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通灵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正信佛教网|通灵佛教网-佛教经书-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白话文:卷四

  卷四

  舍俗出家的殊胜意义

  当时智光长者,受了佛陀威神力的感召,立即从座位上站起来,虔诚的向佛陀顶礼致敬,然後合掌当胸,恭敬地对佛陀说:「我现在听了佛陀讲最高的报恩微妙大法,内心实在无比的欢喜,正像一个饥饿的人,忽然得到甘露和美好的食物一样。现在为了报答父母、众生、国王、三宝等四种大恩,我想归投佛法僧三宝,出家修道,以便常常勤苦精进,希望证得菩提道果。

  可是大慈大悲的佛陀,从前在毘舍离城,曾嘉许无垢称居士说:『你无垢称,因知清净心,是善业的根本,不善的心,是恶业的根本。因为心清净,所以世界清净。心怀杂秽,所以世界也就杂秽了。在佛法中,心为主宰,一切善恶行为,没有不是由心来决定的。

  你现在虽然是在家的居士,但是有大福德,一切财宝,都很充足,男女眷属,都平安和乐,也具备了正知正见,从不毁谤三宝,常以孝顺心,恭敬尊亲,常起大慈悲心,救助贫穷孤独;甚至蝼蚁一类的小生物,也不忍心加害。以忍辱为衣,以慈悲为室,对有德的人,常怀恭敬的心,从不起骄狂傲慢的意念。怜悯一切众生,如同父母爱护赤子一样。不贪钱财,且常乐善好施,殷懃供养三宝,从不感到厌烦,就是为法牺牲身家性命,也在所不惜。

  这样的在家居士,虽然没有出家,但已具备了无量无边的功德,将来一定能够万行圆满,超出三界,证到大菩提道果。

  你能这样的修心,就是真正的沙门,也是婆罗门,是真正的出家,这就叫做在家的出家人。』

  世尊又曾在迦兰陀的竹林精舍,对六群恶性比丘教诫说:『你们比丘!仔细的听着,要想入佛法海,是以信为根本的,要想渡过生死河,戒就是船筏。一个出家的比丘,若不能严守禁戒,依然贪恋世俗的欢乐,损毁佛陀所订制的禁戒,或是失却正知正见,而入邪见林中,引导无数的人,随着堕入大深坑内,这样的比丘,虽然出家,但不能看做出家人,不配称为沙门,也不是婆罗门。因为这等人,外貌虽似沙门,实在心常在家,这样的沙门,没有远离世俗乐欲的行径。

  远离世俗的乐欲,可从两方面去看,一是身远离,二是心远离。所谓身远离,就是能身处空闲,不入世俗欲乐环境,没有享受世俗欲乐的行为。所谓心远离,就是对於世俗的欲乐,不但不去沾染,而且在心理上,根本没有恋慕向往的意念,如果身虽远离欲乐环境,而心存贪恋爱慕,这样的人,也不能算是真正的远离行者。

  如果净信男子,或净信女人,身在世俗群中,却能发无上道心,常以大慈大悲的胸怀,做济人利物的事业,这样修行,就是真正的远离行。』当时六群恶性比丘,听了世尊这样的教诫,都曾证得了柔顺忍。

  现在我虽然敬信世尊所有的训诫,但不知到底在家好呢?还是出家好?伟大的世尊!您是能解决世间一切疑难的,对世间一切,无所不知,是说真实话的,是说一不二的,是知道的,是开道的,惟愿如来,为我们在会大众,以及千秋後世的一切众生,弃舍方便的说法,开示我们究竟应该怎么选择,使永离疑悔,令入佛道。

  现在这会众中,有二种菩萨,一是出家菩萨,二是在家菩萨。这两种菩萨,都善能利益一切有情,永远没有休息。依我自己的想法,出家的菩萨,不如在家修菩萨行的好。

  为什么呢?因为从前有位金轮王,发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觉悟到世间的一切,都是无常的,痛苦的,虚幻不实的,终於舍弃了王位,如弃涕唾,以清净心出家,入於佛道。当时後宫的夫人,以及八万四千名女眷,见王出家,都恋恋不舍,伤心已极,痛苦之情,如入地狱。

  这位金轮王登位之初,所感得的宝女以及千子,还有大臣眷属等,因伤别离,都跟着舍俗出家,哀号哭泣,声震四天下,每个人都自言自语的问:『我王的福德智慧,无量无边,为什么要舍弃我们而出家?使我们在茫茫人世中,无依无靠,今後怎么办?』

