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通灵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正信佛教网|通灵佛教网-法师开示-

妙华法师:《六祖惠能说》之坛经缘起

各位法师、各位居士、各位发心的菩萨:

我们能够共同学修《六祖法宝坛经》,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因缘。上午我把六祖惠能接法的因缘大概讲了一遍,目的就是让各位对六祖惠能的身世以及接法的因缘,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并对六祖惠能的《法宝坛经》生起信心。接下来,我们要进一步去学修。

前面给大家讲了经的经题,说它就像是一个人的眼睛。透过一个人的眼睛可以看到一个人的心灵,那么,通过一部经的名字也可以把握这部经的全部内容。经的题目是一切学佛人应当了解的,也是应当准确掌握的。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悟道之后,他讲的所有法都是从真如性海里头涓涓流出的。这些经被他的弟子阿难以博闻强记的方式读诵出来,记载在贝叶上,就是最早的经典;然后,优婆离***诵出了所有的律藏,这是所有戒律的来历;摩诃迦叶诵出了所有的论藏,记录在贝叶上,这就是论藏。我们把这些合称为经律论三藏。藏这个字有着非常深的含义。我们常常把大地比喻成母亲,为什么?这是因为大地厚德载物,你挖一个坑也可以,盖一个楼房也可以,你把它搞脏了也可以,你把它洗干净也可以。藏经也表示有深藏的含义,一切众生的心中都有秘密的宝藏,有摩尼宝珠,具有成佛的可能。我们可能会反问自己:我为什么这么浅薄?我为什么这么贫寒?我又为什么这么迷惑,不能够成佛,在人间还有这么多的烦恼?这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打开自己的宝藏。这些从真如性海当中流出的佛法是没有分段的,没有标点符号,也没有章节的。

梁朝有一位昭明太子,他母亲深信佛法,但是在念佛经的时候总是念了前面忘了后面,念了后面忘了前面。这就像一个智力低下的小孩学习大学课程一样,她是读不懂的。后来,昭明太子就想了一个比较聪明的办法,他把所有能够现前看到的大乘佛法都分成了品目。比如《金刚经》就分成了三十二品目。分成品目以后,再把每一品所讲的段落大意列一个标题,让我们一看就一目了然。所谓纲举目张,这就像打鱼的鱼网一样。鱼网是一摊乱麻,但是你如果抓到了纲,就能够把这个鱼网拉起来。昭明太子把佛经分成了品目,这实在是一件功德千古的事。

经的三个部分非常重要,任何一部经的大乘经典,不管是八十卷的《华严经》,还是三十二分的《金刚经》,都有一个序分。序分就象人的头脑,如果一个人他的骨骼非常健壮,肌肉很发达,但脑袋瓜子却是个猪脑袋,那么这个人是不是一个健康的人呢?这个人就不是一个健康的人。经的序分就像人的大脑、首领,一个人有聪明的大脑,这人才是一个健康的人,才是一个完整的人。我们看到一部佛经的序分的时候,这部经基本上就已经讲完了。当然,我讲这句话的时候,大家未必能够听得懂,为什么经还没有讲,序分就讲完了。梁朝的时候,有一位善慧大师,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在江上靠打鱼为生,打了鱼以后就让他守着鱼篓子。善慧大师就把鱼篓子的口子向下,朝着水里头。然后他就念口诀说:“该来的来,该去的去,该留的留,该走的走。”到了晚上,他父母说:“让你守着鱼篓子,我们打的鱼都到哪去了?”他说:“我把鱼篓子口朝下,然后就念口诀说该留的留,该去的去,它们都去了。”这个人从小就有善根,后来他出家了,成为了一代国师,他就是善慧。他不仅智慧辩才无碍,而且非常大器。到什么程度呢?他大器到能够把自己的家产、妻子、儿女全部舍出去。请问在座的各位,谁能够把自己的家产、妻子、儿女舍出去?善慧大师就能够做得到。梁武帝请他讲《金刚经》,用了庄严的仪仗将他请到法座上以后,他眼睛一闭,把讲经的拂尺“啪”一拍,说:“《金刚经》讲完了。”梁武帝上来拉着他说:“你这是欺君之罪呀,我当着百官大臣请你讲《金刚经》,你一字没讲,却说《金刚经》讲完了。”善慧对梁武帝说,《金刚经》在说什么内容。梁武帝说,《金刚经》在讲空。善慧说:“《金刚经》在讲空,那不就空了就算了,我再讲不是又多了吗?”把梁武帝说的瞠目结舌!由此可见,他非常的有善根,非常的有慧根的一个人。

《金刚经》是在讲空,那我们为什么还要讲呢?因为不讲你不知道,空性无法开解。

经的序分非常重要,《金刚经》当中说,一时佛在舍卫国,如何如何托钵乞食,其实佛法的戒、定、慧三学已经全部讲完了。释迦牟尼佛像一个优秀的老师,不但嘴里在说法,在修行禅定,他还身体力行把所有的戒定慧三学给我们讲完了。只是是因为我们非常愚钝,不懂得去读佛经,我们看不明白。

