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通灵网-佛教文化-佛教史

转变中的香港佛教

转变中的香港佛教

高永霄

l、蜕变中的香港佛教

自从二十世五十年代开始至八十年代期间的三十年,香港的地位在世界的政治和经济的舞台上都起了很大的变化,它在国际的地位彼提高了,而且比较其邻近地区国家较为安定,成为亚洲贸易和金融的中心,备受重视。

由于港人的不断努力去寻求生存的因素,克服许多困难,致力发展工商业,对外扩大贸易的范围,解决人口膨胀问题,于是增建大量屋宇,改善教育,医疗、福利服务的需求,提高生活水平,以适应社会环境,得以维持香港特殊的地位。

香港是一个自由的城市,所以对宗教信仰问题,港府采取放任政策,所以各宗教都能和平共处,除了***教方面占有较优越的地位外,其他的宗教都是各别发展。

佛教在中国曾经是有过辉煌的时期,其教理影响到中国的文化、艺术、哲学,和历史各方面,佛教信仰深入民间,与中国传统的信奉祖先思想结合一起。

香港的佛教是从中国传入,所以与中国的传统信仰是一脉相承,成为香港市民的主要宗教,虽然对于佛教的界限并划分得不十分明确,也未有经过正式的统计,可是无疑地佛教徒在香港占有最多的宗教徒数目。

在五十年代开始,从中国方面不断涌入众多难民来到香港,其中有不少是国内名刹的大僧和虔诚的佛教信徒,他们在香港的佛教徒帮助下,建立了很多的这场,以致使香港佛教作急剧的发展,面目为之一新。

二、转变中的香港佛教

经过三十年间的佛教发展,可以归纳为下面数种转变,而这些转变可能是今后的香港佛教的趋向:

(一)由山林佛教游变为都市佛教——以前香港的佛教中心是在于佛教的寺院中,市民是乐于到寺院去拜佛,祈穰,做功德和听经的,主要的地区是在沙田、荃湾、大埔报屯门等郊区,但是最近二、三十年间,这些地区已被港府发展成为卫星市城,有些寺院已经拆卸,同时各区已建成高机犬厦,于是法师和市民为着方便起见,不再长途跋涉到遥远的郊区去聚会和礼佛,所以在港九各地的市区中,纷纷设立佛教道场,展开各种活动,这样便形成都市佛教发展的原因。

因为都市佛教的存在,比较接近一般信徒,一方面由于出家的二象逐年减少,所以弘扬佛法的责任便逐渐落在在家的居士身上,而出家的僧家只是维持领导的地位,况且居士们的入世工作,其身份较为方便与容易接近大众。

(二)由普罗阶级转变为智识份子——佛教在过去的印象给予社会人士误解他甚多,其所持理由有:佛教是年老的阿公阿婆的宗教,佛教是迷信的宗教,佛教是为死者超度和为生人求福求寿的宗教,佛教是一般没有智识的普罗大众的宗教。但是最近二、三十年间,由于不少香港佛教学者纷纷开设佛学研究班,佛教讲座,和佛学课程,吸引了不少智识份子参加,他们许多都是具有探讨学术兴趣而研读该等佛学课程的,在经过一段时期的学习后,已经改变了一般人对佛教的误解,他们已明白佛教是充满学理(哲学)和智慧信仰的宗教,所以成立佛学的团体已有显着的增加。

(三)由古老的宗教转变为现代的宗教——佛教具有二干五百年的历史,其教理都载在一千多年前的文学记载之三藏十二部中,当时所译出的经论在今天读起来是相当涩苦和艰深的。这便形成许多人对研究佛学却步的原因,所以自从民国初期以来,许多佛教学者如杨仁山,太虚,欧阳渐,汤用彤,吕激,章太炎,梁启超等都注意到改良佛教,其中包括文字和制度各方面,可是这种工作经过大陆不断的斗争而停息下来,而最近二、三十年间,在本港,中国和***各方面的佛教学者不断的努力下,将古老的佛教改变为现代化的佛教,例如大型佛教丛书的编纂,佛教辞典工具书的出版,佛学研究的着述,翻译外国的名作等都在这方面有很大的帮助。

因为佛教在学术上的成就有了进展,所以在研究佛教学术的人有了很大的方便,在各大学院都设有佛学课程,吸引了青年学生研读的兴趣,而在中学亦设有佛学学科,使学生亦产生研习佛学的风气。这样,青年人信仰佛教的机会大为增加,而使佛教徒的平均年纪由老、中年下降至青、少年,是亦是佛教徒转变的其中因素之一。