  如果有净信男女,归依佛法僧,发菩提心,也要割爱辞亲,出家修道,而父母爱子情深,必不忍别离,一定会悲痛哀号,如涸辙中鱼,宛转於地,痛苦不堪,也会如那位金轮王眷属的情形一样。

  出家菩萨,原应利乐一切众生,为何反使父母妻子,六亲眷属,伤心痛苦,使无数众生,受大苦恼?因为这些缘故,我觉得出家菩萨,没有慈悲心,不能利益众生,反不如在家菩萨,具有大慈悲心,怜悯众生,利益一切。」

  佛陀听完智光长者的申述,慈和地赞许说:「很好!很好!你以大慈大悲的心情,劝请我解说出家和在家二种菩萨的胜劣。

  你的意思,以为出家菩萨不如在家菩萨,事实上不然。应知出家菩萨胜过在家菩萨无量无边,是无法相比的。因为出家菩萨,对在家的所有种种过恶,已用正智慧力,作过深入详尽的观察。所谓世间一切众生的舍宅,积聚其中,不知满足,就如大海,纳受一切大小河流,没有见到满溢一样。

  善男子!在香山以南,雪山以北,有一阿耨池,池中有四大龙王,各居一角,东南的龙王白象头,西南龙王水牛头,西北龙王狮子头,东北龙王大马头。这四大龙王,从四角各涌出一条大河,一是殑伽河,这河流到那里,白象随着到那里。二是信度河,这河流到那里,水牛也就随到那里。三是薄蒭河,河流所经之处,狮子随至。四是私陀河,河流所经之处,大马随至。这四大河流,每河都汇聚了五百条中河,每条中河,又各汇聚五百条小河。这些大河小河,皆会流入海,但是从没有看见大海有满溢的时候。

  世间众生,所有一切居处舍宅,也是如此,从四面八方,收集各种珍宝,聚积於舍宅之中,也未见满足的时候。而为了多众积聚,反广造种种罪业,一旦死期到来,自然舍弃舍宅,然而宅主却要随业受报,千生万劫,没有了期。

  善男子!所谓舍宅,就是五蕴假合的身体,宅主就是你的本有神识。凡是有智慧的人,谁愿贪恋这有为易坏的舍宅?唯有菩提安乐宝宫,才能永离生老病死、忧悲苦恼。果真是智慧高,信心坚,善根深厚的善男子,要想化度父母妻子以及眷属,出生死海,令入无为永恒的甘露舍宅,就须归依三宝,出家学道。」

  当时如来又以偈说:

  出家菩萨胜在家,算分喻分莫能比;

  在家逼迫如牢狱,欲求解脱甚为难。

  出家闲旷若虚空,自在无为离系着;

  谛观在家多过失,造诸罪业无有边。

  营生贪求恒不足,犹如大海难可满;

  阿耨达池龙王等,四角涌出四大河;

  大中小河所有水,昼夜流注无暂歇;

  然彼大海未尝满,所贪舍宅亦如是。

  在家多起诸恶业,未尝洗忏令灭除,

  空知爱念危脆身,不觉命随朝露尽。

  琰魔使者相催逼,妻子屋宅无所随;

  幽冥黑闇长夜中,独往死门随业受。

  诸佛出现起悲愍,欲令众生厌世间;

  汝今已获难得身,当勤精追勿放逸。

  在家屋宅深可厌,空寂宝舍难思议,

  永离病苦及忧恼,诸有智者善观察。

  当来净信善男女,欲度父母及眷属,

  令入无为甘露城,愿众出家修妙道;

  渐渐修行成正觉,当转无上大*轮。

  「复次,善男子!出家的菩萨,视世间舍宅,犹如石火,深生厌患。为什么呢?譬如星星之火,能焚烧一切草木。世间舍宅,也是如此,只因为一念贪心,四方奔走,纵有所得,总是不会感到满足,永远贪得无厌,仍像一无所得一样;因为日夜的追求满足,却永远得不到满足,以致产生无限烦恼,像火在内心燃烧一般。

  世间一切舍宅,所以能产生无量烦恼之火,就是这一念贪心,贪心一起,就永远不会知足了。世间财宝,犹如草木,贪欲之心,如世舍宅。因为这个缘故,所以一切诸佛,说这三界名为火宅。善男子!出家菩萨,能作这样的观察,厌离世间,这才是真正的出家。」

