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正信佛教网-佛教文化-佛教史

佛教传入龟兹和焉耆的道路和时间

[长春]社会科学战线,2001年第2期

227-230页

--------------------------------------------------------------------------------

【作者简介】季羡林生于1911年,山东省清平县(今临清市)人。1930年入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1934年毕业后应邀回母校济南高中任国文教员。1935年赴德国入哥廷根大学,主修印度学,先后掌握了梵文、巴利文、佛教混合梵文、吐火罗文等古代语言。1941年毕业,获哲学博士学位。1946年回国受聘为北京大学教授,主持创办东方语言文学系,并任系主任。1956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曾任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副校长、南亚东南亚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委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名誉会长、中国敦煌吐鲁番研究会会长、中国印度文学研究会会长、全国政协委员和全国人大常委等社会职务。

季羡林先生着述颇多,主要着作有《中印文化关系史论集》、《印度简史》、《罗摩衍那初探》、《印度古代语言论集》、《佛教与中印文化交流》、《简明东方文学史》、《糖史》、《吐火罗文〈弥勒会见记〉译释》(英文,在德国出版)等。

--------------------------------------------------------------------------------

在进入正题之前,我想先对龟兹的历史,特别是其佛教信仰的历史,做一个极其概括的描绘,这样对以后的叙述会有极大的好处。不管我讲到什么问题,讲到什么时代,读者先有一个历史的轮廓,就不至于迷失方向,回顾茫然。

在中国史籍中,龟兹一词最早见于班固《汉书》。关于这一点,请参阅上面第二节:“中国史籍中有关两地的记载”。在公元前,龟兹国基本上是处在匈奴控制之下的。佛教传入龟兹,学者们一般都认为早已传入中国内地。公元前某一个时期佛教传入龟兹,从地理条件上来看,龟兹是丝绸之路北道重镇,处于天竺与中国之间。佛教先传入龟兹,完全是顺理成章的。公元前101年汉朝***在取得了对大宛战争胜利之后,统治区域扩大了,汉朝***的势力也进入了龟兹。公元前59年,龟兹正式列入汉朝***行政管辖之内。

自公元一世纪起,龟兹进入白氏王朝统治时期。据《后汉书》和帝永平三年(91年),班超破月氏,降服龟兹,废其王尤利多,立龟兹之侍子白霸为王,这似乎就是白氏王朝的开始。汉安帝延光三年(124年),班勇征服西域,当时的龟兹王是白英。晋武帝太康年间(280-289年),龟兹王是白山。前秦苻坚大将吕光攻杀之龟兹王是白纯(其妹即鸠摩罗什之母)。吕光杀白纯而立白震为王。隋大业中(605-616年),遣使入贡之龟兹王是白苏尼咥。根据我的考证,“白苏尼咥”原文应该是Tottiba或Tontika(吕德斯(H.hüders):philologica endlia,P606,617)。唐玄宗开元七年(719年)薨逝之国王是白莫苾。开元九年(721年)遣使进贡之国王是白孝节。《悟空入竺记》(751-790年)中的龟兹国王是白环。总之,一直到唐德宗贞元六年(790年)吐蕃攻陷安西,龟兹的局面大为改观,白氏王朝灭亡,从公元一世纪起,白氏王朝共统治龟兹达七百年之久,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周代统治时间更多,但分为西周和东周。

公元一世纪时,匈奴西迁,中亚地区出现了一个贵霜王朝,崇信佛教。公元二世纪初,迦腻色迦在位,大力推行佛教信仰,派人四出传教。此时,佛教早已在龟兹流布。迦腻色迦使佛教东传的势头加强了,龟兹当必受其影响。

公元三四世纪,龟兹经济繁荣,文化也随之发展。用婆罗谜字母书写的佛经慢慢出现。19世纪至20世纪初期,西方所谓探险家来到了中国***敦煌一带,挖掘古代遗址,发现了许多有价值的文物,婆罗谜字母书写的吐火罗语A(焉耆语)和B(龟兹语)佛典,内容繁多,数量极大。对研究古代西域佛教,其中包括龟兹和焉耆佛教,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公元五世纪时,芮芮和 哒先后威胁着龟兹。芮芮后因内部分裂,公元六世纪中叶,为突厥所吞并。 哒也在差不多同时为突厥人和萨珊波斯人所灭。从此以后,对龟兹最大的威胁来自突厥人。这个局面到了公元七世纪唐王朝在龟兹设立了安西都护府才告结束。