经的序分象一个人的头,而经的正中分像人的身体。人的身体有五脏六腑,一个健康的人,五脏六腑都是轻易不可乱动的。我们现在的人,相信西方医学观念,说脾不重要,把脾割掉。过两天说,胃有再生能力,又把胃割一刀。再过两天说,肝也可以换,那就换个肝。这是西方医学所造成的一个观念。实际上,人的内脏任何一个功能都有它的妙用。在经的正中分,释迦牟尼佛把入世、出世、空和有以及不二的道理讲的头头是道,小到人间的生活,大到三千大千世界,都全部讲完了。众生的根性各不相同,用一方药不能治天下所有人的病。所以我们会发现药店里的药林林种种,不断有新的药出现。释迦牟尼佛在讲经说法的时候,不是他要说什么?而是看众生有什么病,他就开什么药方。我们这些后世末法的众生,在修行的时候往往不能够理解佛陀的大智慧,我们把佛法学得很僵化,很教条。不学佛不烦恼,越学佛越烦恼。我自己说过,释迦牟尼佛当初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苦,爱别离苦,五蕴炽盛苦,求不得苦,我们信了佛以后呢?还有一个信佛苦。不信佛,稀里糊涂做人还不苦,信了佛以后,却有这么多的苦恼。这主要就是因为我们的智慧没有开,心眼没有开,我们找不到佛法的要点,掌握不了佛法的要领。在正中分的部分,释迦牟尼佛把三千大千世界以及众生内心的秘密全部都公布出来了。

前面讲了经的序分和正中分,那么,什么是经的流通分?经的流通分往往是在表扬讲经的功德、听经的功德、印经的功德、诵经的功德。一切的功德都在经的流通分。经的流通分就好像是人的双脚一样。我们在街上常常会看到残疾人,有的残疾人长得很好,内脏也很好,没有两条腿,这个人生活、工作就非常不方便,走不远。如果在经的序分不表扬讲经的功德、诵经的功德、听经的功德,我们大家今天就看不到佛经。从汉代到唐以来,历代的祖师为了西去取经,为了翻译经典,为了讲解经典,他们的身骨堆如须弥!正因为如此,我们今天才能够看到佛陀的经典。可惜众生非常顽愚,邪见深沉,业障深厚,不爱惜不尊敬佛经。即便是进入佛门以后,也不能够深入经藏。正因为如此,他的烦恼断不了,他的习气业障很重。

经分成序分、正中分和流通分,这种分法就是为了引导众生更好地学习佛法。

六祖惠能大师总共有四十三位优秀弟子,这四十三位门人后来分头去弘法,影响了整个中国佛教的发展,这就是所谓的“曹溪一滴遍十方”,在座的各位今后如果归宗归派的话,所谓我们都是曹溪的子孙。“都是因为喝了六祖惠能的法乳,才有了我们今天中国的佛教。”如果你了解中国佛教史的话,都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六祖慧能真身舍利

坛经是由慧能大师的弟子法海整理的,他在整理六祖惠能言行的时候,也把它分成了一分一分的,便于我们掌握要领。

第一分是护法传衣分,表明在这一部分讲的是六祖惠能如何去悟道,五祖弘忍怎么样传衣钵给他的。我们来看原文:

“时大师至宝林,韶州韦刺史(名璩)与官僚,入山,请师出於城中大梵寺讲堂,为众开缘说法。师升座次,刺史官僚,三十馀人;儒宗学士,二十馀人;僧尼道俗,一千馀人,同时作礼,愿闻法要。”

大家要深入下去。这一部分是先讲悟法。六祖惠能是再来人,他在卖柴的时候,到别人家去,听到别人念《金刚经》,念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时,就恍然大悟。为什么听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就恍然大悟呢?我们凡夫的心是没有形没有相的,我们是见景生情,心随境转。有什么样的环境,我们就有什么样的心情。走到一个百花齐放的公园里头,呼吸了新鲜空气,我们心里会很高兴:啊,这么美呀。这时候你的心是美的。如果我们走到垃圾堆,闻到有臭味,我们捂着嘴很难受,这时候心就像垃圾一样。如果有人表扬我们说:“哎呀,你这个人学修得很不错呀。”我们的心里就分泌甜蜜蜜的东西。如果有人在后面说我们的坏话,我们的心里就很愁苦,很郁闷。心本来是无形无相的,但我们凡夫的心却永远是随境而转。六祖惠能就因此悟到:一个修行的人的心应该无所住,好的东西来,坏的东西来,我们的心都不要粘住。六祖惠能的心法当中有六个字,不管大家能不能够听得懂,都要先告诉大家:无住、无念、无相。这是《六祖坛经》的一个法要。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生什么心呢?生清净心。心有所住,就有所染污。有所染污,就有所乞求。有所乞求,就有了得失。我们的心就不干净了。一个大修行人的心,应该有无所住的心。