  当时佛陀并再以偈说:

  出家菩萨观世宅,犹如人间微少火,

  一切草木渐能烧,世宅当知亦如是。

  众生所有众财宝,更互追求常不足,

  求不得苦恒在心,老病死火无时灭。

  以是因缘诸世尊,说於三界如火宅;

  若欲超过三界苦,应修梵行作沙门;

  三昧神通得现前,自利利他悉圆满。

  「其次,善男子!若真喜爱出家,要视世间的舍宅,好像在深山石窟中的大宝藏一样。

  譬如有一长者,惟有一子,但家中豪富,金银财宝,不计其数,奴婢甚众,象马成群,後来长者忽患重病,名医良药,不能医治,长者自知不久当死,只好嘱咐儿子说:『我已经快要死了,所有的财产,你要勤加守护,不要使这个家衰败了。』

  长者死後,他儿子不遵父亲的遗训,行为放荡,尽情挥霍,大好家业,很快的就败完了,僮仆星散,田舍易主,他的母亲也因之忧恼而死,剩下他一人,孤苦无以为生,只好到山中去拾柴采果,换些微薄小利维生。有一天到山中拾柴,忽遇天降大雪,偶然躲入一石窟,暂避风雪,没有想到这是古代国王的藏宝之所,金银财宝,堆积如山,因为数百年来,人迹不到,所以从来没有人发现,这位昔富今贫的浪子,忽然发现这么多金银财宝,真是说不出的欢喜,正在计算如何重起房舍,娶妻室,买奴仆;不料来了一群贼寇,他们因追逐一只鹿,也是无意间发现这个宝所,见这位浪子正在分配金银,于是放弃追鹿,立刻杀了这个浪子,夺走全部金银财宝。

  世间的愚痴凡夫,就和这贫穷浪子相似,深深地贪爱世间欲乐,不喜欢出离。

  深山中的石窟,好比世间舍宅;所藏的金宝,好比善根,群贼好比琰魔使者,随业受报,堕三恶道,不能听到父母三宝的名字,丧失了善根。因为这个缘故,应当厌离世间舍宅,发无上菩提心,出家修道,希望修成妙觉。」

  那时如来再以偈说:

  爱乐在家诸菩萨,观於舍宅如宝藏;

  譬如长者有一子,其家大富饶财宝,

  奴埤仆从及象马,一切所须无不丰。

  於後长者身有病,举世良医皆拱手,

  临终告命诸亲族,咐嘱家财与其子,

  教诲令存孝养心,当勤享祀无断绝。

  是时其子违父命,广纵愚痴多放逸,

  老母怀忧疾病身,又因恶子寻丧逝。

  眷属乖离无所托,拾薪货鬻以为常,

  往彼山中遇风雪,入於石窟而暂息。

  窟中往昔藏妙宝,已经久远无人知,

  樵人得遇真金藏,心怀踊跃生希有,

  寻时分配真金宝,随意所欲悉用之,

  或以造舍或妻财,奴婢象马并车乘,

  校计未来无能舍,群贼逐鹿到其前,

  是彼怨家会遇时,遂杀贫人取金去。

  愚痴众生亦如是,石窟犹如世间宅,

  伏藏真金比善根,琰魔鬼使如劫贼;

  以是因缘诸佛子,早趣出家修善品。

  应观身命类浮泡,勤修戒忍波罗蜜;

  当诣七宝菩提树,金刚座上证如如;

  常住不灭难思议,转正*轮化群品。

  「再次,善男子!世间所有一切舍宅,就好像掺了毒药的甘露饮食。譬如长者,惟有一子,聪慧利根,而且了解迦楼罗的秘密观门,能辨认毒药,并知善巧方便,父母无比的怜爱。一天有事到市肆去了,尚未回家,他的父母和诸亲族,在家欢聚饮宴,不知有一怨家,秘密的将毒药掺在饮食中,他的父母以及亲族,不知食物已经下毒,照常吃暍。他回来之後,又将预为留着的美好食物,给儿子吃,他当时不饿,没有立刻食用,因念迦楼罗秘密观门,知食物中有毒,他虽知父母等,都中了毒,当时并未说破,因为怕父母知道之後,心中着急,反使毒性发作得更快,於是以方便对父母说:『我现在不能吃,先要回到市上去,等回来再吃,因为我买了一颗无价的宝珠,放在柜子里,忘记上锁了。』父母听说儿子买了宝珠,非常高兴,也不阻拦,由他自去。

