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网-居士文章-

“厚黑教主”李宗吾的果报

“厚黑教主”李宗吾的果报

    李宗吾(1879.2.3-1943.9.28),本是有福之人,做过四川大学教授,历任中学校长、省议员、省长署教育厅副厅长及省督学等职。生平以“厚黑教主”自居,他对史书断章取义、诽谤圣贤、宣扬无因果论,颠覆伦理道德,厚黑即为人要脸厚心黑,这样才能成大事,这种遗毒如今依然在影响着今天的人们。走入任何一家书店都可以看到《厚黑学》,而且今天不少从政经商者将“厚黑”作为处世宝典,给社幷会带来巨大灾难。但是因缘果报丝毫不爽,李宗吾的一生恰是因果的写照,正所谓“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李宗吾的果报:

   1、中年丧子

   李宗吾一生有二子二女,儿子全都早逝了,只遗下两代寡妇加一群未成年、未立业的孤孙。

大儿子李泽恒,字慎思,1932年曾任蜀光中学校长,但在1933年就不幸去世了。次子李泽文,字仿先,更比他哥哥早死一年,是1932年从四川工业专科学校毕业,返家时染上霍乱症去世的。

   所以李宗吾1943年去世时,他的两个儿子早已双双离世,当时能够为他送葬的,除了他自己的遗孀钟性荣和一个长期守寡的儿媳张仲华,便惟有几个大多未成年的孙子、孙女辈了。

   2、晚年

   据李若英老太太回忆,李宗吾的死,恰恰和他晚年赋闲在家,心情不畅,常常借酒浇愁有关。由于饮酒后多有误事,家里人又十分埋怨,李宗吾曾一度发誓要戒酒。有段时间甚至在书桌前、门窗上,到处张贴一些写着“戒酒”二字的纸条,最终还是没有真正戒掉。李老太太至今还清楚地记得祖父李宗吾从发病到去世的一幕幕情景。

    3、中风而死。

    李宗吾拿着茶杯到一个柜子前准备倒茶水喝。因为茶壶太重,柜子较高,李宗吾倒茶时并没有把茶壶提起来,而是左手端着杯子,右手抓住茶壶提手,把茶壶嘴往杯子方向倾斜。不料,竟至一跤跌倒在地,他就昏迷过去了。后来送进医院,诊断为中风;再送回家里日夜调理,虽也能喂些汤水,却从此没有再苏醒过来,一直到一个月之后与世长辞。年仅64岁。

    4、死后遭掘坟开棺

    李宗吾于1943年明28日中风不治去世,遗体被装殓人早已备好的黑漆描金内棺外椁寿棺,安葬于距他居所不到300米的富台山上。之后的四五年,李宗吾遗孀钟性荣因拖家带口操劳过甚而病故,其后人将她的寿棺与李宗吾墓‘合坟”安葬,被称为“双棺坟”。

    1958年“大跃进”的时候,—股极“左”之风刮到农村,大搞“红山黑水”,铲草皮烧草山,大砍树木烧高炉炼钢铁。安葬李宗吾的地方虽在市区附近,却属农村地界,有个队干部一下想起李宗吾墓“双棺坟”中的棺材是黑漆描金棺,便打起了这两副棺材的主意。青天白日之下,他竟带着一群人去李宗吾墓掘坟取棺,将李宗吾夫妇遗骨抛弃,然后将两口棺材运回了生产队的保管室,不久便作为木材变卖了。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