不住什么呢?不住是非、不住善恶、不住功德、不去枉求开悟。现在有很多人一听我讲《六祖坛经》,他就说:“师父呀,我能不能开悟呀??心中起这样一个念头,就是一个妄念,是所谓欲求弥远。

在禅宗的公案里头类似这样的内容非常多。一个叫梅花尼的比丘尼,她一心想开悟,于是到处去云游参学,光是脚下的鞋子就磨烂了三十几双。一日,回到自己茅庵里头。春天的梅花含苞欲放,闻到这梅花香,她突然开悟了。写了一首诗:“竟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却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开悟不是求来的。

各位念佛的人,如果你念佛还在记着数字,想着念到佛头的时候还要绕回来,你就忘掉了。要知道,所用这些东西都叫道具,是帮我们修行的一个工具。千万不要为念佛而去念佛。要念佛念到什么程度才是真念佛?念到能所两忘。谁在念佛?不知道,念的是什么佛?也不知道。能所两忘的时候,才进入念佛三昧。这和参禅打坐的三昧、三三昧无二无别,这才是真正的念佛。我们千万不要住相念佛。心中弥陀用心念。如果我们念佛这么在乎我们拿的是什么念珠、念了多少数字,那样住相去求的话,欲求弥远,你是找不到的。同样,我们要寻求智慧,我们需要去积累资粮,而不是为智慧而求智慧。只有这样,才有办法去修行佛法。

六祖开悟的第二个缘起,是到了五祖弘忍座下,五祖传心法给他。传《金刚经》给他,用金刚经印心,那是他开悟佛法的第二个因缘。

那么,怎么证明他开悟了佛法呢?就因为他不但在猎人队伍中受了十三年的磨难,而且他开口说法后,横说竖说、左说右说、细说大说,都是佛法。所谓正人说邪法,邪法也是正;邪人说正法,正法也是邪!虽然说—个人开悟的境界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是他和佛心心相印。所有的佛经,一经通,经经通!如果你在看经、在念经的时候,把它念成是对立的,例如《金刚经》在讲空,《弥陀经》在讲有,如果你把它对立起来,说明你的心就没有通。六祖惠能开悟以后,他讲出的佛法是从自性当中流出的。

再讲传衣。佛门里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一个人如果登堂入室了,师傅印证了你的修为,就会传衣钵给你。为什么要传衣钵?大家要有一个正确的态度。我们这个人间是有形有相的,我如果对你认可,我对你信赖,怎么表示呢?就把我的衣和钵很敬重地传给你,你就成了我的传人,传衣钵是表示对自己门徒的信任,是表法。可怜到了后世末法以后,我们大家不知道佛经是来修心的、佛法是来印心的,我们住相而求。我们买了很多像这样的袈裟,买上10件、20件,今天给这个法子传一件,你是我的法子了;明天给你一个念珠,你是我的门人了。我们传的是形象,并没有真正传心法。真正传心法是像达摩大师传给慧可那样:“拿汝心来吾为汝安”。慧可上下内外,觅心了无可得,忽然开悟。那叫传心。心是无形无相的,只能够以心印心。以心印心,这本是佛教里的一个专用名词。现在呢?两个人谈情说爱的时候,说是以心印心。弥之甚远了!已经完全大相径庭了。

六祖惠能剃除须发,穿上僧衣,离开广州法性寺以后,就来到了韶关,当时叫韶州,其实就是现在的广东韶关。他为什么不去别的地方?原因在于,当时韶关是一个开放口岸,印度来的高僧非常的多,而且那里言论自由,便于他弘扬佛法,所以他才到韶关去。韶关有一个曹溪,据说是曹操的后人建设而成的,所以称为曹溪。曹溪边上,有一个老寺庙,叫宝林寺。六祖慧能受曹操后代的邀请,就在宝林寺住下来了。当时韶州的刺史韦璩,听说六祖惠能是开悟了的人,是明心见性的人,于是就和很多的官僚就到山里头将六祖惠能请到韶关城里的大梵寺,为他们讲经说法。开缘说法,说什么法呢?就像我们现在在很短的时间讲《心经》一样,“摩诃般若波罗蜜”,就是讲白话的摩诃般若波罗蜜法。(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妙华法师,号古柏,又号道圣,禅宗沩仰传人之一,一诚和尚较早法嗣之一。1960年1月2日出生于陕西华县;1986年山东淄博教育学院毕业;1987年随明哲法师在青岛湛山寺出家;1988年在广东韶关南华寺随本焕老和尚受具足戒。1989年10月至2003年8月,在中国佛教协会教务部任职;2004年起以著书、弘法为务。现任湖南***沙市望城洗心禅寺首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