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正信佛教网-佛教知识-

入菩萨行论疏:佛子津梁(上卷)05-2

第五品 护正知

 

 

 

巳三、摄义:

应观此染污、好行无义心;

知已当对治,坚持守此意。

如是应先观察染污之心、好行无义事之心,尔时,当以如大力勇士的对治法,坚固执持其心,不令趣入恶事!

卯二、防护失坏心之学处,分三:辰一、以各自的对治法守护;辰二、共通的对治法;辰三、加行修对治法之理。

初者,以各自的对治法守护:

深信极肯定、坚稳恭有礼、

知惭畏因果、寂静勤予乐。

愚稚意不合,心且莫生厌;

彼乃惑所生,思已应怀慈。

如何护心呢?于诸学处,断除疑虑、邪知,极为决定;于三宝、学处,胜解信、净信、希求故,极为深信;意乐加行坚稳;恭敬(学处);普敬一切(有情),谦恭有礼;以自为因,耻诸罪行,知惭识羞;思惟过患,怖畏异熟;诸根寂静;专务精勤于令他欢喜!

对于饶益一方,另一方即生忿怒,相互不合的愚夫行为,各种矛盾的欲求,自心亦终不厌烦,想到:“由于生起烦恼,此诸愚夫自无主宰,而生此心,故应令彼等远离烦恼!”应怀着悲悯之情,勿令自己随烦恼自在!

如《经庄严论》中说:

“常思由罪不自主,慧者于人不执罪,……。”

如《四百论》中说:

“虽忿由魔使,医师不瞋怪,

能仁见烦恼,非具惑众生。”

辰二、共通的对治法:

为自及有情,利行不犯罪,

更以幻化观,恒常守此意。

趣入无制、性罪的善事,目的皆是为了不令自己衰损,及能利益一切有情,复由达空慧摄持,在如幻如化做事的境界中,恒常地守持此意,没有我慢、骄矜。

辰三、加行修对治法之理:

吾当再三思:历劫得暇满;

故应持此心,不动如须弥。

我应再三思惟暇满大义难得:“历经久远的时间,费尽极大艰辛,方得此殊胜暇身!”如是思惟后,发起如前所说之心:“无论如何,成办大义!”应坚固执持此心,如须弥山王,终不动摇!

丑二、学摄善法戒之理,分二:寅一、断身贪——不学戒之因;寅二、应善巧修善。

初者,分五:卯一、不应贪身之喻;卯二、修身不净观;卯三、思身无坚实;卯四、不应贪身的理由;卯五、身速坏故,理应役之修善。

初者,不应贪身之喻:

秃鹰贪食肉,争夺扯我尸;

若汝不经意,云何今爱惜?

意汝于此身,何故执且护?

汝彼既各别,于汝何所需?

待到死后,兀鹫群贪食尸肉,相互间竞相到处争夺撕扯着尸身,拖拽至它处,然若意汝并非不悦,为何现在却贪著身体而百般爱惜呢?贪著不合理!因此,意汝何故执此身为我所而珍惜养护呢?以贪著此身,能生众多不爱乐事故。

若谓:“因为自己需要。”

意汝与此身,二者是各别之法,汝既速疾要舍弃此身,彼身亦会弃汝而去,故彼身对汝又有什么用呢?不应执其为我!

卯二、修身不净观:

痴意汝云何 不护净树身?

何苦勤守护 腐朽臭皮囊?

若谓:“往昔以来,长久地执为我,故不应舍弃。”

于无我中,愚执为我的愚痴意——汝若执不净之身为我,何故不执洁净的树木形像为我?何苦守护此腐朽、垢秽的不净机器——臭皮囊呢?不应贪著故。

卯三、思身无坚实,分二:辰一、分分剖析身之后,加以观察,无丝毫可保信的坚实法;辰二、不应贪著无坚实之法。

初者,分分剖析身之后,加以观察,无丝毫可保信的坚实法:

首当以意观,析出表皮层,

次以智慧剑,剔肉离身骨。

复解诸骨骼,审观至于髓;

当自如是究:何处见精妙?

