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通灵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正信佛教网|通灵佛教网-佛教文化-佛教史

期盼中国佛教的教育事业与时俱进

期盼中国佛教的教育事业与时俱进

来 圣

尊敬的各位大德长老、各位评委、各位来宾:

大家好!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历史的车轮已经把我们带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纪。新的世纪有新的使命,新的世纪有新的期盼。作为社会的一员,我期盼世界少一些严寒酷暑,多一些春风秋雨:作为龙的传人,我期盼祖国美丽富强,繁荣昌盛;作为佛教信徒,我期盼四生九有同登华藏玄门,八难三途共入毗庐性海:作为佛学院学僧,我期盼中国佛教的教育事业与时俱进,把佛陀慈悲济世的本怀洒向人间大地!

在新世纪的开端,有着二千多年发展历史的中国佛教又面1临着新的机遇与挑战。佛教怎样适应日新月异的社会形势,怎样满足现代人的精神需求,怎样在出世修证佛法的同时又入世服务社会大众,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毫无疑问,这些问题的解决有赖于佛教的兴盛,有赖于佛法的昌隆,而佛教的兴盛与佛法的昌隆又有赖于佛教人才的大量涌现。赵朴老曾经说过:“当前和今后相当时期内佛教工作最重要、最紧迫的事情,第一是培养人才,第二是培养人才,第三还是培养人才。”可是,人才从哪里来?从佛教教育中来。住持佛法,领众熏修,离不开佛教教育;说法弘道,悲心济世,离不开佛教教育:弃绝外缘,精勤修持,还是离不开佛教教育。值得欣慰的是,佛教教育的重要性在佛教界内部和社会上关心佛教发展的人们之间已经形成共识。我们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今天不办教育,明天就没有佛教!

唐太宗李世民曾经说过:“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回顾历史,我们可以大声地说,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从支那内学院到武昌佛学院,从全国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到全国汉语系佛学院教材编审委员会工作座谈会,从中国佛教教育研讨会到中越佛教教育研讨会,每一步都走得很坚实。然而,展望未来,我们需要告诫自己,等着我们去做的,依然很多。

我们不能否认,从过去到现在,敷设高座说法,竖起幢幡讲经,曾经对佛教教育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但是,我们同样也不能否认,在今天这个信息拥挤、知识爆炸的年代里,这种单一的教育形式已经暴露出自身的相对不足之处。我们常说,随缘不变,不变随缘,虽然佛教永远都不会改变,但时代在变,形势在变,佛教的教育也需要改变,佛教的教育形式也需要改变。

在历史的进程中,中国的佛教教育经历了译场讲学、丛林熏修、专业院校三种形式的变化与转换。可以说,每一种形式的变化与转换都是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而作出的契理契机的选择。历史发展到今天,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新气象、新特点。佛教教育也应该与历史同步,与时代合拍,与时俱进,呈现出.自己的新气象、新特点。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其实,中国也是一个歌的国度。从最初的诗经到后来的汉乐府,从唐宋的诗词到明清的俗讲,从陕北的信天游到江南的民谣,无处不是歌,无时不是歌。今天,依然是这样。一首歌,可以让人群情激昂;一首歌,也可以让人沉凝深思。面对此种情形,佛教教育该怎么办?佛教教育需要培养出一大批佛教的词作家、佛教的曲作家、佛教的歌唱家、佛教的舞蹈家。人们喜欢音乐,就用佛教音乐去感染他;人们喜欢舞蹈,就用佛教舞蹈去震撼他。

曾经,一部《少林寺》风靡大江南北,让人们觉得和尚都会耍几招。曾经,一部《西游记》传遍长城内外,让人们认为如来是佛教里最厉害的角色。是的,《少林寺》也好,《西游记》也好,都没有传达出佛教的真相与佛法的真谛,但是,它们却让人认为这就是佛教,这就是佛教的出家人。面对此种情形,佛教教育该怎么办?佛教教育需要培养出一大批佛教的影视家、佛教的剧作家、佛教的名导演、佛教的名演员,需要把这种群众喜闻乐见的宣传形式运用得游刃有佘。

现在,中国正处于体制改革与对外开放的时代浪潮中,旧的价值体系已经破损,新的价值体系尚未形成,而各种思想层出不穷,混淆了人们固有的思想观念与道德标准,在奉献与索取之间,在自我实现与利益他人之间,人们找不到不偏不倚的平衡点,而快速的生活节奏,激烈的工作竞争,又加重了人们的心理压力,加剧了人们的心理失衡。压力需要缓解,失衡需要恢复平衡。面对此种情形,佛教教育该怎么办?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佛教教育需要把佛教心理学深挖掘,广弘扬,需要培养出一大批佛教的心理学家、佛教的精神分析学家,让人们摆脱痛苦,完善自己的人生。

不错,佛教教育需要发展,需要变化,但万变不离其宗,四圣谛、八正道、三十七道品是基础,出离心、菩提心、慈悲心是原则,体解大道、圆满菩提、究竟解脱是目的。佛教教育需要纵横捭阖,需要开合自如,放开去,佛教教育是文学,是美学,是医学,是一切科学,收拢来,佛教教育是戒学,是定学,是慧学,是究竟解脱学。

此时此刻,我想说:佛教教育需要发展,需要更快更高更强的发展!

此时此刻,我想说:佛教教育需要顺应时代潮流,顺应历史趋势,与时俱进!

此时此刻,我想说:佛教教育是蓝图一幅,描绘着中国佛教更新更美更好的前景与未来!

过去,我是一位人民教师,在祖国给予我的讲台上,曾经为人民教育事业的发展挥洒过自己的青春和汗水。现在,我是一位佛教信徒,一位佛学院学僧,虽然青春依旧,但还不曾为佛教教育的发展作出点什么。今天,在这个佛陀给予我的神圣而庄严的讲台上,我要无比恳切无比虔诚地发愿:

愿佛教教育的发展成就自己的福德智慧,愿自己的福德智慧推动佛教教育的发展!

谢谢大家!

(演讲者单位:苏州戒幢佛学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