  长者的儿子出门以後,就赶往一医生家,求取阿伽陀药,以便解除父母等的剧毒,得药後,飞奔回家,以乳酥和糖合煎阿伽陀。待药煎好後才告诉父母说:『请父母饮这甘露,这是雪山的阿伽陀药,因为父母都误服了毒药,我所以先要外出,就是要为父母及亲属求这不死妙药去的。』父母及亲族等,皆大欢喜,立服妙药,吐出毒气,不但没有被毒死,且因而延年益寿。

  出家菩萨,就和这长者子外出求药一样。过去的父母,沈沦生死,现在的父母,不能出离,未来的生死,难得断尽,现在的烦恼,难以伏除,因为这些缘故,为了度父母及诸众生,激发同体大慈悲心,求大菩提,出家入道。善男子!这就名舍宅如杂毒药的甘美饮食。」

  那时如来以偈重述说:

  世间所有诸舍宅,说名杂毒甘美食;

  譬如长者有一子,聪明利智复多才,

  善迦楼罗秘密门,能辨毒药巧方便。

  予有事缘往郦肆,暂时货易未还家,

  父母宴乐会诸亲,百味珍羞皆具足。

  有一恶人持毒药,密来致之於饮食,

  其子是时不在家,父母为儿留一分。

  举家误服杂毒药,子念观门知有毒,

  三味和煎药已成,遂白诸亲速令服。

  如是所服如甘露,差诸杂毒皆安乐,

  一切信心善男子,出家修道亦如是。

  为济父母及聚生,所服烦恼诸毒药,

  狂心颠倒造诸罪,永沈生死忧悲海。

  割爱辞亲入佛道,得近调御大医王;

  所服无漏阿伽陀,还生父母三界宅;

  令服法药断三障,当证无上菩提果。

  尽未来际常不灭,能度聚生作归依,

  毕竟处於大涅槃,及佛菩提圆镜智。

  「复次,善男子!出家的菩萨,常观世间一切舍宅,犹如大风,一刻也不能停留。为什么呢?善男子!在家人的心,常起妄想,执着虚幻的外境,不能彻底了解世间的员相,愚痴昏醉,在感触的境界中,颠倒一生。且又不常住一境,恶觉易起,善心难生,由於妄想的缘故,所以产生各种烦恼。因为有许多的烦恼,又造善恶诸业,依善恶业,自然就会招感五趣的果报,就这样的生死不断。惟具有正见的人,能使心下颠倒而作诸善业,因三种善根及信力等,增长法尔如是的无漏种子,便能起无漏种子三昧神通,如是如是的证圣相续。若能降伏妄想,修习正观,一切烦恼,自会完全永尽无余。」

  当时智光长者向佛祈请说:「世尊!修习正观,有无尽法门,到底应该以那种正观,才能克服妄想。」

  世尊告长者说:「善男子!应当修习无相正观,就能降伏妄想。唯观实性,不见实相,因为一切诸法的体性,本来空寂,无见无知,这才名为正观。若有佛子,安住於正念,这样的去观察,长时间的修习无为,妄想的猛风,自会寂然不动,自然圣智现前,证理圆成。善男子!这就名为贤圣,名菩萨,名为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因为这个缘故,一切菩萨,所以要降伏妄心,使永不再起,为了要报四恩,而成就四德,出家学道,息妄想心,经过无量劫,然後成佛道。」

  那时如来并再以偈说:

  出家菩萨观在家,犹如暴风不暂住;

  亦如妄执水中月,分别计度以为实。

  水中本来月影无,净水为缘见本月;

  诸法缘生皆是假,凡愚妄计以为我。

  即此从缘法非真,妄想分别计为有;