(四)由出世的佛教转变为入世的佛教——以往香满的佛教徒都注重个人修行,念佛参禅、戒杀放生的自利行为,而对于福利社会的工作很少涉足,所以被人误解佛教为消极的宗教。

其实,佛教的大乘菩萨行是以自利利他为修行的目的,以积极的实际行为表现于文化、教育、慈善和福利社会的工作,多作救济利他事业,而近二、三十年间,香港佛教徒在这方面有很好的成就,例如设立医院、安老院、托儿所、医疗所、学校、佛学班,及赈米僧农等慈善工作,令人改变对佛教过去的看法,虽然比较其他宗教所作的社会福利事业尚有一大段距离。但假以相当时日,进展可能更佳。这是香港佛教的对象由个人转变为群家的服务表现。

(五)由佛教本地化转变为佛教国际化——过去香港的佛教团体活动范围只是限于本港地区,并没有和外地佛教组织有所交流,自从世界佛教友谊会于一九五O年成立后,本港佛教徒首先组成世佛会港澳分区总会,并于二年后首次组成代表团出席第二届世佛友谊大会于东京,此后更参加在各国举行之历届世佛友谊大会,开展了本港佛教徒与国际佛敔徒的联系和交流经验,提高了香港佛教在国际的地位。

除了上述本港佛教代表团出席历届世佛友谊大会外,并有参加世界佛教僧伽大会,及其他国际性佛教学术会让,不胜枚举。这样,对于改进本港佛教的弘法工作有更大的帮助。

三、培养人才的刍议

为了要配合整个香港佛教未来的发展,同时亦为了补充僧伽数目的逐渐缺乏,我们应该在家多的青年智识份子中,积极培育弘法人材,才可以承担兴隆佛教的重要责任。

笔者不敏,谨将训练弘法人材的刍议列下,敬请各位大德指教:

(一)开办全科的佛学院——地点最佳选择在九龙地区,以方便就读学生,程度是预科学历,中学会考合格,招收出家或在家的佛教青年,年龄以不超过二十五岁为限,不分性别,以有志为佛教服务者为主要对象,学生可领取生活津贴每月约港币五百元,唯在中途退学者须要原额赔偿·初期只收学生三十名,翌年再收三十名,以两年为一届,全日制攻读,经过考试后,合格者便可毕业,获得佛学文凭(Diploma on buddhist Studies),然后被派往各寺院、佛教社团和佛教机构实习一年,有志为僧尼者可莅度为比丘或比丘尼,否则仍为在家居士,各毕业生可被认许在各学校及佛教机构,作弘法活动,并为受薪成员作为终身职业。

至于课程之编排颇为紧凑,在第一年需修读“佛学概论”,“中国哲学”、“西洋哲学”、“中国佛教史”、“印度佛教史”、“人类心理学”、“社会学”、“公共关系学”、“四阿含经”,“成实、俱舍论”等。

在第二年的课程中有:大乘经论选读,其中包括精要之“法华经”,“华严经”、“大般若经”、“解深密经”、“中、百、十二门论”“大智度论”、“成唯识论”、“瑜伽师地论”等,并修学“净土三经”,“禅宗典籍”及“密乘经论”等之修行方法,和“戒律学”,及毕业论文写作。

(二)被选派往外国受训者——最初可拣选有志弘法之智识青年十人,资格为大专程度,不分性别,年龄最多亦不超过二十五岁,并需在港曾修读佛学噪程二年以上,备有佛学基础和曾受皈依仪式者,若为出家者更受欢迎,第一年可在港学习普通话或外国语文——(英文、日文、巴利文,***文、法文、或德文),然后由主办团体与外地教育机构或佛教团体联络,保送该学生前往就读,为期两年,学费及膳费由本港主办团体负责、学生并可领取零用费约港币每月五百元。以国外之教育机构和佛教寺院为学习场所,(例如:日本、德国、斯里兰卡、韩国、缅甸、泰国等学术机构);毕业间港后,在本港各大佛教社团受薪任职,并担任弘法、翻译、着述等工作,如此则可提高本港佛学水准及佛教地位。

以上两种方式皆可同时进行,主办机构可以由现成之佛教大团体担任,唯需准备每年开支港币二百万元,即是要有准备资金二干万元,作为投资用途,其盈余则作为发展弘法活动之用,如此,则本港之弘法人材则不虞缺乏,而香港佛教之兴隆则可指日可待矣!

——讲于第二届“此岸彼岸”弘法活动佛学研讨会

摘自《内明》183期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