到了公元790年,吐蕃崛起,攻陷安西都护府,唐朝势力退出龟兹,此后吐蕃统治了一百年。吐蕃也信佛教,与龟兹信仰并无矛盾,龟兹佛教得以繁荣昌盛,而白氏王朝则于焉结束。

公元841年,回鹘汗国发生内乱,回鹘诸部有一部分人来到了龟兹,龟兹于是进入回鹘化时期。回鹘原来也信佛教,在宗教信仰方面,与龟兹并无矛盾,此后,龟兹曾一度为西辽所控制,公元13世纪,蒙古势力进入龟兹,差不多同时***势力也来到了龟兹。蒙古人是信仰佛教的。两种宗教势力在这里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到了15世纪,佛教在龟兹终于完全被***所取代,龟兹一千多年的佛教史于此告终。(注:在我所阅读的资料中,韩翔、朱英荣的《龟兹石窟》,***,1990年,2-5页,叙述这一段非常复杂的历史,最能提纲挈领,最为简明扼要。我的叙述基本上根据此书。详细的叙述,可参阅余太山主编的《西域通史》,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

有了上面这一段对龟兹白氏王朝,对龟兹国的历史,特别是对龟兹佛教信仰的叙述,再来叙述佛教传入两地的问题,以及任何与龟兹国有关的问题,就都有了一个基础,不致迷失了方向。

现在进入本题,谈佛教传入两地的时间和道路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样简单,它与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有密不可分的关联。这样一来,这个问题就变得大了,变得复杂了。两地处于中印两国之间,是佛教入华的重要环节。谈佛教传入两地问题而不谈佛教入华问题,是不行的。但是,在另一方面,我现在在这里毕竟不是写整个的中国佛教史,因此,对佛教传入中国的问题,只能勾勒一个大体的轮廓。

几乎所有的《中国佛教史》都以佛教的东传为首章。不同的作者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根据都是中外典籍。我虽然并没有写过《中国佛教史》,但也写过与佛教东传有关的文章。我除了根据中外典籍外,还利用了法国学者的研究结论和方法,把中国最早的一些佛教专名词的汉文音译和意译还原为吐火罗文。(注:伯希和、烈维着,冯承钧译《吐火罗语考》,中华书局,1957年,41页《所谓乙种吐火罗语即龟兹语考》。)他们列举了许多字,都是言之有理的。但是,最重要的一个“佛”字,却逃脱了他们的注意力。这个缺憾由我弥补上了。我于1947年写了一篇论文《浮屠与佛》,阐明了这个字是从吐火罗文译过来的。汉代一般称“佛”为“浮屠”或“浮图”,我原以为这个字是印度俗语Buddho的音译,所以我说,佛教是直接由印度传入中国的。“佛”字代表西域少数民族的中介,在中国出现晚于“浮屠”。四十多年以后,到了1989年,由于得到了新材料,知道“浮屠”不是来自印度本土的Buddho,而是来自大夏语(Bactrian, Bahtrisch)。于是我又写了一篇文章《再谈“浮屠”与“佛”》(注:这两篇文章皆收入《季羡林文集》,第七卷。)。在篇末我列了一个表:

(1)印度→大夏(大月支)→中国

buddha→bodo, boddo,boudo→浮屠

(2)印度→中亚***小国→中国

buddha→but etc.→佛

这个表对佛教流布的过程一目了然。佛教史学者几乎都承认,佛教传出印度西北部第一大站就是大夏,大夏后来为大月支所征服。大月支遂据其国。中国典籍中关于佛教入华的说法虽然很多,但皆与大月支有关。(注:参阅汤用彤:《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第一部分,第二、三、四章。)这样一来,史实与语言音译完全合拍,我们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事实。我原来的假设:佛教最初是直接从印度传来的,现在不能不修正了,改为佛教是间接传进来的。