  若能断除於二执,当证无上大菩提。

  凡情妄想如黑风,吹生死林念念起,

  四颠倒鬼常随逐,令造五种无间因,

  三不善根现为缠,生死轮回镇相续。

  若人闻经深信解,正见能除颠倒心,

  菩提种子念念生,大智神通三昧起。

  若能修习深妙观,惑业苦果无由起,

  唯观实相真性如,能所俱亡离诸见。

  男女性相本来空,妄执随缘生二相,

  如来永断妄想因,真性本无男女相。

  菩提妙果证皆同,妄计凡夫生异相,

  三十二相本非相,了相非相为实相。

  若人出家修梵行,摄心寂静处空闲,

  是为菩萨真净心,不久当证菩提果。

  「复次,善男子!出家的菩萨,日夜常视世间舍宅,一切都是烦恼的产生处。为什么呢?如有一人,造立舍宅,以各种宝物加以装饰,造好之後,念念执着这舍宅是我所有,不属他人,我这舍宅,最为吉祥,是别人的舍宅所不能比的,这样的执着,就能产生烦恼。这自我意识和我所执着的一切,就是产生烦恼的根本,以致八万四千诸尘劳门,交相竞起,充满舍宅中。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在家凡夫,深深的贪着五欲之乐,妻子眷属,奴婢仆从,统皆具足。由於这些因缘,如是生老病死,忧悲苦恼,怨憎会合,恩爱别离,贫穷诸衰,以及求之而不得等苦,如影随形,如响应声,世世相续,永不断绝。如是众苦,非无所因,都是以大小烦恼而为根本。

  一切财宝,固然可由追求而得,若是因缘不足,就不可强求,若要强求,也得不到。基於这个道理,一切烦恼的产生,是因追求而来。若没有追求的心,无量烦恼,都会断尽。然而现在这个身体,是众苦的依附之所,凡是有智慧的人,都应当厌离,如过去迦叶如来,为诸禽兽开示的偈语说:

  是身为苦本,余苦为枝叶;

  若能断苦本,众苦悉皆除。

  汝等先世业,造罪心不悔;

  感得不可爱,杂类受苦身。

  若起殷重心,一念求忏悔,

  如火焚山泽,聚罪皆消灭。

  是身苦不净,无我及无常;

  汝等咸应当,深生厌离心。

  当时无量禽兽等,听了这偈语之後,因一念至诚忏悔,便舍恶道,转生第四天,觐见了一生补处的大菩萨,亲闻直趋究竟涅槃的不退大法。以是因缘,现在这个多苦的色身,犹如舍宅,一切烦恼,就是宅主。是故净信男子等,若发菩提心,出家入道,必得解脱众苦,都会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当时如来并再以偈说:

  出家菩萨恒观察,舍宅所生诸烦恼。

  如有一人造舍宅,种种珍宝以严饰,

  自念壮丽无能比,不属他人唯我有,

  工巧所修最殊妙,世间舍宅无能及。

  如是分别生执着,以我我所为根本,

  入万四千诸烦恼,充满舍宅以为灾。

  世间一切诸男女,六亲眷属皆圆满,

  以是因缘生众苦,所谓生老及病死,

  忧悲苦恼常随逐,如影随形不暂离。

  诸苦所因贪欲生,若断追求尽诸苦。

  是身能为诸苦本,勤修厌离趣菩提。

  三界身心如舍宅,烦恼宅主居其中;

  汝等应发菩提心,舍离凡夫出三界。

  「复次,善男子!出家菩萨,对於在家,当常作如下的观想。好像某大国中,有一大长者,家业豪富,财宝无量,由於多劫中的父子因缘,相续不断的修诸善行,声名远播。这位大长者,把所有的财宝,分作四分。以一分生息,维持家业不衰;以一分作为寻常日用所须;以一分惠施贫穷孤独;以一分救济宗亲以及往来客旅。这样四分做法,从未改变,也无间断,父子相承,以成定制。後来有一子,愚痴顽劣,深深贪恋五欲之乐,任意胡为,大背父母教诫,不依四业旧规,大兴土木,亭台楼阁,倍於常制,众宝严饰,极尽侈华,以琉璃布地,宝窗交映,龙首鱼形,各尽奇巧,微妙音乐,昼夜不绝,享受五欲之乐,如同天宫,因此鬼神憎嫌,人天唾弃。

  有一天邻家忽然起火,火势凶猛,随风蔓延,烧及库藏及诸楼阁,时长者子,见猛火起,极为愤怒,立即命妻子眷属并诸奴仆,进入楼阁,紧闭门窗;因为这愚蠢的处置,所有的人,全被烧死。在家凡夫,也和这情形一样,这世间的愚人,像长者子,诸佛如来,就像长者。世间凡夫,不遵从佛的教诫,造诸恶业,致坠三恶道,受大苦恼。因为这个缘故,出家菩萨,当观在家如长者子,不顺父母,致遭火灾,妻子俱死,善男子等,对人类世俗之乐,应生厌离之心,应当修清净行,求证菩提道果。」