首先从皮肤开始,以自慧心把皮肤从身体的其它部份剖析开来,没有坚实可言;再以智慧剑把肌肉从骨架上剔到旁边,观察有无坚实精妙之法。复寸寸支解诸骨骼,直至骨髓之间,详加审视。自己以慧观照:“此身之中,有何堪忍观察的坚实法呢?”而可凭赖的坚实法,丝毫亦无。

辰二、不应贪著无坚实之法:

如是勤寻觅,若未见精妙,

何故犹贪着、爱护此垢身?

如是虽励力寻觅精妙坚实之法,然于此身之中,意汝未见有坚实法,却为何依然贪恋不舍,百般守护此身呢?不应特别贪著!

卯四、不应贪身的理由:

若垢不堪食,身血不宜饮,

肠胃不适吮,身复何所需?

贪身唯一因,为护狐鹫食;

若言:“然而,终应稍微贪著此身!”

不应贪著身体,因为此身乃不净之蕴,汝既不能啖食身中的不净污秽,又不可饮用身血,如是,亦不可吸吮肠胃,身体对汝而言,有什么堪供享受的作用呢?若仍加守护,再者,只有一种理由,就是为了供给狐鹫之食,而应守护此身。

卯五、身速坏故,理应役之修善,分四:辰一、应役此速当被死摧毁之身修善;辰二、不做一点事,则不应贪著守护之喻;辰三、给佣金后,应令成办所欲之事;辰四、理应怀着如船之心,成办一切有情的利益。

初者,应役此速当被死摧毁之身修善:

故应惜此身,独为修诸善!

纵汝护如此,死神不留情,

夺已施鹫狗,届时复何如?

此身就自己的体性方面而言,其中没有任何的必需之物,只不过应役此具足暇满的一切人身修习善业而已。若不成办所欲之事,汝虽如是百般守护,无情的死王亦终会从汝手中夺走,令其命断气绝,施与兀鹫、野狗,届时,意汝又能做什么呢?没有丝毫能力不与之分离!

辰二、不做一点事,则不应贪著守护之喻:

若仆不堪使,主不与衣食;

养身而它去,为何善养护?

例如,世间之上,若仆从不听使唤,不去做杂役之事,主人亦不会给与衣食等,以作处罚;若辛勤地保养此身,却不随汝自在,而任其它去,则汝为何疲于奔命地养护它呢?不应养护!

辰三、给佣金后,应令成办所欲之事:

既酬彼薪资,当今办吾利;

无益则于彼,一切不应与。

既给此身生存之缘——衣食等佣金,今即当令成办自利善业;反之,无丝毫利益,则不应于此身施予衣食等一切资生之缘。

辰四、理应怀着如船之心,成办一切有情的利益:

念身如舟楫,唯充去来依;

为办有情利,修成如意身。

为了励力善业,此身权充作来去的所依,对于此身,应怀着如舟楫之心,依之能渡至轮回大海彼岸;为了成办有情的利益,把它转成犹如摩尼大宝般的果位圆满佛身!

寅二、应善巧修善,分三:卯一、平常行为,悉当美化;卯二、应善巧与他相伴的无罪行为;卯三、应善巧三门作业之事。

初者,分三:辰一、遇他人时,如何而行;辰二、取舍用具等时,如何而行;辰三、行为贤明,成办诸事。

初者,遇他人时,如何而行:

自主己身心,恒常露笑颜,

平息怒纹眉,善成众生友[6]。

如是能主宰、控制自己的身心,恒常以笑颜面对他人,舒展开紧皱的怒眉、愁容,作关爱众生的亲友,言谈之时,委婉动听,正直坦诚!

辰二、取舍用具等时,如何而行:

移座勿随意,至发大音声,

不可轻率随意地掷放床座等用具,导致发出刺耳的大声,因为这样会损恼他人。

辰三、行为贤明,成办诸事:

开门勿粗暴;温文悦人心。

水鸥猫盗贼,无声行悄捷,

故成所欲事;佛谕如是行[7]。

由于会惊扰室内之人,因而开门亦不可粗暴有声,应当恒常地温尔文雅,表现出令他人欢喜的威仪。娴静轻柔的威仪能成事之喻者,犹如水鸥、猫狸、盗贼等,悄声潜行,从而实现各自的愿望,同样,能者——菩萨禁行者常应行持那般的威仪!

