是季圣一居士的注解,注得很详细。古德有注解注得深,我们不容易看得清楚;季圣一居士注得很清楚、很容易懂,印光大师都很赞叹,而且给他写了序文。这书我们从香港带一部回来翻印,非常有价值。所以真正想研究净土的同修,这些重要的经论我们应当要下功夫,要去研究。这是专门讲净土往生,从事上、从理上都要清楚都要明白。

  古人也有比喻说,因为一般人用比喻比较容易体会,好像一个人作梦,梦中我们从这个地方到那个地方,这个距离很远。其实梦是心变的,没有离开这个心!你醒过来之后,统统都是心变现,哪有远近?现在科学发达比从前进步,我们看电视,萤幕画面在台北,底下一个画面到了欧洲,没有几秒钟的时候我们看遍全世界,虽然看遍全世界,没有离开萤幕,不来不去!从理上说确实如此。

  十法界依正庄严「唯心所现、唯识所变」,虚空再大,像《华严经》上讲,太虚空当中无量无边的世界种,也没有离开我们自性,全是自性变的,全是自性现的,所以一弹指统统到达,一念当中就到达。理上讲没有远近,没有隔阂。

  钞【又谓分明在目前是也,亦何尝远。】

  这从理上说。像我们初祖远公大师,他在生前念佛的时候,三次见到西方极乐世界,那就跟面前一样,显示在面前,可见得不远!心清净了就在眼前,心要不清净就远了。其实六祖大师在《坛经》里面讲「十万八千」,他就说这个意思,就是讲心的远近。他讲的十万比的什么?「十万」是十恶,「八千」是八邪(八正道的反面),他把它比的这个,这个很有道理。我们心里面离开十恶,等於这十万就没有了,离开八邪,八千也没有了,这个境界就在面前。所以六祖有他的用意,他并没有说错,说得也很有道理,主要是叫我们心里离开十恶、八邪,西方净土就在眼前。如果你心里面十恶、八邪不除,那真的不止十万八千。

  钞【时谓过现未来,处谓四维上下。】

  『时』是讲时间,有过去、现在、未来。『处所』,这是讲四维上下。

  钞【单时单处,世界不成,合时与处,名世界也。】

  这是解释世界,「世」是时间,三十年叫一世。中国这个「世」是会意字,三个十,三十年叫一世。「界」是界限。

  钞【极乐译有多名。】

  极乐世界翻译有很多的名称。

  钞【而极之为言,显至极之乐。】

  但是在许多翻译名称当中,「极乐」这两个字用得最普遍,为什么?大师在此地告诉我们,这两个字的意思可以把其余所有那些翻译的名称统统都包括,这是讲乐到了极处。

  钞【非人天一切诸乐之比。】

  人间、天上种种快乐不能够相比的。

  钞【故特标也。】

  所以在许多翻译名词里面特别用「极乐」这个字样。下面解释四土:

  钞【四土者,一曰常寂光土。经云:毗卢遮那遍一切处,其佛住处,名常寂光,是极果人所居。】

  『极果』就是佛。『常寂光』,就是哲学里面所讲的,宇宙万有的本体。这是真正到了究竟、到了圆满,究竟圆满,所以称为「极果」,我们修行果位到顶头,到究竟圆满。经上说,佛的名字叫『毗卢遮那』。《华严经》上讲三身佛:毗卢遮那是法身佛,卢舍那是报身佛,释迦牟尼佛是应身佛。毗卢遮那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就是此地讲的「遍一切处」,一个意思是「光明遍照」。实在讲,光明遍照跟遍一切处意思还是一样的。尽虚空遍法界就是一个理体,一切万物、万法总离不开它,都是它变现出来的。好像我们看电视一样,法身是什么?萤幕;不管你显什么像,不管你怎么变,你离不开萤幕。连太虚空也离不开它!这是真正宇宙万有的本体,真正是禅家所说的「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经上常说:「十方一切佛,共同一法身。」佛共同一法身,我们跟佛是不是共同一法身?当然!一切众生,乃至於山河大地、虚空,都是从它那里现的,它是真正的根本,真正的本体。在净土法门里面就把它叫做常寂光土,也就是光明遍照的意思,遍一切众生、遍一切国土、遍一切时空,就是取这个意思。

