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通灵网-佛教新闻-海外

山西小院打七纪实之:做一名平平淡淡的修行人

写在前面的话:不知道还有多少学佛人和我以前一样,执着于追求感应,追求“受益”,追求 “成功”,我很幸运,在冉居士的开示下,开始学着做一名平平淡淡的修行人。这也是写这篇日记的目的,希望和师兄们共勉,学佛一辈子,修行一辈子。 这篇打七日记的出生艰难到我不能想像的地步。事实上,我是先被其他师兄的打七日记所感动才到小院去的,从进入小院的第一步,我就在规划自己的打七日记该怎么写,甚至当离开小院时,我满口答应赵居士“写打七日记”的要求,可是离开小院后,发生的变化实在太多,我常感到迷惑、徬徨,又慢慢地像有一些觉悟,现在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不得不开始写这篇日记。全篇日记均真实记载打七前后我的感受,如有不合适之处,请各位师兄指出来,以免误导其他人。此外,因为时间拖得太久,有些地方日期记得不太准,请师兄们见谅。 (一)我今年3月才开始接触佛法,感谢一位好同事,她直接将我领进了山西小院的门,虽然她自己从来没打过七。我从山西小院的光碟上看到了《地藏经》不可思议的力量,又从小院网站上看到了打七的种种殊胜。于是开始诵读《地藏经》,并常常上网看师兄们的打七日记。4月,我发心要去打七。5月10日顺利地来到了小院。刚入门便诵《地藏经》,诵了不到两个月就能去小院打七,我认定自己是非常有佛缘、有福气的人!现在的想法:我业障太深太重,如果不拯救恐怕灵魂很快就要堕入地狱,光靠自己在家修行实在不够(我以前每天只诵一部经,拜1~3个忏),所以菩萨才发大慈悲心,在我尚且懵懂之时就将我送到了小院,是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初到小院,我是有一点清高的。看到有的师兄总黑着脸,有的师兄特别能说,还有的师兄好像是“专家”的样子……我表面上笑脸相迎,心里却觉得他们做的都不对,在我看来,佛弟子应该是像我这样:谦恭、微笑、为他人着想。我还打定主意:一定要比他们取得更大的成绩。我很自信地认为事实就会是这样的。打七第一天,预备会上赵居士说前一期几乎所有师兄都是凌晨3点半就开始拜忏。我和另外两名师兄约好:我们也要这样!所以5月11日,我们3点多钟就起床了。事实上,在小院的7天中,每天我都是提前起或者晚点走,多拜3个忏。赵居士带着我们拜大忏,我在家从来没拜过,跟着她照葫芦画瓢,倒也拜下来了。只是拜到第3个时,我最后的二三十拜都是慢慢爬起来的。3个忏拜完,T恤后背全是湿的,脸上热气直冒。吃早餐时,只喝了一碗稀饭,吃了小半个馒头就不想再吃了。早餐后诵经,刚诵到第六品,我便有发晕的感觉,眼前很快模糊起来,因为以前因低血糖发过晕,在首次念诵《地藏经》时也晕过,所以没等完全晕过去,我便赶紧抓住了旁边师兄的胳膊。一会儿醒过来,又觉得恶心,想吐,又想泻,就去了厕所。结果没吐也没泻。中午吃饭,师兄们都在兴高采烈地议论,我却很少参与,心里也觉得他们不应该这么热闹。一名师兄说小院饭菜香,他吃得特别多。确实是,我一顿就吃半个馒头,师兄好像吃了2碗米饭。我心里笑他:吃得多就吃得多呗,还把理由归到小院了。吃完晚饭绕佛,大家围成一个圈,一边走一边唱佛号。我只觉得浪费时间:还不如诵经呢,可以多超度几个冤亲债主。心不在焉地跟着转了几个圈。现在的想法:那名师兄吃得多,是因为他的冤亲债主现前了,所以他的饭量会超过平时。我当时傲慢心占据了意念,所以佛菩萨无法加持我,我也没出现任何变化。而在后来我才知道,绕佛是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师兄感受佛光照耀最强烈的时候。