卯二、应善巧与他相伴的无罪行为,分五:辰一、于说饶益语,如何而行;辰二、于说谛实语,如何而行;辰三、于作福德者,如何而行;辰四、赞他功德时,如何而行;辰五、令他欢喜的功德。

初者,于说饶益语,如何而行:

宜善劝勉人,恭敬且顶戴 

不请饶益语,恒为众人徒。

宜善巧地劝勉他人进修善法。或自己虽未请教,而有人对自己说出饶益的话语,自己当欢喜地恭敬顶戴受持,应当没有骄慢,恒常作一切对自己善加教导者的弟子。

辰二、于说谛实语,如何而行:

一切妙隽语,皆赞为善说!

对于说谛实语的一切隽语妙言,应赞言“善说”。

辰三、于作福德者,如何而行:

见人行福善,欢喜生赞叹[8]。

若见他人作供养三宝等的福业,则应直接当面赞叹,令对方生起欢喜、踊跃之心。

辰四、赞他功德时,如何而行:

暗称他人功,随和他人德;

闻人称己德,应忖自有无。

若当面赞扬,恐有谄媚之嫌,故应暗地里赞叹他人的功德;若有人赞叹别人的功德,自己当随声附和:“确实如此!”若他人赞叹自己的功德,自己当无骄慢之心,用心反观自己有无所说的功德?若有,自己应知、应见确有功德,而不应有骄矜之气!

辰五、令他欢喜的功德:

一切行为喜,此喜价难沽;

故当依他德,安享随喜乐。

如是今无损,来世乐亦多;

反之因嫉苦,后世苦更增。

菩萨三门一切的所作所为,皆是为了令他人欢喜,因为此欢喜是难以用金钱来购买的。

如是由令他人欢喜的功德,在今生,能安享喜乐,不受他人嫉妒,并且由令他人欢喜,自己不仅在今世,根本没有财物等的任何损失,而且后世亦能获得极大的安乐故。

否则,嗔恨他人之德,由斯罪过,现世感得身心忧苦,后世又生大苦。

卯三、应善巧三门作业之事,分三:辰一、言谈之时,如何而行;辰二、观看之时,如何而行;辰三、唯与善业相关而行。

初者,言谈之时,如何而行:

出言当称意,义明语相关,

悦意离贪瞋,柔和调适中。

与他言谈之时,亦当由衷至诚地发言,契合对方的心意;前后等语句连贯,内容清楚易了,称心悦意;动机远离贪嗔;语气委婉柔和;言谈的时间、内容的多少,应当适中适量。此等如《十地经》中所说。

辰二、观看之时,如何而行:

眼见有情时,诚慈而视之;

念我依于彼 乃能成佛道。

眼见有情时,亦当如干渴煎熬者,痛饮甘冽泉水后,大感沁人心脾般,应作如是思惟:“我依此等有情,乃能成佛!”怀着真诚的意乐,用慈祥的神态瞻视有情!

辰三、唯与善业相关而行,分三:巳一、应施于殊胜福田;巳二、以自力修诸善业;巳三、令善法辗转增胜,并观察所需而行。

初者,应施于殊胜福田:

热衷恒修善,或勤兴对治。

施恩悲福田[9],成就大福善。

恒常持续地行善,“热衷”谓以猛利欲乐而行,并以不顺品的对治法——无贪等发起,于殊胜福田——三宝等德田、父母等恩田、贫穷等悲田,而行布施,则能成就大善,故当励力!

巳二、以自力修诸善业:

善巧具信已,即当常修善;

众善己应为,谁亦不仰仗。

善巧于取舍、进退;并信奉善法已,我应时常修诸善业!

非如唯教他去作,于众善业,不仰仗任何人的助伴!

巳三、令善法辗转增胜,并观察所需而行:

施等波罗密,层层渐升进;

因小勿失大,大处思利他。

布施波罗密等,乃至般若之间,应令辗转升进、增上而行。于施、戒等,不可因小用、小善,而丢失大善,应致力于大善。

其中间接开示,若二者碰在一起,却不能同时行持,则应为了守护大者,而舍置小者。

若问:“以何安立大小呢?”