  那时如来又以偈说:

  出家菩萨观在家,犹如长者生愚子,

  其家富有诸财宝,久远相承无阙乏。

  先世家业传子孙,一切资产为四分,

  常修胜行无过恶,名称遍满诸国土。

  金银珍宝数无边,出入息利遍他国,

  慈悲喜舍心无倦,惠施孤贫常不绝。

  长者最後生一予,愚痴不孝无智慧,

  年齿已迈筋力衰,家财内外皆付子。

  子违父命行放逸,四业不绍堕於家,

  造立七层珍宝楼,用绀瑠璃作窗牖。

  歌吹管弦曾不歇,常以不善师於心,

  受五欲乐如天宫,一切龙神皆远离。

  邻家歨然灾火起,猛焰随风难可禁,

  库藏珍财及妻子,层楼舍宅悉焚烧。

  积恶招殃遂灭身,妻子眷属同殒殁,

  三世诸佛如长者,一切凡夫是愚子。

  不修正道起邪心,命终堕在诸恶趣,

  长劫独受焚烧苦,如是展转无尽期。

  在家佛子汝当知,不贪世乐勤修证,

  厌世出家修梵行,山林寂静离诸缘。

  为报四恩修胜德,当於三界为法王,

  尽未来际度众生,作不请友常说法,

  永截爱流超彼岸,住於清净涅槃城。

  「复次,善男子!出家菩萨,应当把世间一切舍宅,看做一场大梦。譬如长者,有一童女,年方十五岁,端正秀美,时与父母共住於三层楼上,使爱女享受人间的欢乐,晚间与母同宿在宝床上,安然熟睡。不想这童女,梦见父母将他嫁与夫家,过了好几年,才生一子,五官端正,有聪慧相,全心抚养,日渐长大,已能学步。一日陪他在楼上玩,不慎从楼上跌下去,尚未坠地,就被一饿虎接着吞吃了。这时童女更加惊怖,大声哭叫,因而吓醒了。父母当即百般抚爱慰问,为何惊叫,童女羞涩地不肯说,她的母亲一再悄悄询问,童女才告诉她梦中的情形。

  善男子!世间生死的有为舍宅,长处在轮回之中,未得真正的觉悟以前,你所经历的离合名位,常如梦中。生老病死、三界舍宅,也和那童女在梦中的虚妄分别一样。琰魔鬼使,忽然而至,也如饿虎於虚空中,接住婴孩而吞食之。一切众生,念念无常,老病死苦,也是如此。那有智者会爱乐这假合之身?以是因缘,在生死的长夜梦中,应该发菩提心,厌离世间,当得如来的常住妙果。」

  那时如来又以偈重述说:

  佛子至求无上道,当观舍宅如梦中。

  譬如富贵大长者,有一童女妙端严,

  随其父母上高楼,观视游戏甚欢乐。

  女向楼中作是梦,分明梦见适他人,

  後於夫家诞一子,其母爱念心怜愍。

  子上楼台耽喜乐,因危坠堕於虎口,

  遂乃失声从梦觉,方知梦想本非真。

  无明闇障如长夜,未成正觉如梦中,

  生死世间常不实,妄想分别亦如是。

  唯有四智大圆明,破合称为真妙觉。

  无常念念如饿虎,有为虚假难久停,

  宿鸟平旦各分飞,命尽别离亦如是。

  往来任业受诸报,父母恩情不相识,

  哀哉凡夫生死身,轮转三涂长受苦。

  若知善恶随业感,应当忏悔令消灭,

  一切人天妙乐果,惭愧正见为所因,

  应发坚固菩提心,被精进甲勤修学。

  「复次,善男子!出家菩萨,当观想这世间舍宅,如牝马口海一样,喷出烈焰,吞纳四河,百川众流,无不烧尽。

  譬如从前罗陀国中,有一位菩萨,名妙得彼岸,这位菩萨,有慈悲襟怀,常存利世之心,有一群商人,入海采宝,欲请这位菩萨同舟而行,使能顺利到达宝洲,即使遇到险难,也能安然渡过,不会发生阻碍。但这位菩萨年纪衰老,已到了百岁的高龄,起坐都要人扶持,行动已经无力。有一商主,亲至菩萨的住所,礼拜供养之後,向菩萨启请说:『我们欲入海采取珍宝,使永离贫穷,得大富贵,现在请菩萨和我一同前往。』