  为什么叫做常寂光?佛的住处,实际上法身佛没有形相,法身哪有相?你要说,法身什么样子?尽虚空遍法界就是法身样子,虚空世界就是法身样子。你要是晓得尽虚空遍法界原来就是自己,你就证得法身了。证得法身的人,这个人心清净平等,晓得自他是一不是二。我们举个比喻,好像作梦,梦里头一下觉悟了,我现在在作梦,梦里面自己是自己心变出来的,梦里面所有人也是自己心变出来的,梦外没有心,心外没有梦,整个梦境就是一个自己,连梦里面山河大地、虚空统统是自己。才恍然大悟,原来尽虚空遍法界就是我,除了我之外没有别人,这就叫彻悟清净法身。这个时候你对於一切众生会生起「同体大悲,无缘大慈」。你对於一切众生那个心真正平等,为什么?原来都是自己,除自己之外没有一个人。

  常寂光,「常」是讲法身,「寂」是说解脱,「光」是讲智慧,涅盘三德:法身、般若、解脱。「法身」是自己真身,决定没有虚妄,这是证得自己的真身了。十法界依正庄严,的的确确肯定了,是自己,不是别人,这是证得法身;法就是一切法,一切法就是一个自己,彻底明白了。就好像在作梦忽然觉悟,我在作梦,梦究竟是什么回事情,完全明白;梦里头一切境界不会再计较、不会再有执著、不会再有分别,这个见解叫佛知佛见。《法华经》里面讲:入佛知见。这就是佛知佛见,尽虚空遍法界是一不是二。

  凡夫的见解就是分自分他,《金刚经》里面讲的「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分别、执著才有!离开一切分别、执著,哪有?这世界原来是一。所以证得法身之后,这世界叫一真法界,原来是一没有二;一才是真的,二就是假的,二就不真。禅家的最高境界,「识得一,万事毕。」识得就是你真正认识一,觉悟到原来整个宇宙万法是一,那好了,什么事都没有了,你这个修行就究竟圆满,没事!大乘、一乘佛法里头毕业了。你之所以不能毕业,就是你心里还有二,还没有到一。到了一,这是一乘究竟了义佛法里头毕了业,这是佛法里最高的境界。

  这个名词里面显示出,在一真法界里面的三德是不可思议。第一个就是「常」,法身,这是你真正见到宇宙人生的真相、实相,彻悟实相,这是理;永恒的,所以常,永远不变的。「寂」是解脱,大自在,像《心经》里面讲「观自在菩萨」,自在!这个自在从寂里头得来的。寂是什么?心里头一念不生,清净寂灭。灭什么?灭一切分别执著妄想,心寂了。《仁王经》上五忍,佛证得寂灭忍,比无生法忍还要高;因为无生法忍还有自他,还没有一;寂灭是一,最高的境界。

  所以佛法无论哪一宗、哪一法门,为什么那样重视禅定,就是这个道理。禅定与寂相应,你不用定的功夫,你怎么能到清净心?所以是佛法决定要修禅定。但是修禅定也不一定就是佛法,这个要知道,为什么?禅定有浅深不同。世间有四禅八定,那不是佛法;小乘有九次第定,不是究竟佛法;就是大乘这个定也有许许多多种,像究竟圆满的大定,在《楞严经》叫「首楞严大定」,在《华严经》又换一个名称叫「师子奋迅三昧」,在念佛法门里面叫「理一心不乱」;名称不一样,事实是一桩事情。同一个境界,同一桩事情,各个宗派讲的名词不相同。所以我们要特别重视修定,念佛人要特别重视修一心。现代人修行不能成功,可惜!为什么不能成功呢?他心不定,他不老实,到处乱跑,胡思乱想。

  印光大师教他的那些徒弟,凡是听话的都有成就,凡是不听话的都没有成就;听话的少,不听话的多。听话怎样?印光大师教诫皈依的这些在家徒弟:你回家老实念佛,不要去跑庙、不要去参加法会,什么都不要搞。连到庙里去看看他老人家,你要是来的次数多了,他会问你:你来干什么?我来看看师父。师父你已经看过,还有什么好看的。把你骂回去!连自己师父都不要多看,回家老实念佛!多看看佛像,多想想佛,看师父不能往生,看佛像能往生!心里老是念到师父就是六道轮回,念六道轮回;念阿弥陀佛,你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是真正善知识。