如现世自利、他利二者,成办一方,另一方就会退失,则当首要思惟利他。

丑三、学饶益有情戒之理,分三:寅一、承担利他;寅二、自离罪染,摄受他行;寅三、护有情心,学无罪染行。

初者,承担利他:

前理既已明,应勤饶益他。

慧远具悲者,佛亦开诸遮。

如前所说,菩萨既已明了取舍之处,应当恒常地精进利他。

若言:“利他必须做种种事情,会使自己染上罪垢。”

大悲佛陀,能现前观见久远的隐秘诸事,故而,对于主要追求自利的声闻而言,所要遮止的七支不善身语等,在机缘相应之时,于诸菩萨,亦加开许,不仅无罪,而且成大功德资粮。《大密善巧方便经》中说,大悲商主杀死短矛黑人,从而摧坏多劫生死轮回。亦如所说婆罗门童子星宿的故事。

或者,“慧远具悲者”说是开许身语七支的菩萨!

寅二、自离罪染,摄受他行,分二:卯一、以财摄受;卯二、以法摄受。

初者,分三:辰一、施不施衣食的差别;辰二、为琐碎事,不应伤身;辰三、解说施身的时机与意义。

初者,施不施衣食的差别:

食当与堕者、无怙住戒者,

己食唯适量;三衣馀尽施。

受食之时,若有颠倒堕落的畜生饿鬼,无依怙的病人等,以及住禁戒的同梵行者,则应分给他们一份。如“自于一切,亦应知量”所说,应当无依食所生之罪,适量而食。动机等当如《亲友书》中所说而行。

菩萨比丘除了三法衣——祖衣、七衣(上衣)、五衣(僧裙)之外,若有其它的资具,悉当布施。若有多余的三法衣,亦应布施,若只有一套,则不应施,以成为梵行之障故。

辰二、为琐碎事,不应伤身:

修行正法身,莫为小故伤;

行此众生愿,迅速得圆满。

若护自身,则能成就广大的自他利益,作为修行正法的所依——自己的身体,为了琐碎的利他小事,不应损伤,应如护疮般地小心守护!

若如是而行,就能依靠暇满之身圆满三学,从而迅速地圆满有情的意乐。

如《四百论》中说:

“虽观身如仇,然应保护身,

具戒长住世,能作大福德。”

辰三、解说施身的时机与意义:

悲愿未清净,不应施此身;

今世或他生,利大乃可舍。

虽然菩萨从最初既已将身体等至诚地施与有情,然而乞身肉等的难行将会导致生起厌患、忧悔之心等,故而,在爱他胜己的悲心意乐未清净之间,行为之上,不应施身。以《集学论》中引经广说,非时施身,是魔业故。

就自己而言,若已远离悭贪等施障,并能无过圆满广大资粮时,不管是在今世,还是他生,无论如何,都会成为成办大义之因的时候,乃可舍身!

卯二、以法摄受,分三:辰一、不可为其说法的听者身行为;辰二、观察闻器的意乐差别;辰三、于胜解广大法者,不应说低浅之法。

初者,不可为其说法的听者身行为:

无病而覆头、缠头或撑伞、

手持刀兵杖,不敬勿说法。

于法及说法人,不恭敬者,不应为之说法;威仪的差别,谓无病而缠首,手持伞、杖、兵器,以布等覆头者,亦不应为之说法。

辰二、观察闻器的意乐差别:

莫示无伴女,慧浅莫言深,

于诸浅深法,等敬渐修习。

于非器的意乐下劣者,不应说深广之法;若无(有知)男子,唯有一女子,亦不应为说法。如大小乘等胜劣(浅深)诸法,若判别好恶、合理不合理、是否成佛方便等,说其是谤法,故应以平等恭敬之心,于一切法,悉皆修行、实践!

辰三、于胜解广大法者,不应说低浅之法:

于诸利根器,不应与浅法;

不应舍律行,以咒诳惑人。

于已是广大法器的大乘种性者,不应说低浅之法——如引导以声闻道,以(经)说成堕罪故。

亦不应舍弃律仪戒行;若堪为彼法器,不应以经咒蛊惑他人说:“但念经咒,即会清净!”

