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留言
通灵网-佛教观点-

李向平:“佛度有钱人”的信仰错觉

编者按:李向平,华东师范大学宗教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哲学系宗教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多年从事中国佛教当代发展的研究,对中国佛教的未来发展以及如何适应当下时代,从而进一步弘法有着自己的思考与建议。近期观点栏目中将选取其关于中国佛教当代发展的文章以飨读者,进而期待唤起更多人的思考。

几年前,就曾经听说大年除夕,一家著名寺庙烧头香的门票高达了五千元。此后就有批评说,有钱人信佛菩萨,无钱人信***教。特别使人深思的是,持这种批评态度的人,乃是一位出家人!今年的农历新年,又出现了除夕撞钟、新年烧头香的拍卖等等现象,众说纷纭。

这些问题,可大可小,见仁见智。然而,其中却包含了中国人最关心的佛教信仰问题:什么才是最有普遍意义、超越了贫富贵贱、公正平等的佛教信仰?

私人化的功德信仰

中国社会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带来了中国社会经济的繁荣,同时也带来了中国人的信仰自由和选择多元,伴随而来的就是中国人在表达和实践自己信仰的方法上,亦是相应的多元和自由。所以,拥有同一种信仰,其实践的方法和结果也可能是千差万别的。信仰及其实践与表达之间,还有很大空间。更何况人与人之间也是千差万别的,但要求共同的信仰应无所分别、一视同仁。为此,有钱人期待和参与的佛教拍卖活动,无疑是佛教信仰表达或实践的一种方式而已。

关键是这种信仰的表达与实践方式,抖露出了佛教信仰所面临的一个问题。

依据佛教教义,其强调人成即佛成,以戒为师;强调信仰者个人心灵的自我约束,并不特别强调寺庙僧团对广大信众的组织控制。这样,佛教信仰实际上就是一种自我驱动而道德约束,具有私人的、个体的、多元特征的信仰特征。尤其是佛教信仰传统所具有的私人化倾向,在当代中国社会变迁中得到了再一次强化之后,这种私人化倾向往往会导致佛教信仰的多元化;而信仰形式的多元化,又会使佛教寺庙为适应这种私人化与多元化的信仰要求,一再改变自己的寺庙运作方式,烧头香、撞钟拍卖现象,无疑就是其中的结果之一。其中,当然也难免具有市场化的倾向,甚至是不同寺庙之间发生有类似商业市场竞争的特点,类似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致力于吸引信众。

对大众信仰而言,佛教强调的是功德随喜,多种福田,布施随意。有钱人愿意随喜功德多一些,就要有机会让他们多一些随喜的机会,或者有寺庙为他们创造更多一些机会。尤其是经济繁荣与现代社会个人性的强化,则使这种信仰私人化、个体化的倾向日益增强了。以至于这种倾向与佛教信仰的功德倾向相互推动,往往使信仰中的个人产生了多做功德、多种福田的信仰要求。伴随而来的,就是做功德是否灵验、种福田是否有获得的问题了。

在此基础上,功德是个人的,信仰需求也是个人的。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功德需求,从而产生了不同的需要表达方式。诚然,这种信仰表达方式,也会因人而异。贫富、贵贱的差别,就是如此进入了佛教的信仰实践之中。在那些不仅仅是以功德表达信仰的佛教信仰者来说,他们对于佛教信仰具有更深的理解与体验,他们的信仰实践方式当然就不会局限于功德层面,而会拓展出更加丰富的信仰实践空间,社会服务、法理布施、佛教教育、文化建设等等。

虽然说信仰功德者不能完全等同于佛教信仰者,但信仰功德者往往热心于自己做功德,图个好的果报,所以信仰佛教者往往要以功德作为佛教信仰的基本实践方式。佛教信仰者必然要有功德,否则无法表达自己的信仰。功德式的信仰,乃以功德为主。谁做的功德多?谁的功德就会更灵验的可能性就要大一些。在目前的社会语境中,广大信众所能做的功德,好像就只有财-物之布施了。谁奉献的功德多,好像谁能获得的福报就会多了。