  所以印光大师提起来,哪个人不尊敬!谁弘扬他的法?没人弘扬,为什么?因为一弘扬,道场没人。他不叫人跑道场,连他自己道场都不准。他以后在苏州报国寺建念佛堂,你来是什么?到念佛堂念佛,老实念佛。你是来念佛的,欢迎你来,可以;你不是念佛的,到这个地方来,讲看看师父、看哪个,那不可以,决定是挨骂的,他是毫不留情。所以印光法师大家提到都很尊敬,没有人赞叹他,那讲的真话。依照他那个方法修行没有不成功,一门深入,一门深入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我在讲席当中这么多年来,再再勉励我们同修,学经一部经,一部经念到底,不要换!不要去参访,现在参访什么?谁是善知识?从前人朝山是参访善知识,现在到哪去找去?现在你参访一个人,一个说法,指你一条路;参访另外一个老师,又是一个讲法、又是一条路;参访四、五个善知识就四、五条路,结果不晓得走哪个路好,完了!不像古时候,古时候真正大德,他指你路子是一条路。虽然这些大德们自己所学的不一样,所修的门庭不一样,但是他观察你的根机,还是指你一条路。你跟他这个法门不相同,他决定不留你,他会介绍与你法门相应的地方,这是真正善知识。自己谦虚、赞叹别人,这是诸位要明了。

  自己真正想成就,一定要修定;天天乱跑,这个心定不下来。《西方确指》觉明妙行菩萨讲,念佛最大的忌讳就是夹杂,什么叫夹杂?他举了好几个例子,读经是夹杂,不是本宗的经典,我是修念佛人,我又想看看《华严经》、又想念《法华经》、又想去念《大般若经》、又想念《大智度论》,那完了,夹杂,你不专!修净土,换句话说,净土五经一论够你念的。还要参禅,还要持咒,看到别人学这个也想学学,学那个也想学学,夹杂!再作法会,再就是杂心闲话,碰到道友不说正经话,正经话是什么?阿弥陀佛这一句是正经话,除了阿弥陀佛之外,没有一句正经话。杂心闲话!再说一些没要紧的吉凶祸福。一心一意求生净土,管他什么吉凶祸福,不去关心这些事情,统统叫夹杂。夹杂,你心就不清净,你一心不乱就得不到,你功夫成片得不到。

  我们不但念佛要得一心不乱,我们念经还是一个目标求一心不乱;我们念佛求开悟,为什么?悟就是理一心不乱,我们念经也是求开悟。要求开悟从哪里求?从定上求,从清净心里面求。你这个心一天到晚胡思乱想,哪里求得到?就是因为我们这杂念、妄念太多,分别执著太重;多念佛、多念经。经选一部,天天念它,念到熟悉,不要求解,这经什么意思?我以前跟诸位讲过,都是老实话,经里没意思,你求什么解?你所了解的统统叫打妄想,你决定不了解真实义;开经偈讲「愿解如来真实义」,你所解的都是胡思乱想,决定不是如来真实义。

  如来真实义是什么?没有意思,那就是如来真实义。没有意思,心清净、心定了,到起作用的时候无量义;张三来问:常寂光土怎么讲?你跟他讲得清清楚楚,他明白;李四来问:常寂光怎么讲?你又是一个讲法,这个讲法,李四开悟,他也明白了。没有意思,所以起作用的时候无量义,每一个意思对一个人,会叫那个人开悟,叫那个人得受用。如果有意思的话,那糟了,这个经只能对一个人,除这个人之外,其他人都用不上。佛法妙就妙在此地,所以你决定不要去找它的意思。你念经,念经是为了得定,念经是为了清净心,清净心里面生智慧,《金刚经》说「信心清净则生实相」,我们念经的目的是在此地,是求这个,这就是求直截了当入常寂光土,持名念佛是最高的念佛方法,几个人懂呢?几个人肯老实做呢?经本合起来之后,还是胡思乱想,还是这个好、那个好,这个庙不错,那个法师很好!统统还是搞轮回业,这个麻烦大!如果你们听我的话,那许多寺庙法师恨透我了,我没法子,只好赶快到西方极乐世界去,逃难去。今天时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