寅三、护有情心,学无罪染行,分二:卯一、详释;卯二、摄义。

初者,分三:辰一、断除身威仪有过令他不信;辰二、指示道路等时,如何而行;辰三、睡时威仪,如何而行。

初者,断除身威仪有过令他不信:

牙木与唾涕,弃时应掩蔽;

用水及净地,不应弃屎溺。

食时莫满口、出声与咧嘴。

坐时勿伸足,双手莫揉搓。

车床幽隐处,莫会他人妇;

世间所不信,随俗避讥嫌。

共通律藏所说的诸种细行,除开许时,出家菩萨亦应守护;能令他人产生不信的行为,在家菩萨亦应守护。

丢弃漱口的齿木,及吐痰时,应以土等加以掩盖。大小便及鼻涕等,若随处丢入公用的净水、净地上,会被天人等诃厌,故不可乱丢!

不应满口食物而食;不应呷呷等大声而食;不应大张口而食。坐于座位等时,不应长伸双足至地而坐。双手不应同时互相揉搓。依次揉搓无过。

于马等骑乘、床榻,及诸幽隐处,不应与他人妇共处;在家菩萨亦不应与非亲的他人妇共处。

总之,凡能令世人不信的任何威仪,自己现前观见,或自不知,则应入境问俗,咨询当时当地的禁忌,从而断除之。

辰二、指示道路等时,如何而行:

单指莫示意,心当怀恭敬,

平伸右手掌;示路亦如是。

肩臂莫挥摆,示意以微动、

出声及弹指;否则易失仪。

示意他人时,不应以一根左手指作指示,以成欺凌之举故。应怀着恭敬心,以右手掌向上,用所有手指作指示。指示道路,亦应如是。

不应无故大幅度猛烈地挥摆手臂,以成轻浮狂躁故。应轻摇手臂,出声提醒,及弹指等,否则,声音太高等,则失威仪。

辰三、睡时威仪,如何而行:

睡如佛涅槃,应朝欲方卧;

正知并决志:觉已速起身!

睡时,应如怙主示现涅槃相时的卧姿,头朝向所欲的方向,右胁而卧,左足置于右足上,头枕右手,法衣严覆而卧。

睡时,于善所缘,依正知正念,作光明想;最初还一定要有这样的念头:“觉已速起!”应想到“通过睡眠滋养身体后,当励力善法”,当如是而睡眠。

卯二、摄义:

菩萨诸行仪,经说无有尽。

然当尽己力,修持净心行。

经典、释论中说布施等菩萨行有无量分类,若不能全部修持,则从最初,乃至能修持菩萨万行之间,定应行持如前所说净治自心的行为!

子四、学处圆满的支分,分二:丑一、详释;丑二、结文。

初者,分四:寅一、令学处清净之因;寅二、学处;寅三、所为;寅四、闻思之处。

初者,令学处清净之因:

昼夜当各三,诵读三聚经,

依佛菩提心,悔除堕罪馀。

若问:“虽致力于学处,然若有罪染,又当如何而行呢?”

若为根本堕所染,应如《集学论》中所说:“梦见安住在圣者虚空藏菩萨面前求忏悔。”当忏悔罪堕,恢复戒律。

若犯中下品缠、四十六恶作,以及另犯《集学论》中所说的那些罪过,应昼夜各三次地读诵《三聚经》,此是忏罪、集福、令善业无尽且增长的方便。依靠皈依佛等三宝、菩提心,如前所说,由具足四力之门,息灭堕罪的残余[10]。

寅二、学处:

为自或为他,何时修何行,

佛说诸学处,皆当勤修习。

佛子不需学,毕竟皆无有;

善学若如是,福德焉不至?

不论为自利,还是为利他,在任何时处,行持任何三门之事,都应励力学修佛所宣说的学处,不被罪垢所染。

诸位佛子菩萨不需学习的所知法,毕竟不存在,故当学习一切明处。对于如是安住的智者而言,也没有任何一件不成福德之事!故不应生不信之心!

