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正信佛教网-佛教故事-

《右台仙馆笔记》选译三《岳忠武庙》等

               《右台仙馆笔记》选译三

岳忠武庙

原文:

汴梁城南朱仙镇,有岳忠武庙。庙前有铁铸秦桧夫妇跪像,与吾浙西湖岳坟同。凡负贩之人至其地者,必批秦桧之颊,而摩王氏之乳,谓不如是,则是日衒鬻市廛不能获利。岁月既久,颊与乳光泽可鉴。有秦氏家于庙侧,耻之,乘夜负铁像投于河中。至次日,而二像仍在水面,浮而不沉。众人环观,无不骇异,仍舁置庙前焉。

译文:

汴梁城南朱仙镇,有座岳忠武庙。庙前有铁铸的秦桧夫妇跪像,与浙江西湖庙前的雕塑很相似。凡是来往的商贩到了这里,一定要抽秦桧的脸,还要摸摸王氏之乳,都说如果不这么做,那么第二天到街市上做生意不会顺利。时间长了,秦桧的脸和王氏之乳都光泽可鉴。

庙旁住着户姓秦的人家,认为这么住着很尴尬,一天晚上,就把秦桧夫妇的铁像背出来投进河中。第二天,两个铁像竟然浮在水面上,不沉下去。众人前来围观,无不骇异,于是仍捞上来放在了庙前,让他们就这么一直跪着。

情债

原文:

绍兴周某,习申、韩家言,馆于某邑。邑有因奸杀夫者,亦旧族也。死者一美少年,年二十余,妇年与相若,国色也。其奸夫年近半百,黑丑可憎。官鞫妇,妇惟俯首饮泣,历其指,痛欲绝。周窥而怜之,私问其故。妇曰:“数年来惘惘如梦,都不自知,殆夙业也。”周曰:“以卿弱质,何以堪此,不如姑认之,徐图一死。”因举小盒示之,盖阿芙蓉膏也。妇亦会意。案将定,周迟回未忍属,而妇仰药死矣。俄见梦于周曰:“妾死不蔽辜,仍堕畜类,毕命砧质,以偿今世之愆。三十年后,君为平阳士人,当侍君巾栉也。”事在隔世,无可证验,或当不妄耳。观其后果,信其前因,妇所云夙业,亦不虚矣。

译文:

绍兴周某,学习申、韩法家之术,在某个地方做师爷。地方上犯了个因奸杀夫的案子,犯事者还是自己的远房族人。死者是一年轻英俊的青年,才二十多岁,妻子与他年龄相仿,长得极为端庄漂亮。而那位奸夫则年近半百,长得又黑又难看。官府拒捕了涉案的妻子,妇人只是低头哭泣,说起作案的经历,悲痛欲绝。周某在旁边看了,甚为怜悯,私下询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妇人说:“这几年来与奸夫的关系惘惘如梦,好像不由自主,大概是前世业障的牵缠吧。”周对她说:“以你这样柔弱的体质,怎能担得起审问时的酷烈刑罚,不如及早承认下来,以图一死吧。”说着举起一个小盒给她看,里边盛着鸦片膏。妇人明白了意思。很快案子基本定下来,周把案卷耽搁了一下不忍及时上缴,妇人就趁着这个机会吃药而死。

没几天,周在梦中看见了妇人,说:“妾死也不能抵债,被冥府罚做畜生,会在案板上受切割之苦,以偿还这世的罪业。三十年后,先生您将做平阳士人,那时我已转世,甘愿前去侍奉您日常的洗漱。”

事在隔世,无法验证,应该不会假吧。观其后果,信其前因。妇人所说的夙业,也会是真实的吧。

钱债

原文:

顾某,苏人,官浙中,与于海运之役。自浙至沪,偶与数友饮于茶寮,忽得狂易之疾,其僚送之还苏,而疾益甚。百计求死,刀绳之属家人悉为藏┑,甚至不敢以陶器盛饮食。饭碗茶否一入其手,辄啮而碎之,或不及备,则吞咽入腹者,亦竟有焉。医巫杂进,久而不瘳。会有请箕仙者,乃就之问故。箕笔书曰:“病由鬼祟,鬼亦顾姓,浙江平湖市井中人。顾某前生为其主会计,干没其千金,致彼郁郁而死,故今来索偿。然顾某止于侵蚀其资,究未戕害其命,此鬼自以病终,理难议抵。果能广作功德,当可消释冤愆。”顾氏从之,用浮屠氏法,诵经施食,七日夜而顾病果已,仍至沪上,终海运之事。然未及三年,即以他疾卒。此鬼殆乘其衰气而来,《左氏》所谓“其气焰以取之”者也。

译文:

顾某,是苏州人,在浙中海运司里做官。一次从浙江到上海,和几位好友在茶肆里喝茶,忽然就得了狂易的病,属下送他回了苏州,而病越来越重。顾千方百计寻死,家里人怕他自杀,把绳子刀子等等都藏了起来,甚至不敢用陶器给他盛饭。即使给他喝水也要小心,怕他咬碎了茶杯,吞入肚子自杀。医生巫术都看了,根本不起作用。正好有个扶乩的人,就请来询问。箕笔写下来的话是:“病是由鬼附身引起,鬼也姓顾,浙江平湖市井中人。顾某前世做他的会计,侵占了他千金之财,导致他郁郁而死,所以现在前来索债。”不过顾某仅仅是侵占了他的钱财,毕竟没有直接杀他之命,他是自己病死的,所以不能讨顾某的命债。如果你们家人愿意为附身之鬼广作功德,应该可以消除前世之冤仇吧。”顾的家人听了,赶快请来寺里的僧人,诵经、施食,七昼夜后,顾某的病竟好了,仍然到上海,做他的海运营生去了。不过不到三年,又因为其他的病,死了。人有衰气,业障就会找上身来,这就是《左传》里说的“其气焰以取之”的意思吧。

负心郎

原文:

赵某,苏州人,当兵乱时,甚踔城外无所依。有农人李姓,怜而留之,赵因与李女通。李无如何,遂以为婿,赘于其家,夫妇颇相得。赵有季父,避兵宁波,使人访知赵所在,招使往。赵与妻谋曰:“吾季父颇有资,今来招我,我且先往。往而得所,再来迎汝,并迎翁也。”及赵至宁波,其季父议为娶某氏女,赵闻某女美,且装送甚丰,欣然从之。及乱定,遂依季父居,不复还苏。至光绪辛巳春,赵偶至门外眺望,有阴风吹面,通体生粟,乃入室蒙被而卧。夜半忽作谵语曰:“与汝别二十余年,绝不一念前情,致吾父抱愤而死,吾亦饮恨而亡。负心若此,吾今得请于神矣,汝尚望活邪?”言毕遂绝。

译文:

苏州人赵某,兵乱时,自己躲在城外,无人依靠。有个姓李的农民,看他孤单可怜,就收留来了他。赵来家后与李家的女儿私通,李没有办法,就让他们结了婚。婚后赵某就还生活在李家,夫妇二人关系也不错。

赵有个叔叔,在宁波逃避兵乱,后来托人找到了赵,让他去宁波。赵某就与妻子商量,说:“我叔叔很有些资产,现在来找我,我且先过去。到了那边安顿好了,再来接你,到时把父亲一起接过去。”

等赵到了宁波,他叔叔商议着为他娶媳妇,赵听说要娶的女子很是美丽,而且嫁妆很丰厚,就答应了。等到兵乱平定,赵就一直住在宁波,也不回苏州了。

光绪辛巳春,赵某偶尔到门外眺望,忽然感觉有阴风吹面,全身感到一阵战栗,赶快回卧室蒙上被子躺下。半夜时,忽然自己胡言乱语说:“和你相别二十多年,你根本不念从前一点恩情,导致我父亲抱愤而死,我也饮恨而亡。我已请示冥府断案,你这个负心郎,今天还想活吗?”说完,竟然就死了。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