由于我最近十年来没有再写与佛教入华问题有关联的文章,我的上述的观点没有公布,以致引起个别学人的误会。《龟兹石窟》29-34页,引吴焯先生的文章《从考古遗存看佛教传入西域的时间》,引用了我的《浮屠与佛》和《玄奘与〈大唐西域记〉》两篇文章,发现我的说法有抵牾之处。他大概没有读到《再谈浮屠与佛》,因而产生了疑虑。我上面这一长段叙述讲了我的观点之所以转变的过程,可以说是对吴焯先生及其他关心这个问题的学者们的一个解释。

有了上面这一个背景,再谈佛教传入龟兹和焉耆的问题,就比较容易说清楚了。

传入道路,比较容易解决。佛教由印度西传至大夏,再由大夏向偏东方向流布,直到疏勒,然后再向东进向龟兹和焉耆。这里有一个问题必须回答:佛教传入今天属于***的领域内以后,是先从丝路北道(后中道)的龟兹和焉耆再往东传呢?还是从南道于阗向东传?根据我上面的叙述,这是佛教间接经过大月支向东传布以后的事情。杨富学在所着《回鹘之佛教》(注:***人民出版社,1998年,10和13页。)中,先说:“在古代印度佛教东传的过程中,西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于阗是佛教传入我国的第一站,传入时间大约在公元前80年左右至公元1世纪。”后来又说:“龟兹与佛教的接触相当早,甚至还有可能早于于阗。”这里似乎有点矛盾。这且不去管它。反正从一些佛教固有名词的音译来看,龟兹和焉耆语言起了作用,而于阗则没有。我的意见倾向于佛教是通过丝路北道向东传布的。

至于佛教传入两地的时间,则看法颇不一致。汤用彤先生说:“龟兹之有佛教,不知始于何时。”(注:汤用彤《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第二部分,第十章。)羽田亨认为:“至于佛教何时起流行于天山南路的西域地方,尚无确证。”(注:《西域文化》,羽田亨着,耿世民译,***人民出版社,1981年,57页。)羽溪了谛对这个问题做了比较详尽的论证。他首先谈到《阿育王息坏目因缘经》,经中谈到阿育王让与其子法益一部分领土,龟兹国名亦在其内。如这个说法可靠,则在公元前三世纪中叶,“龟兹与印度必已渐启其佛教的关系也。”但是,羽溪立即否定了这个事实,说“殆未必然。”他在下面长篇大论地谈到西域译经僧中有姓白(帛)者,实为龟兹之姓。最终只说:“更自他方面观察,佛教之传入龟兹,当较中国为早。”始终也没有说出一个具体的时间。(注:《西域之佛教》,羽溪了谛着,贺昌群译,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180-183页。)

余太山主编的《西域通史》(注:《西域通史》,余太山主编,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第六编?第四章龟兹,第一节?B“龟兹佛教的初传及其部派渊源”说得非常明确:“龟兹佛教传入的年代和于阗差不多,总在公元二世纪中,它可能是通过它的西邻疏勒传入的。”我个人觉得这说得似乎晚了一点。还有一些学者的意见,我不再引用了。我只想指出,《龟兹石窟》的作者在该书第一篇?第一章?第三节“龟兹佛教的产生与发展”中,试图确定佛教传入的时间,引用了很多人的看法,可以参考。

总之,佛教传入龟兹的时间问题是一个异常棘手的问题,语言在这里帮不了忙,考古发掘工作目前也还无能为力。我们当前所能做到的只能是根据古代典籍,加以比较探讨,得出一点不十分确切的结论,如此而已。

在当代中外学者的意见中,最让我服膺的还是汤用彤先生的观点。我现在引用他在《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第一部分,第四章“汉代佛法之流布”中的两段话:“盖在西汉文景帝时,佛法早已盛行于印度西北。其教继向中亚传播,自意中事。约在文帝时,月氏族为匈奴所迫,自中国之西北,向西迁徙。至武帝时已臣服大夏。(中略)佛法之传布于西域,车及支那,月氏领地实至重要也。”另外一段是:“依上所言,可注意者,盖有三事。一汉武帝开辟西域,大月氏西侵大夏,均为佛教来华史上重要事件。二大月氏信佛在西汉时,佛法入华或田彼土。三译经并非始于《四十二章》传法之始当上推至西汉末叶。”这一点同我在《再谈浮屠与佛》中的结论完全一致。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