寅三、所为,分二:卯一、为利一切有情而回向善根;卯二、永不舍弃大乘善知识及学处。

初者,为利一切有情而回向善根:

直接或间接,所行唯利他;

但为有情利,回向大菩提。

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利益有情,除了有情的利益之外,不作其它的事情。唯为了有情的利益,一切善根,回向菩提。

卯二、永不舍离大乘善知识及学处:

舍命亦不离 善巧大乘义 

安住净律仪 珍贵善知识。

宁舍生命,亦不舍离,常时依止善巧一切大乘法义,安住于殊胜菩萨禁戒的大乘善知识!

寅四、闻思之处,分二:卯一、依经而学;卯二、依论而学。

初者,依经而学:

应如吉祥生,修学侍师规。

此及馀学处,阅经即能知。

经中学处广,故应阅经藏;

首当先阅览 尊圣虚空藏。

如《华严经》中童子吉祥生传记,广说依师法:“善男子!若诸菩萨,为善知识正摄受者,不堕恶趣!……。”应如其中所说而修学!

另外,本论学处及佛所教敕的其余学处,应读诵大乘经典而了知。因为诸经详细开示了学处,故应阅经。特别是受持行戒者,首先应当阅读《圣虚空藏经》。

卯二、依论而学:

亦当勤阅读 学处众集要;

佛子恒修处,《学集》广说故。

或暂阅精简 《一切经集要》。

亦当偶披阅 龙树二论典。

因为恒常学习、行持的内容,在《集学论》中,以三十二事之门,详细地开示了身、财、善根的舍护净长,故亦定当一再地阅读《集学论》。或者,不能如是广学者,可暂且披阅本论师所造内容稍微精简的《集经论》!

亦当励力阅览圣者龙树菩萨所造的《集学论》、《集经论》两部论典!

丑二、结文:

经论所未遮,皆当勤修学。

为护世人心,知已即当行。

凡经论中所遮者,即应断除;未遮止者,即应行持,目的是为了守护世人之心,免其不信,故而见到菩萨的学处后,即应清净地行持、学习!

癸二、以非唯空言、必须实修作总结,分二:子一、应以正知正念守护一切学处;子二、正文。

初者,应以正知正念守护一切学处:

再三宜深观 身心诸情状;

仅此简言之,即护正知义。

应以智慧再三观察,如实了知身语、内心的状态,是否违背学处,是否为无记或随烦恼自在?总而言之,唯此即是守护正知令不失坏的性相。

子二、正文:

法应躬谨行,徒说岂获益;

唯阅疗病方,疾患云何愈?

如是知已,应躬身实修,行持此等学处,若无实修,唯积累众多名相,空口徒说能成办什么利益呢?终将一事无成!譬如,但念诵药方,能治愈病人吗?无所裨益。

总之,虽有三聚戒,而学修律仪戒别解脱戒的正分制戒及其共通学处,最初尤为重要,以若守彼,亦成守其余诸戒;若未守彼,亦未守其余诸戒,故《摄抉择分》中说,失坏律仪戒,则失坏一切戒。

有人认为别解脱戒是声闻法,从而妄言另外寻找菩萨学处者,是未了其义的大错误。摄善法戒与饶益有情戒二者的根本,是学修断自性罪的律仪戒,及再三依靠于诸戒不顺品的防护心。其中亦当具足六度而修持。

结颂曰:

三士道次第,修为心要人,

赖守正念知,常善巧此理。

壬二、品名:

《入菩萨行论》第五品护正知。

以上为《入菩萨行论疏佛子津梁》中第五品护正知的注释。

 

[1]施富戒安乐,忍悦进有威,禅静慧解脱,悲修一切利。

[2]说由得断心,名戒波罗密。

[3]若不知心密,最胜法中尊。

[4]“合掌诚劝请”在原藏文中为“我如是合掌”。

[5]随惑,即随烦恼,原译为“随眠”。

[6]或译成“众友语正直”。

[7]或译成“能者如是行”。

[8]或译成“赞叹令欢喜”。

[9]或译为“施德恩悲田。”

[10]根本堕之外的罪过,如中下品缠、恶作等。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