我却在第一次绕佛时心生不满,实在是愚痴。至于我在佛堂发晕,应该是佛堂强烈的佛光让我的冤亲债主难以承受的缘故。(二)打七第二天,休息时听一名师兄告诉赵居士他一直在哭,又不知道为什么哭。赵居士解释:这是他的冤亲债主觉得委屈。还有许多师兄说诵经时跪不下去,有名师兄在家曾经连续跪过十多个小时,可在佛堂她连一部经都跪不了。我却觉得可以忍受。一部经下来,周围的师兄都夸奖我:你真棒,一直跪着。我有些骄傲,但更多的是忧虑:为什么我的感受会和大多数师兄不一样?当时我唯一的感应是在追顶念佛时,想起赵居士说的“要像丢失的孩子呼喊母亲一样去念阿弥陀佛”,就泪流满面。但我觉得那远远不够。因为我是一边读着打七日记,一边修行的,打七日记里描述的那些不可思议、无比殊胜的感应让我一想起来就热血沸腾,激动不已,有时还会热泪盈眶。我是追求着这样的效果来打七的,我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痛,就是要朝着这个目标前进(到现在我才明白,正是这种心态让我的打七不怎么成功)。下午,赵居士突然宣布:因为一名师兄的冤亲债主现前,我们将晚上的忏悔提前到下午进行。大家就这样开始了第一次的忏悔。冤亲债主是那名师兄曾经打掉的胎儿,附身在师兄女儿的身上,在佛堂号啕大哭。师兄一直在跟女儿解释,但因为种种原因,婴灵并不肯原谅他。我想起自己数次犯过同样的错,看到此情此景,想到为了自己一时欢娱造下的种种恶业,想着婴灵在地狱受的种种罪苦,也跟着哭。许多师兄都哭了。师兄的忏悔很不成功,赵居士告诉我们:要想真正得到冤亲债主的原谅,必须发自内心地忏悔,如果觉得自己做不到,就去拜忏。在师兄向婴灵忏悔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流泪,但是我知道这些泪和我在打掉胎儿时流的泪一样,并不是真正为他们而流的。赵居士建议我去忏悔,让菩萨加持我,发出真诚心。(附:写到此处,突然止不住放声大哭。我跑到佛堂,跪到菩萨面前,请菩萨原谅。我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求菩萨加持,让我如愿调换工作。而这一刻我猛然醒悟,我不再想求这些福报,只求菩萨将所有功德都用来超度那些被我伤害的冤亲债主,超度被我杀害的孩子!)跪在菩萨面前,我将能想到的错事情都说了出来,一边说一边哭,在菩萨面前也立下誓言要改,但并没有找到真诚忏悔的感觉。晚饭后绕佛。我和前一天一样,可能比前一天更无精打采,因为刚忏悔了自己那么多坏事,不知道师兄们怎么看我,心里还在后悔。走到佛堂后边阿弥陀佛像边上时,猛然觉得后背热得发烫,汗都要流出来了,膝盖处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跪诵带来的种种不适一下子全部消失了。我正在诧异,随即猛醒:是佛祖在加持。我突然来了精神,用力唱着佛号,后来每一次到阿弥陀佛像前,都或多或少地能感受到佛光照射。晚上,我和另三名师兄主动留了下来。我们都一样,知道错了,可是忏悔心、真诚心生不起来,大家决心加大拜忏的量。“拜忏”,这个名字真确切。对我们这些心硬得如同地狱的人来说,我们拜佛不仅仅是想忏悔,而是求佛菩萨让我们真心地忏悔。拜到后来,只剩我和另一名师兄。我拜了5个后,突然闻到小时候吃过的一种点心的香味,肚子也饿起来。拜完第6个,我就撑不住,回宿舍睡觉了。第二天才知道,那名师兄拜了10个。(三)第三天是我感受最深刻的一天。上午诵经时,我终于体会到了师兄们所说的“不能忍受的痛”。快诵到第六品时,就感觉两条小腿硬梆梆的,许多条形的东西在里面游走,又感觉膝盖在被挤压、被钻破、被火烤。那天是连诵两部经,诵经前我已经请求菩萨加持,让我坚持跪诵。所以虽然痛,我还是一边诵经,一边在心里请菩萨加持。