  菩萨告诉商主说:『我现在已经衰老,体力微弱,四肢乏力,行动不便,不能入海了。』

  商主恳求说:『惟愿大士,秉着慈悲心,哀悯我,接受我的请求,你只要安坐在船中,我就心满意足了。』

  菩萨见他这样恳求,只好满他的愿,一同乘船入海,直向东南方向驶去。不想遇到了北风,把他们吹向了南海。风猛浪急,经过了七日七夜,发现海水,都成金黄色,好像熔化的金水一般。当时众商人问菩萨说:『这海水为什么都是黄金色呢?』

  菩萨告诉他们:『你们应当知道,我们现在已经到了黄金大海,无量无边的紫磨真金,充满了大海,因为金宝交映,所以水都变成了金色。你们既然错了方向,漂到这黄金海中,应该各自勤求,设法归还北方。』

  又经过了好几天,发现海水,完全是白色,就如航行在雪地上一般。菩萨又告诉他们说:『我们现在已到了真珠大海,白玉真珠,充满海中,珠映水色,所以纯白。你们应当努力同心,使船航向北方。』

  又经过几天的奋阬,海水都变成了青色,像青色的琉璃一般。菩萨又告诉他们说:『你们现在又到了青玻璃海,无量无边的青玻璃宝,充满海中,水与玻璃之色交映,所以水成青色。』

  又航行了好几天,海水变成了红色,像在血海中航行。菩萨又告诉大家说:『我们现在已到了红玻璃海,无量无边的红玻璃宝,充满海中,因宝色赤红,与水交映而成红色。』

  又经数日,见海水变黑,像墨汁一般,遥闻猛火爆裂之声,好似大火焚烧乾燥的竹林,火猛声急,非常恐怖,这种情形,不但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又见大火起自南方,火峰突起,高逾百丈,烈焰飞空,或合或散,火花四射,快如闪电,浓烟云涌,遮天蔽日,这样的惊险情状,也是从未曾见闻。船中商人,惊惶万状,以为身命难保。於是菩萨告众人说:『你们现在已陷於恐怖中,因为我们进入了牝马口海,都会被烧死。为什么呢?由诸众生的业增上力,自然天火能烧海水,若是天火不烧海水,在一日一夜之间,一切陆地,都要变成大海,所有众生,都会被洪水淹没。现在我们因遇着大暴风,漂流到了这里,我和你们都活不久了。』

  那时船中,有千多人,同时悲号哀叫,挝胸顿足,号叫的说:『我们现在为了求取珍宝,漂流在大海中,又遇着这等险难,有什么办法,可以脱离此难啊!』这时同船的千多人,都至诚恳切,或称悲母,或称慈父,或求梵天,或求摩醯首罗天王,或求大力那罗延天,有的归依妙得彼岸菩萨,并祈求说:『惟愿菩萨,救济我们,得免此难。』

  当时妙得彼岸菩萨,为了使众人脱离恐怖,特以偈开示说:

  世间最上大丈夫,虽入死门不生畏;

  汝若忧悲失智慧,应当一心设方便。

  若得善巧方便门,离诸入难超彼岸;

  是故安心勿忧惧,应当恳念大慈尊。

  菩萨说偈後,就烧众名香,礼拜供养十万诸佛,发愿说:『南无十方诸佛,南无十方诸大菩萨摩诃萨众,四向四果一切贤圣,有天眼的,有天耳的,知他心的,众自在的。我为众生,运大悲心,弃舍身命,济诸苦难。现在我身,有一善根,就是受持如来不妄语戒,无量生中,未曾缺犯,若我一生有过妄语,现在这种暴风,就更加强劲。若是戒德非虚妄者,显以此善根回施一切,我与众生,当成佛道,若是真实不虚,愿此暴风,立刻停息,顺风随念而起,这些众生,就是我身,众生与我,等无差别。』