信仰错觉的形成

这种信仰惯习,常常使我想起佛教信众们长期持守的一个秘密。那就是人们到寺庙烧香的时候,必定是各买各的香,各许各的愿;彼此不会交流,所谓天机不可泄露者也。否则我去烧香,别人帮我买香,这样做的结果往往是事与愿违:一是显得我心愿不诚,二是我就在为别人拜菩萨了,那属于我的功德就荡然无存了。甚至于许愿、还愿的信仰仪式,也是个人的私密,最好不要与人谈及。久而久之,功德信仰的私人化倾向,就得到了无以伦比的强调;人们才会有除夕撞钟、烧头香的分别心、人我执。有钱人要烧高香,少钱人就一般拜拜;有钱人想敲新年第一下钟,无钱人就听听钟声罢了……。你的功德好,似乎就是你的福报好,你就是有信仰;反之亦然。你的福报不好,你就没功德,信仰反而不是问题了。

另外,作为中国佛教信仰的一个通有的信仰惯习,那就是功德信仰者常常怀揣一种很有意思的念想,无事不登三宝殿。往往是在特殊的时候,应了特殊的需要,做特殊的功德,以图获取特殊的回报。而一个特殊的人,也是在特殊的时候,应了特殊的需要,做特殊的功德,当然就能获取特殊的回报了。人们经常称道的护法、施主,或大护法、小施主云云,不也能从中体会出些微的差别吗?

特别要加以说明的是,在此信仰实践中,功德的回报是否可能?福报的大小或强弱,在很大程度上又要取决于人际关系、现实关系、以及社会关系运作基础上的资源动员能力。信仰格局的差序实践方式,必然就会出现因人而异的福报结果。不同的人,钱多钱少的人,就会具有了不同的福报。信仰无法分享,无法构成一个信仰分享的共同体,无疑就会把现实中的贫富贵贱关系也放进了信仰之中。对此,甚至也会有人采用一知半解的佛教知识来解释说:各人的根器、缘分相异,福报当然就不一样了!呜呼哀哉?

实际上,信仰方式的改变,反映的是社会人际关系、社会贫富、身份贵贱关系的改变。自然经济常态之下的信仰方式,人与人的距离不大,信仰方式也不会太多的差别。现代社会经济发展了,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大了,信仰方式的差异也会随之增大。对此,佛教寺庙本应具有整合、调整这种差异的功能,变私人之信仰为社会之共享。如果由此而考虑到佛教信仰与社会整合关系的话,那么,这种佛教信仰模式表面上是“以人为本”,实际上却是以个人为本、以个人的功德需求为本,而只能是逢年过节、因人而异式的信仰模式。信仰功德化,功德私人化;佛陀面前无法平等,遑论信仰和谐人心了。

功德兑换信仰,平等不平等?

传统中国人历来喜欢的“报”信念及其信仰方式,曾经是经典儒家如《礼记》的核心概念,之后与佛教的果报信念结合为一体,渐次成为了中国人表达儒教、佛教乃至道教信仰的主要方法。这种方法的社会学特征,实际上就是一种象征交换。

功德信仰,同样也是这样一种象征交换关系。

象征交换是指那种通过一系列未被制码为“价值” 的符号交易来进行的象征交换形式,它能够提供一种活动模式,乃是人与佛之间以一定的信仰、崇拜作为媒介或象征的关系。它既是社会性的,并且也是仪式性的。其象征意义是由宗教及其体系所规定的,是信仰的群体意识、社会关系所决定的;其主要特征是,在象征交换关系里面,包涵着获取与回报、给予和接受、礼物与对应物的循环等一般的与可逆的过程;它与市场经济中发现的那种生产性交换相反,象征交换是非生产性的。它作为一种“混合的游戏”,渗透了人与人、人与佛之间的交换关系,构建了佛教信仰者由个人到群体、社会的必由路径。

在既定的功德交换关系中,功德信仰者的象征交换关系,可以分为做功德、种福田、人与功德信仰对象之间的互惠关系及其信仰上的祈求与保佑,从而是一种最有生命力和社会影响力的还报系统。