但是太痛了,向内挤压和向外钻破的感觉一阵强于一阵,膝盖下方被烤得焦疼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再坚持20分钟”,我跟自己说。我仿佛感受到了流产时孩子被生生地吸出母体,在无望中死去的痛苦,感受到了被我和家人用柜子挤死的老鼠的痛苦,感受到了被我杀头、剥鳞、剖腹、火煎的鱼、虾的痛苦……种种记忆随同痛苦一起袭来,我才知道自己造下了多大的恶业。我一再坚持要忍受,可是即使在佛菩萨的加持下,我依然无法做到,想到冤亲债主们在我的造恶下没有选择,除了忍受痛苦,还必须失去生命,我再次泪流满面,而这一次,泪水发自心灵深处。菩萨,我错了,大错特错,各位冤亲债主,这短短的二三十分钟感同身受,我体会到了你们的痛,理解了你们的怨,明白了自己的错,对不起。各位佛祖,感谢你们,终于让我这坚硬心肠的人生出了忏悔心,请以后让我多有这样的体验,多受这样的苦,让我真实地感知自己造下的罪业,不敢再犯同样的罪。那天诵经我特别投入,记得第一天、第二天诵经时,常常感觉口干舌躁和一口气接不上来,不得不咽唾沫来湿润嗓子,从那天开始,不觉得干,气也更长、更足了。也是从那天开始,我不时感觉到有东西在离开,特别明显的是两次和我差不多形态的东西从我右边身子那儿出去了,甚至我还能感觉到两个白影子。当时我就想:一定是孩子。此后的几天,每次差不多诵到第七、第八品的时候,就开始往外走东西,大部分是从腿上走。追顶念佛时,我控制不住情绪哭了,眼泪流下来时,我惊奇地发现:佛堂里的西方三圣像在我眼里是那么清晰,就连阿弥陀佛和观音菩萨眼睛的线条都看着一清二楚。要知道,我是近视眼,往常看三圣像都是只看得见一个轮廓的。我满心感恩地看着佛祖,佛祖轻轻地微笑、向我点头。彼时的我跪在佛堂里,心中充满了无限欢喜。也是从那天起,一名师兄的冤亲债主开始闹他,他吵着要回家;一名师兄开始真诚发露忏悔,脸色越来越白里透红。对前一名师兄,我既担心他太痛苦,又羡慕他:因为冤亲债主闹腾,就有可能离开;对后一名师兄,我更多地却是起了争强好胜的心,也想像他那样受益。此后的几天,前一名师兄在历经几天的痛苦和精进修行后,终于送走了一名闹得最厉害的冤亲债主。当他昏倒后醒来时,他原本发黑的脸庞上起了两朵红云,整个人一下子变得不一样了。而后一名师兄连着做了几个梦,都是预示他洗清罪业的征兆,他的气色也越来越健康。我就更着急了,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得到。打七的后来几天,我迫切地想要取得更大的感应,我洗碗、冲厕所、帮助其他师兄、用心听取赵居士的指示,像一个百米冲刺的人,但所有的感应好像都消失了。虽然我在诵经、念佛时仍然能感受到佛光,会热得流汗,但听到其他师兄讲他们又做梦了,他们觉得护法在加持他们了,我感到自己太落后了,菩萨未光顾我、护法也一定觉得我业障深重不愿意理会,我沮丧,懊恼,却又不知该怎么办。第七天,我凌晨两点钟就起床了,这是最后一天,一定要抓住机会的尾巴。结果自然没有改变。下午将要离开的时候,我的心慌乱得不行,整个人喘不过气来。有师兄建议拜忏,我立刻放下手中的几件行李,拜了一个忏,每一次身体和地接触时,我都感觉到心越来越平静,越来越安稳,108拜下来,我不再心慌。佛祖和菩萨的力量就是如此不可想象。韩居士听说我们要走,放下手中的活儿,给我们现做稀饭、炒菜、熘包子。小院的大包子真好吃,我和一名师兄各吃了两个,另一名师兄吃了3个。我们离开小院,大家一路送出来,两名准备留在小院当义工的师兄让我们多回去看看,赵居士说:在必要的时候,再打一次七,可以去山西大同打。我们也相互约着要一起再去打七。就这样离开了小院,在公交车上,另外两名师兄交流着各自的感受,而我一路保持沉默。现在的想法:其实我所求的,包括感应、包括超度冤亲债主,佛菩萨都已经给了,只是我后来的追求连方向都错了。