  妙得彼岸菩萨,发起这等同体大悲的无碍大愿之後,暴风果然应念停止,便得顺风,使众人脱离了危难,到达了宝所,终於获得了各种珍宝。

  那时菩萨告商人说:『这样的珍宝,是难逢难过的,你们因先世广行布施,所以得遇这等众妙珍宝;但是从前布施时,心存吝惜,故遇暴风。你们这些商人,采取珍宝,应该知所限量,不要放纵贪心,过份多取,以免又招致大难,应知众宝之中,还是以命宝为最珍贵,能保持性命,就是无价的珍宝。』

  当时诸商人等,受了菩萨的教诲,都能知足,不敢多取,当时众生得免灾难,又获得了大珍宝,远离了贫穷,到达了彼岸。,

  诸善男子!出家菩萨,也是这样亲近诸佛,以及善友知识,如彼商人,得遇菩萨,永离生死,到达彼岸,一如商主获得大富贵。世间所有的有为舍宅,如牝马口海,能烧众流,出家菩萨,也是这样审察谛观在家的过失。汝善男子,不染世间五欲之乐,厌离三界的生死苦难,所以得入清凉安乐大城。」

  那时如来又以偈重述说:

  出家菩萨观舍宅,如牝马海烧众流,

  譬如往昔罗陀国,有一菩萨名得岸。

  具大富智巧方便,无缘慈悲摄有情,

  得是菩萨乘舶船,商人获宝超彼岸。

  然是大士午衰老,不乐利他好禅寂,

  有一商主请菩萨,欲入大海求珍宝。

  惟愿大士受我请,令我富饶无阙乏,

  於是菩萨运大悲,即使受请乘舶船。

  时张大帆遇顺风,直往东南诣宝所,

  忽遇暴风吹舶船,漂堕南海迷所往。

  经过七日大海水,悉皆变作黄金色,

  紫磨黄金满海中,宝映光现真金色。

  复经数日大海水,变为白色如珂雪,

  真珠珍宝满海中,所以海水成白色。

  又经数日大海水,变作绀青如瑠璃,

  青玻璃珠满大海,所以水作绀青色。

  又经数日大海水,悉皆变作红赤色,

  红玻璃珠满海中,故变水色同於彼。

  复经数日大海水,变为黑水如墨汁,

  如是天火所焚烧,海水尽皆如墨色。

  此海名为牝马口,吞纳四海及众流,

  一切船舶若经过,有人到此多皆死。

  天火炽盛如山积,爆裂之声如雷震,

  众人遥见心惊怖,号叫挞胸白大师。

  於是菩萨起慈悲,不惜身命垂救护,

  暴风寻止顺风起,渡於险难至宝所。

  各获珍奇达彼岸,永离贫穷受安乐,

  出家菩萨亦如是,亲近诸佛如商主。

  永离火宅超真觉,犹如商人归本处,

  世间所有诸宅舍,如彼牝马大口海。

  出家常厌於在家,不染世间离五欲,

  乐住空闲心不动,善达甚深真妙理。

  或处人间聚落中,如蜂采华无所损,

  四威仪中恒利物,不贪世乐及名闻。

  口中常出柔软音,粗鄙恶言断相续,

  知恩报恩修善业,自他俱得入真常。

  那时智光及诸长者一万人等,异口同声对佛说:「善哉世尊!希有善逝!世尊所说的这些微妙第一、善巧方便、饶益有情的大法,我们都如佛所说的,已了解世间舍宅,犹如牢狱,一切恶法,都是从舍宅产生。出家的人,实在有无量无边的殊胜利益,由是我等,都极喜欢出家,希望现在将来,都享受清净法乐。」

  那时世尊告诸长者说:「善哉!善哉!你们发心,乐欲出家。若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只要一日一夜,出家修道,就能在二百万劫中,不会堕入恶趣,常生善处,享受殊胜妙乐,值遇善知识,永不再退转,并得值遇诸佛授菩提记,终会坐金刚座,成正觉道。不过出家者,持戒最难,要能够持戒,才是真正的出家。」

  时诸长者回答说:「世尊!我们愿持戒修诸梵行,愿我速出生死苦海,愿我速入常乐宝宫,愿我广度一切众生,愿我疾速证得无生智。」

  世尊於是嘱咐弥勒菩萨及文殊师利说:「这些长者,付托给你们,劝令出家,受持净戒。」

  时九千人,於弥勒前出家修道,受持佛戒。七千人等於文殊前出家修道,受佛禁戒。这些人既得出家,立即成就法忍,於如来秘密境界,不再退转。无量等人发菩提心,至不退转位,无数的天人,远离尘垢,证得法眼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