在当代民间信仰中,学界曾有论著认为,这种民间信仰内涵有一种实践逻辑,叫做“心意兑换率”。它是汉人民间信仰中一个存在于信徒心中不必言明的微妙概念。它一方面反映了一种神圣的公平原则,使得民间信仰得以成为凝聚认同的集体活动;另一方面却也同时代表了一种世俗的不平等关系,因而使民间信仰活动成为地方社会的一个权力场域。

同样,在相当民间化的佛教信仰里面,人们强调功德信仰,其中也内涵有一种“功德兑换率”。这种功德兑换率,一方面,它代表了每个人在佛陀面前的平等,只要心诚做功德,佛菩萨保佑就会具有普遍性;但功德兑换率也正好说明了功德的不平等关系。如果功德兑换率的基础是个人的财力,那么,钱多的人就会拥有更高的功德兑换率,使之成为个人财力、身份、地位的象征展示。所以功德兑换率实际上还是包含了一种信仰不平等关系。于是,人们就会形成“佛度有钱人”的信仰错觉。

功德信仰的社会化驱动

中国人目前不缺信仰,缺的是信仰分享机制与共同的信仰实践。由此可说,中国人已经进入了一个“后信仰时代”。

涂尔干说,“如果凡俗世界与神圣世界全无联系,那么神圣世界也就毫无裨益了。”与此同理,私人信仰如果不与社会精神彼此联系,那么这种信仰也就毫无意义了。

为此,即使是对功德信仰的追求,它们亦能驱使信众去建构以信仰为纽带的社会交往关系,构成信仰共享之民间群体,也能成为公民社会的一种建构资源。这就是功德共同体的建构趋向。如果一味的限于个人功德及其功德兑换,那么,就只能是私己的功德,难言佛教信仰共同体的社会功能。

社会人类学曾经把“交换”与“报”的现象,肯定在集体、超个人的或社群的层次之上,亦同时否定了“交换”与“报”的现象,可以纯由“个人利益”这种功利主义或个人主义之心理层次来解释的可能。所以,人间佛教功德共同体的功德信仰和功德迴向模式,依据其本身具有的“功德兑换逻辑”,其实是可以作为中国社会人际交往关系的一个信仰基础,即以功德之间的象征交换,超越个人功德信仰的有限性。虽然其中有个人的利益要求在其中,但从个人是无法进行功德交换、个人无法维系功德交换过程的规律来看,“功德交换逻辑”之中同样会内涵有超个人的或建构功德共同体交往关系的价值信念。这就把功德交换逻辑转换为佛教与社会之间的“相对交换关系”了,使之具有了佛教社会共同体的建设取向。

不是简单的批评或肯定,而是如何使寺庙的经营行动,成为社会生活的一种公共事业建构。这才是当代人间佛教应该考虑的问题。

中国佛教亟需一种专业化的公益事业,或专业化的佛教组织,以免经济意义的过度承载而出现制度的和管理的混乱。在此基础上,佛教、寺院的组织运作形态,即可在丛林化传统层面整合现代社会急需的事业化制度设计,把宗教圣职与事业专职的双重角色、以及事业专属性与神圣权威性,基于一种现代社会必要的、却又位居于国家与市场之外的社会性基础而双双整合起来,以现代社会要求的形式理性来建构其社会公共事业。

因此,即使是私人化的功德信仰也能具有了相当的公共意义,以形成佛教信仰得以整合的连带关系,把私人信仰社会化,由此构成了以“功德信仰与信仰社会”为基础的佛教社会理论。

最后要指出的是,私人信仰必须成为社会的信仰,才不会使信仰发生再度危机,不会使人们对信仰不信任,不会使中国人在解决了信仰危机之后又出现宗教危机。中国人信仰的佛菩萨,是不可能被拍卖的,不可能被刀切割的。如果佛菩萨能够这样被一刀一刀地拍了、买了,那么,这佛就不是佛、这菩萨也不是菩萨了。

就佛度有钱人的“信仰错觉”而言,如何做到佛就是佛,菩萨就是菩萨,三宝就是三宝;不因人事之缘故,不因贫富与贵贱,不因人而异,不因地而异,不因国家民族而异,最终成了真正的、超越的、终极的、社会的信仰。这应当就是人间佛教之信仰结构重新建构的必须。如此而言,一种新型的佛教信仰模式,就能够在此重重矛盾之中而得以中国、世界的期待了。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