我一心想要让自己成为众人羡慕、瞩目的焦点,一心想要“谋求最大的利益”。正是这种功利心蒙蔽了我的内心,使我看不到佛菩萨。南辕北辙,越“精进”,反而会离佛菩萨越远,离做一名 “合格的佛弟子”越远。(四)没有想到的事情在离开小院后就发生了。回到家,我明显地感觉到头脑不太清楚。面对家人的哂笑,我竟然无力反驳。洗澡时,我起了一个可怕念头:我经历的事情是真的吗?我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觉睡到天亮,5点钟起床时眼睛都睁不开,勉强拜忏,给孩子做完早餐后,我又回到床上,一闭眼便沉沉睡去,醒来时已经8点50,忙起床洗漱,才发现镜子里的人惨不忍睹:脸是肿的,眼睛是无神的,皮肤是黑黄色的,全身发硬发酸。晚上诵经,又困得上下眼皮打架,根本没办法诵下去。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一周,我关于小院的记忆越来越模糊,对佛菩萨的真实性也越来越迟疑。那时我才想起那名领我入佛门的善知识说过的话。他曾让我多看看因果报应的书,我说不用看,我已经很相信了。他说:我们的信哪里谈得上是信,我们就像是墙头草一样,今天信,明天不信。我听到这话还不以为然。可能佛菩萨还是不愿意放弃我。我在山西小院的网上,就离开小院后的情况发问。小院很快就回答:“是修行的反应。我们业障太重,坚持修行,慢慢会好的。”这么肯定的回答让我的信心又生起来了。这之后,我去外地出差5天。在飞机上、在宾馆里,我都尽量做到3个忏、2部经,再加上路上念诵地藏王菩萨圣号四五千声。一天早晨在宾馆念诵地藏经时,我再次发晕,醒来时闻到身边一阵浓烈的汗臭味儿,仔细闻自己却没找到源头。仔细想想,应当是冤亲债主走了。回到北京,在UC上,听到冉居士在回答一名师兄关于“诵完300部经却没效果”的问题,做开示时说:“修行应当是一辈子的事情。不是300部、500部就能解决我们的问题的。坚持做一个平平淡淡的修行人,三年五年之后,我们才有能力去度周围的人。”(非原话,感觉中大意如此。)短短几句话,对我却如雷贯耳。我就是抱着和发问的师兄一样的问题、一样的心态在学佛,总希望诵到多少部经就可以解决问题,拜完多少个忏就可以有所感应,哪里是诚心想要修一辈子的佛呢?冉居士多次讲到一位大师,19岁学佛,120岁往生,学了101年。扪心自问,我目前还没有信心做到一辈子学佛。即使我这样不精勤,我还常想着佛祖随时过来接引我上西方极乐世界呢。即使接引,我还想着女儿怎么办,父母怎么办呢?现在的想法:对于佛,对于佛法,我的修行肤浅之极,但冉居士的话让我那颗急功近利、争强好胜的心平复下来,开始学着不去想感应,不去想受益,不去想度别人的事情,安安心心地做一个平淡的学佛人。 最后,说一件事情:在打七第五天的时候,有几次想到很快要离开小院,心中突然生起强烈的不舍,眼泪就下来了,甚至想着走的时候要给小院的居士和义工师兄们跪拜一次。可能冤亲债主和我本人都想多在小院待着,多跟小院的居士、义工师兄们学习。在此,向大家行跪拜,感恩所有人:韩居士、郑居士,你们做的事情功德无量,感恩你们;王霞师兄、冬梅师兄,还有在我们打七期间回到小院、给我们讲解修行心得的那位老师师兄,你们以亲身经历为我解惑、答疑,感恩你们;特别要感恩赵居士,为救我们于苦海,你费心了,你讲的很多话都会长期是我精神上的依靠、迷惑时的解药,谢谢你!家一样的小院,天堂一样的小院,世外桃源一样的小院,我会如赵居士所说:精进修行,遇到过不去的坎时,我再回到小院,再次充电,再次启程。感恩一起打七的所有师兄,祝福大家一起努力,请任何一个都不要掉队! 北京 妙音(女 34岁)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